厉母疯的厉害,厉震鸿无意和她吵。?ranwe?n? w?w?w?.?r?a?n?w?ena`com

    在厉南爵和顾浅前脚出了厉园后,厉震鸿后脚也出了厉园。

    刚到厉园门口,一辆黑色加长版商务车稳稳停在厉震鸿面前。

    车窗摇下,后座上的男人赫然是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沈立。

    厉家和沈家多年来关系一直很好。

    可因为当年周万芳的事情。

    多年来,厉震鸿对沈立的态度一直是淡淡的。

    沈立毅然。

    两?#35828;?#20851;系说不上讨厌,但也热络不起来。

    没事的话,两人很少联系。

    更不会特地去对方家里找人。

    厉震鸿拧眉看一眼沈立,问,“有事?”

    “有时间吗?#30475;?#20320;去个地方。”沈立的眉眼里是化不开的愁。

    厉震鸿淡淡看一眼沈立,想说没时间。

    不知?#32769;?#21040;了?#35009;矗?#39740;使神差的,厉震鸿拉开车门上了车。

    车子缓慢往帝都郊外驶去,最后在一处公墓停下。

    厉震鸿?#24187;?#25152;以看向沈立。

    沈立没有要解释的事情,拿起车上事先准备好的百合花下车往公墓走去。

    厉震鸿迟疑跟上。

    在一个墓碑前停下后,沈立弯腰将百合花放到墓碑前。

    走近后,厉震鸿看清楚了墓碑上的黑白照。

    黑白照上女?#35828;?#33080;和顾浅一模一样。

    明明一样的脸。

    可不知道怎么的,在看到墓碑上的黑白照后,厉震鸿的心窒息的难受。

    这是看顾浅那张脸没有的感觉。

    厉震鸿很确定自?#22909;?#35265;过这个女人。

    可厉震鸿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好像自己曾经认识她一样。

    忽略掉她这张脸,女?#35828;男?#23481;太熟悉了。

    女?#35828;男?#23481;很温暖,很平静,这是他在顾浅脸上没看到过的笑容。

    明明和顾浅一样的五官,可给厉震鸿的感觉就是很不一样。

    像是想确定?#35009;矗?#21385;震鸿的视线刷一下落在女人眼尾处。

    照片有点久,又是黑白照,所以不是很清晰。

    可女人眼尾处那颗痣还是异常明显,厉震鸿一眼就认出了。

    真,是她吗?

    不知道为?#35009;矗?#21385;震鸿希望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那样的话,至少证明她还有可能活着。

    这么多年,厉震鸿一面想听到她的消息,一面又害怕听到她的消息。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这么多年过去了,厉震鸿压根不敢真正去查她的消息。

    厉震鸿不敢想?#22351;?#30495;确定她去世了,他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19978;?#23454;就是那么残酷。

    沈立说,“震鸿,有个事我一直想跟你坦?#24076;?#38463;芳,其实是周家人。”

    周……周家人。

    c国的周家人?

    不由的,厉震鸿的视线移到墓碑的名字上。

    墓碑上明明?#35013;?#20889;着,周万芳。

    所以,这个女人?

    厉震鸿都不敢想了,垂在身侧的?#31181;?#24494;微发着颤。

    似是知道厉震鸿想问?#35009;矗?#27784;立又说,“阿芳原名叫周万芳,这是她没毁容前的样子……”

    没毁容前的样子。

    阿芳没毁容前的样子。

    ……

    一遍又一遍,沈立的话不断在厉震鸿脑海里重复。

    所以,阿芳就是周万芳,是他一直以来最讨厌的周家人。

    墓碑上的女人就?#21069;?#33459;,就是周万芳。

    阿芳真的死了,周万芳真的死了。
31选7开奖结果
35选7怎么玩 青海快三356后面预测 火箭勇士决赛胜分差 山东机选彩票大奖 伯爵电子游艺网址 想中彩票的图片大全 体彩哪个软件直播 最准一码中特网址 曾道人一肖一码中特平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26 甘肃快三27号开奖号码 北京快乐赛车pk拾 白小姐六合彩 中国竞彩网强胆推荐 南粤36选7风采走势图大星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