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狐歸兮,胡不歸 > 第三十三章
    涂山府內,幽熒已經可以下地走動了。r?an w?e?n w?ww.ranwen`com

    在涂山府,她再也不需要害怕魔族印記出現而放棄修煉了,白澤給她療傷的時候,順便讓赤狐將她身上的封印取消了,赤狐一邊去除封印,一邊說:“流光居然會給她下個封印!”

    幽熒惆悵的說:“有時候我也不知道該感激他好,還是恨他好,沒有他就沒有我們的出生,可是他的所作所為,我跟大哥都難以接受。”赤狐搖搖頭:“流光這個人,這么多年做的事情,沒有一件可以用常理來揣度他。”

    幽熒點頭。

    幽熒開始積累魔力以便更好的恢復,她的膚色又開始有了淡淡的暗紅色,柔軟的觸角開始長出來,若隱若現,身上的蘭花香也因為魔力聚集而開始變得清晰可聞。

    所以看到墨寒的時候她吃了一驚,背過身去,低低的叫了一聲:“墨寒師兄!”

    “公主好本事,將貧道騙得團團轉。”墨寒語帶怒氣,畢竟幽熒是他親自帶入昆侖的,雖然不是他留下來,但是責無旁貸。

    幽熒見他不稱呼自己師妹,也不由幽幽嘆息:“墨寒師兄何必如此生氣呢,幽熒自問在昆侖沒有傷害任何人,隱藏身份實屬萬不得已,對于師父師兄的收留,悠瑩心里更是感激不已。”墨寒不做聲,他心里再清楚不過大家對于妖族和魔界的偏見。

    青瞳接過話頭:“師姐別理他,他就是別扭得很。”這幾日他們已經熟絡到了這樣的地步。

    青瞳一邊挽了幽熒的手慢慢往里走。墨寒僵硬的站在原地,進也不是出也不是。青瞳揚聲:“墨寒師兄這里還是人界,沒到青丘,你跟還是不跟進來?”

    幽熒小聲問:“怎么就被他知道了?”青瞳將在鹿吳山的事情說了一遍:“還不是為了救他這根木頭還有那個討人厭的茗芳,然后還要被人討厭,真是狼心狗肺。”墨寒眼觀鼻鼻觀心,假裝聽不見青瞳的指責,面容僵硬的跟在二人身后,他的傷勢還沒有大好,自己走起來多少有些吃力。

    青瞳聽到他強忍疼痛的聲音,揚聲叫了一句:“畢方,出來把他弄進去。”

    青鸞聽到青瞳的聲音,飛快的撲了出來,大力的狠狠抱了抱青瞳:“好想你呀,你不在家我都快無聊死了。”她身后,跟著畢方,畢方也用力的給了青瞳一個火熱的擁抱,然后一把將墨寒撈起來,抱進屋里去了。

    青瞳也大聲喊了一句:“我真是太想你們了。”

    畢方的一舉一動一反常態,褪去了之前的幼稚,整只鳥反而比青鸞還穩重老氣。

    青瞳不解:“畢方你怎么了,跟變了一只鳥一樣。”青鸞哀嘆:“你知道我為什么無聊了吧。”

    “畢方的母親將她的妖力都存在了畢方的內丹里,從它還是一個蛋的時候,就已經在體內了,這么些年竟然連我都沒發覺,要不是這次被蜀山那個小道士誤打誤撞放了出來,我們估計短時間內還發現不了呢。”白澤嘖嘖嘴,真是撿到寶了,他一臉慈祥的看著畢方,要知道當年畢方的娘可是天界神獸啊,火系獸族中真正的除了鳳凰之外最強大的了。

    畢方很有危機感的向青瞳靠近了些:“我才不要做你的坐騎!”白澤挫敗極了:“你這個沒良心的,你忘了我是怎么把你孵出來的了?”青瞳噗一聲笑出來:“白澤你還真把自己當鳥爹了啊。”

    白澤無不憂郁的看著畢方和青鸞,他想養一只厲害的坐騎提升待遇的愿望又一次破滅了,相反他似乎給自己找了兩個小祖宗,不但要負責養育,還要操心安危,然后對方還不甚領情,總想著離開他。

    白澤把幽怨的目光投向青瞳,兩個小鳥的造反都是在青瞳的影響之下,果然是青丘大魔王啊!

    墨寒冷眼旁觀,連他都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很有愛的地方,哪怕他依舊對妖有成見,哪怕他依然內心里充滿了警覺,但她們這樣和諧的氣氛,親密的感情,他真的有些羨慕。

    青瞳一指墨寒,對白澤說:“你快看看他,肋骨斷了好幾根,我試圖接了一下,不知道有沒有接錯。”墨寒聽到后面臉黑得可以滴墨寫字,青瞳噗的笑出來:“嚇你的啦。”

    白澤敲了一下她的頭:“皮死你算了。”白澤檢查一番,表揚了一下青瞳:“手法不錯。”青瞳難得的謙虛順便拍了白澤的馬屁:“那當然了,我的老師是天上地下最厲害的醫者呀。”白澤抬頭看了看墨寒,補了一句:“法力也不錯,骨骼奇佳,恢復速度非常快。”

    墨寒點點頭,表示感謝。

    正玩鬧間,九方也回來了。幽熒很開心的迎了上去,溫柔的問候,九方則很自然的牽起她的手。青瞳眼睛盯在她們緊扣的十指上,墨寒也看向那兩只緊牽著的手。青瞳跳起來起哄:“大嫂,大嫂,大嫂。”墨寒臉色則十分精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青鸞化出漸漸的嘴巴啄了下她的額頭:“大驚小怪,她們每天都這么膩歪好嗎!”

