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母疯的厉害厉震鸿无意和她吵?ranwe?n? ????????a`

    在厉南爵和顾浅前脚出了厉园后厉震鸿后脚也出了厉园

    刚到厉园门口一辆黑色加长版商务车稳稳停在厉震鸿面前

    车窗摇下后座上的男人赫然是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沈立

    厉家和沈家多年来关系一直很好

    可因为当年周万芳的事情

    多年来厉震鸿对沈立的态度一直是淡淡的

    沈立毅然

    两?#35828;?#20851;系说不上讨厌但也热络不起来

    没事的话两人很少联系

    更不会特地去对方家里找人

    厉震鸿拧眉看一眼沈立问有事

    有时间吗?#30475;?#20320;去个地方沈立的眉眼里是化不开的愁

    厉震鸿淡淡看一眼沈立想说没时间

    不知?#32769;?#21040;了?#35009;?#39740;使神差的厉震鸿拉开车门上了车

    车子缓慢往帝都郊外驶去最后在一处公墓停下

    厉震鸿?#24187;?#25152;以看向沈立

    沈立没有要解释的事情拿起车上事先准备好的百合花下车往公墓走去

    厉震鸿迟疑跟上

    在一个墓碑前停下后沈立弯腰将百合花放到墓碑前

    走近后厉震鸿看清楚了墓碑上的黑白照

    黑白照上女?#35828;?#33080;和顾浅一模一样

    明明一样的脸

    可不知道怎么的在看到墓碑上的黑白照后厉震鸿的心窒息的难受

    这是看顾浅那张脸没有的感觉

    厉震鸿很确定自?#22909;?#35265;过这个女人

    可厉震鸿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好像自己曾经认识她一样

    忽略掉她这张脸女?#35828;男?#23481;太熟悉了

    女?#35828;男?#23481;很温暖很平静这是他在顾浅脸上没看到过的笑容

    明明和顾浅一样的五官可给厉震鸿的感觉就是很不一样

    像是想确定?#35009;?#21385;震鸿的视线刷一下落在女人眼尾处

    照片有点久又是黑白照所以不是很清晰

    可女人眼尾处那颗痣还是异常明显厉震鸿一眼就认出了

    真是她吗

    不知道为?#35009;?#21385;震鸿希望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那样的话至少证明她还有可能活着

    这么多年厉震鸿一面想听到她的消息一面又害怕听到她的消息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这么多年过去了厉震鸿压根不敢真正去查她的消息

    厉震鸿不敢想?#22351;?#30495;确定她去世了他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19978;?#23454;就是那么残酷

    沈立说震鸿有个事我一直想跟你坦?#24076;?#38463;芳其实是周家人

    周周家人

    c国的周家人

    不由的厉震鸿的视线移到墓碑的名字上

    墓碑上明明?#35013;?#20889;着周万芳

    所以这个女人

    厉震鸿都不敢想了垂在身侧的?#31181;?#24494;微发着颤

    似是知道厉震鸿想问?#35009;?#27784;立又说阿芳原名叫周万芳这是她没毁容前的样子

    没毁容前的样子

    阿芳没毁容前的样子

    

    一遍又一遍沈立的话不断在厉震鸿脑海里重复

    所以阿芳就是周万芳是他一直以来最讨厌的周家人

    墓碑上的女人就?#21069;?#33459;就是周万芳

    阿芳真的死了周万芳真的死了
31ѡ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