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言情小說 > 夫人持劍 > 第13章 暗地過招(下)
    “夫人暈倒了?!”

    韓一下站起了身來,“怎么突然暈了?方才還好好的!”

    親自跑過來傳話的黃諒眼角嘴角全耷拉了下來,嘴里發苦地將方才的事說給了韓,“......定是屬下驚擾著夫人了。?  ?燃文小說   w?w?w?.ranwena`com”

    “哼!”韓瞥了他一眼,“你也知道?!若是夫人有個好歹,你給我等著!”

    黃諒臉色更苦了,像個苦瓜,他實在沒有伺候女眷的經驗,哪里知道前一息瞧著還好好的夫人,下一息就暈倒了呢?他不由想起夫人那寡淡又意味深長的神色,想琢磨些什么,眼見著自家爺已疾步往正院奔去,可不敢耽擱,也跟了上去。

    韓一路狂奔,一邊催問衛院判何時能到,一邊不由地回想是不是今日她太過勞累了。上晌跟著他回侯府,下晌他又讓人內外查人,沒給她安安靜靜的休息時間,也難怪她病情又反復了去。

    他真是一個人慣了,連照顧個小姑娘都照顧不好!

    韓嘆著氣奔到正院,要往正房去,黃諒趕忙從后邊喊住,“爺,爺,夫人在藍姑房里!”

    在藍姑門前暈倒,直接便送進了藍姑房里這是理所應當。韓二話沒說,直奔藍姑房里去了。

    藍姑廂房就在正房后面,韓一進去便見夏家姐妹都在,藍姑守在床邊,床榻上靜悄悄的躺著一個人。

    見他來了,藍姑起身行禮,韓連忙示意她免禮,“夫人怎么暈倒了?可有摔著?”

    藍姑搖頭說沒有,“夫人傷有反復,好在夏西扶住了夫人。夫人身子有傷不好挪動,便沒送回正房。”

    韓說自是應該,上前一步近到床前,床榻上躺著的人緊閉著眼,臉色比醒著的時候蒼白了許多,一分精氣都沒有,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覺得她臉頰凹陷得比之前厲害。

    韓眉頭越皺越深,回頭輕聲問跟來的韓均,“衛院判來了沒?讓他直接過來。”

    吩咐完又問藍姑,“夫人什么時候能醒?”

    藍姑搖頭,“不好說。”

    韓心下一沉,沒了話,回頭責備地瞥了黃諒一眼,可事已至此,只得斥了黃諒下去,“辦你的事去!”

    黃諒連回一聲“是”都不敢,生怕驚擾了夫人,彎著腰退下了。

    床上的人昏迷著,衛院判又還沒到,除了藍姑用帕子替她擦手以外,旁人皆靜默而立。

    過了一小會,外間有了些壓著的搜查房間的聲音,夏家姐妹極快地對了個眼神,夏南輕聲退了下去,眼角瞥見韓全沒在意,暗自松了口氣。

    這一排房屋就在正房后的退步,他們是唐家來的人,住的還是中間兩間寬敞的廂房。那黃諒帶著侍衛在搜,很快搜到了退步東西兩邊的廂房。黃諒見她出了門,朝她點頭示意,夏南也回了禮,快步往她和夏西的廂房去了。

    她到了門口,一眼看見了里間的人,“姐,東西找到沒有?”

    她說著話,明顯感到兩邊搜尋的侍衛看了過來,身后那黃諒也看了過來,她又道:“我記得就在櫥子附近。”說著也進了房去。

    侍衛已搜尋到了夏家姐妹廂房門前,見那兩姐妹皆在房中翻找東西,不知當不當進去,都看向黃諒征詢他的意思。黃諒并沒注意夏氏姐妹什么時候出了藍姑的屋子,可顯然是為了找些什么東西,恐怕同夫人有關。

    他不敢惹,擺了擺手,“過會吧。”

    房里又傳出夏南的聲音,“咦?明明在的呀?弄哪去了?”

    她說完一回身,瞧見門口一排侍衛,“哦”了一聲,“都進來吧!我們也是找,你們也是找,都一樣!”

    她態度爽快,黃諒不應下,倒顯得小家子氣了。他心道早早查完了事,本就因著夫人的事惹爺不快了,再把差事辦得拖拖拉拉,那可真有他好果子吃!

    抬手招呼侍衛速去速回,侍衛很快便在里間同夏家姐妹一道翻找了一番,無功而返了。

    黃諒道謝,“多謝夏姑娘。”

    他分不太清夏家姐妹,姐們二人也都沒理他。

    正院還剩最后一間房,也就是藍姑的房間,現下借黃諒兩個膽子他也不敢去翻,只把目光定定落在門上搖了搖頭,便帶人離去,查問別的院落了。

    夏氏姐妹的房間里,夏南大松了口氣,看著一旁還在找東西的她“姐”,輕聲道:“巧姑娘,不用找了,人走了!”

    啞巧抬起頭來,胸中一口濁氣呼出,又抿著嘴笑了。

    黃諒沒去藍姑院子里打擾韓,并不知道那里,此時此刻還有一個夏西。

    真一個險字了得!

    ......

    韓均差點沒把衛院判背在身上伏過來,一路拉著他走的腳下生風,“我們爺可急壞了,大人快請!”

    衛院判心想著韓家新娶的夫人是個病秧子不是人盡皆知么,怎么暈過去便把韓指揮使急壞了呢?他來不及問,便被韓均扯到了藍姑房里,“爺,院判來了!”

    韓起身拱手,衛院判剛想回禮便被他一拽,“快看看!上晌還好生生的呢!”

    衛院判一個趔趄已經到了床前,被按著坐下,他無奈道:“韓大人莫急,讓老夫緩口氣。”

    大夫診脈自然得緩口氣,韓不再催,又轉身把茶盅端來塞進衛院判手里,“喝口茶!”

    就差沒往人家嘴里倒了。

    衛院判搖頭放下茶盅,笑看韓一眼,“韓大人疼惜夫人,老夫曉得了,開始吧。”

    藍姑趕忙將唐沁的手從錦被下移了出來,墊上腕枕,衛院判認真診脈,房中無人多言。倒是韓,不知是不是被衛院判笑看一眼的緣故,很想清一下嗓子,可人家在診脈,發出噪聲又是不便,只好忍了。

    這脈診得久了些,過了似有半盞茶的工夫,衛院判才收了手。

    “如何?”韓問。

    衛院判深吸一口氣吐出來,“經脈復原甚快,前幾日夫人剛來京的時候,老夫診著真覺夫人一只腳已是踏入鬼門關了,沒想到這才幾日的工夫,竟好了著許多!奇也!”

    這話說得韓一陣欣喜,轉眼又問:“那緣何又暈倒了去?何時能醒?早間可還精神著呢!”

    這話落了音,衛院判卻擰了眉,一時沒回話,微微搖了搖頭。

    藍姑攥了下手,一旁靜默站著的夏西也抿了嘴,韓還以為他新夫人哪里又不對了,趕忙道:“院判如何作想,說便是!”

    他著急,衛院判也不吊他胃口,“老夫只是覺得,夫人這等狀況,昏迷才是正常,早間醒來且精神,倒是奇怪了。”

    話一出,藍姑和夏西不由地更加緊張,韓卻還道:“不僅如此,還出了趟門呢!”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