    “每天!”青瞳驚訝的捂住嘴巴,忽然她跑到白澤身邊,嘰嘰咕咕的開始說:“你怎么搞的,還沒把大婚的日子定下來嗎?我可是一定要在的,你通知我爹娘了嗎?百花會不會傷心啊,我們要不要告訴她呢?”九方和白澤無語的看著她,真是操不完的心啊。

    九方把她抓回來,幽熒也溫柔的看著她:“我們不用這樣麻煩,你大哥已經通知爹娘了,她們很快就回來了。”青瞳開心的挽著幽熒的手,幽熒也寵溺的看著她,真好。“這下完了,又多一個人給你撐腰了。”白澤一陣頭疼。

    “大哥,我真開心。”青瞳笑著說。九方揉揉她的頭,以示安撫。

    青瞳后來想,情之一物,便是如此的不可勉強,百花陪了九方上萬年,陪他成長,陪他玩耍,陪著他從一個頑皮的小狐貍成長為一國之君,她就像是他早年的一個分身,然而兩人走著走著,不知道為什么,路怎么就分叉了,總歸還是有緣無份。

    而幽熒第一眼便吸引了九方的注意。幽熒是柔軟的,溫馴的,和煦的如同春天輕柔的風,小溪緩緩流淌的水,涼涼照著王林的月光,九方可以找出來一百個選擇幽熒的理由。

    但其實,只是她的節奏恰好跟九方合拍,出現的時間又剛剛好,僅此而已,百花再好,卻始終有緣無份,青瞳不得不感慨萬分,也十分替百花惋惜,更加的希望百花能在天界收獲幸福。

    “這位道長,見笑了。”九方看獨自僵著身子坐在一旁,顯得有些孤獨的墨寒,友好的招呼他:“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很是眼熟啊。”

    墨寒還沒說話,青瞳就說:“大哥你忘了,他就是從流光手下把我救下來的那個道士呀。”九方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原來是他呀。”青瞳說:“可不是,到現在還是那么臭脾氣,說妖都是壞的呢。”

    墨寒面對一屋子其樂融融的妖,無比的尷尬。

    幽熒適時的解圍:“青瞳,我就不回昆侖去了,請你代為轉告師父和墨翟師兄,就說我很感激他們這段時間的照顧。”

    幽熒又看向墨寒:“也感激墨寒師兄把我帶回昆侖,若非如此,我也不會到九方的身邊來。”看到她一臉幸福的樣子,墨寒心里五味雜陳,然而他總算艱難的開口說了一句:“知道了。”

    九方說:“有時間歡迎小真人到青丘走走,用自己的眼睛看,總比從人家那里聽來的可信。”墨寒冷著臉,也不說好,也不說不好。

    次日,赤狐來給青瞳重新封印,對墨寒說:“如今小真人已經知道了青瞳的身份,卻不知道這次回去之后,會如何給尊師交代?”

    墨寒猶豫良久,無塵對妖族的態度他是知道的,如果他告訴無塵的話,青瞳輕則被鎖進白塔,重則內丹被取,他思量很久,方才小心開口:“此事,無心師叔也是知道的,而且,他也不會說。原本我不該對師父有所隱瞞,可是師父對妖族的成見比我還要大,如果我說出來的話,只怕青瞳無法全身而退。”他似乎做了很大的讓步和決定:“如果青瞳不傷害任何人的話,我會保守秘密。”

    青瞳噗呲笑出來:“那如果我傷害的是壞人呢?”

    墨寒表情凝重:“那也不行,人妖殊途,你可以有別的做法,不需要傷害他人性命。”青瞳追問:“可是如果他要害我性命呢?”

    墨寒語塞,半晌才訥訥說:“但凡你老老實實在昆侖,哪里會有這樣的性命之憂?”青瞳又問他:“那要是我老老實實呆在昆侖卻有性命之憂呢?”墨寒急了,脫口而出:“有我保護你,哪里來的性命之憂!”

    這句話一出口,氣氛突然變得十分詭異了,墨寒恨不得把這句話吞回去。青瞳看他十分尷尬的樣子,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大家也像沒有聽到這句話的樣子配合著青瞳轉移了話題,完全不去理會墨寒一幅想要咬掉自己舌頭的樣子。

    青瞳沒有繼續再逗弄他,她知道墨寒能這么說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她并非一定要回去不可,但是墨寒能有這樣的態度,尤其是墨寒最后一句保護她的話卻讓她莫名的感動,她心里有個聲音說想回去,要回去。

    九方沒有勸阻,他只是叮囑了青瞳,務必安全為上,凡事不要強出頭,苗頭不對,即刻回青丘,青瞳鄭重的答應了。

    青瞳和墨寒并沒有在涂山府停留,赤狐給青瞳做好封印之后,她帶上瓔珞,便御劍帶著墨寒離開了。

    離開之前,青瞳帶墨寒來到青丘入口。然而墨寒果然一步都不肯越過青丘邊界,他們可以望到青丘無邊美景,墨寒還是堅決的搖搖頭,轉身離開,青瞳也不氣餒,他只是還沒有準備好吧,青瞳下決心,一定要帶墨寒去看看青丘的美景,青丘的和平,看看青丘是不是他以為的那個煉獄一般妖魔橫行的世界。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