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唐昏君 > 第七十章 逼反
    朱溫對丹藥頗為癡迷,他看著仙風道骨的清虛子:“上仙可有長生之法?”

    清虛子是誰,這種煉丹術士就是個大騙子,大忽悠。?燃?文小?說?  ?? w?w?w?.?r?a n?wenA`com只有李知道他們是些什么人,所以騙不了他。

    一聽梁王這么問,清虛子立刻來了精神:“梁王殿下,長生不死是每個人夢寐以求。可逆天而行豈能盡如人意,貧道做的只是些延年益壽,固本養精之道而已。”

    朱溫年紀逾長,對生死之事看的越重。一聽有延年益壽之法,當即大喜:“上仙可否告知本王,如何才能延年益壽?”

    李在一旁煽風點火:“清虛子,你不是告訴朕,你剛修煉出一顆合歡丸么。”

    清虛子滿臉尷尬,好在他臉皮奇厚:“我這有一顆合歡散丸,服之則精力充沛,如牛犢壯年。又能使人回春,日夜合歡。”說著又掏出那粒紅色藥丸。

    朱溫眼前一亮:“給本王看看。”

    清虛子將藥丸寄過去,朱溫看著手里這顆鮮紅的藥丸,不禁垂涎欲滴,慌忙揣進懷中。

    李在一旁笑了笑:“走吧梁王,咱們這就到城外看看去。”

    “陛下,陛下!”突然有人慌慌張張的闖了進來,朱友能,這廝一大早跑來就是想來告訴李,暴露了。

    “朱兄,你來干什么!”李假裝不知問道。心中卻大喜,正愁想辦法讓朱溫吃了那粒藥丸,這廝卻來了,當真天助我也。

    朱友能一看朱溫在這,吃了一嚇,縮到一邊不敢再說。

    朱溫“哼“了一聲,意思是你現在來通風報信已經晚了。

    朱友能欲哭無淚,他幾乎已經猜出將來史官會如何記載此事了:帝李,以為匪。挾師厚愛妾,城外勒錢,無果。群臣上書曰德喪,乃廢。

    “來來來,朱兄。別不好意思了,你進宮是想要回春丹是吧,告訴你,清虛子最近研制出一種合歡丸,威力無窮喲。”李沖朱友能眨眨眼。

    朱友能不可置否的“哦”了一聲。

    李笑著對清虛子道:“清虛子,再給朕一粒。”

    “這個,陛下,臣只煉了一粒。”清虛子說道。

    李沖旁邊早已嚇傻了的有為說道:“抓住他。”

    反應過來的有為過去將清虛子一把抓住,李走過去在清虛子懷里一桶亂摸。眾人面面相窺,小昏君果然名不虛傳,哪有一絲帝王該有的威嚴穩重形象。

    清虛子想掙扎又不敢過分掙扎,對方可是九五之尊的皇帝。李在他懷里掏出一些瓶瓶罐罐,終于又從一只匣子里掏出另外一顆。

    “你想留著自己用是不是,休想瞞朕。”

    其實清虛子哪敢自己用,這種藥丸當時吃了精神百倍,藥效過了人就會萎靡不堪。而李知道,煉丹講究陰陽互濟,煉丸絕不可能只煉一粒的道理,他懷里定然還有一顆,一搜之下果真如此。

    清虛子不敢說是,也不敢說不是,只好假笑了一下。好在李并沒有繼續為難他,他拿著那粒紅色藥丸走到朱友能身邊:“朱兄,前幾日你從宮里拿走那些回春丸藥理如何?”

    回春丸藥效沒有這么猛,副作用小得多,朱友能嘿嘿的笑著:“好用,當然好用。”

    李捏著手中的紅色合歡丸:“這粒合歡散丸是回春丸藥力數倍,服之保你上天,這藥越是早服越是新鮮,是不是清虛子?”

    李突然轉過頭這么一問,清虛子更是尷尬,皇帝知道自己是個大忽悠,但沒有拆穿,清虛子只好笑了笑:“是是是。”

    朱友能眼睛一亮:“真的?”一把搶過那粒合歡丸一口吞下。

    李悄聲在朱友能耳邊說道:“你派人去楊師厚府上,告訴他你的愛妾在南郊城隍廟,讓他快去接回。”然后拍了拍朱友能肩膀大笑道:“朱兄果然是性情中人,走了。”心中卻道:朱兄,這藥猛烈,就委屈你了。

    朱溫聽李這么一說,又看到朱友能急不可耐的吞了藥丸,當即悄悄地從袖子拿出那粒藥丸也跟著吞了下去。

    眾人出得皇宮,往城外奔去,朱溫只感覺腹中暖烘烘的甚是舒服。緊接著渾身舒泰,這藥果然神奇。

    出了南城,朱溫便感覺體內瘙癢難耐,欲火焚身的感覺,恨不得現在有個女的送到跟前一頓啪啪啪。

    而此刻的朱友能按照李吩咐,派人去通知了楊師厚。自己則早就鉆進了醉花樓,逍遙快活去了。

    城隍廟外旺財和來福看到一堆大軍沖了過來,早就嚇得撒腿就跑。

    朱溫帶著李等人走進城隍廟,王彥章沖進去,將那小妾嘴上的破布撕下來,然后解開她綁在身上的繩索。

    朱溫看著小妾雪白的腳裸在地上亂蹬,胸中的欲火再也忍耐不住。他撲過去,將那小妾摁在地上,死死的抓著她的兩只腳。

    小妾嚇得大聲尖叫,王彥章等人更是嚇得呆了。

    李喊道:“梁王現在有極為要緊的事情要處理,大家趕快回避。”

    一語驚醒夢中人,眾人正驚慌之際,紛紛搶出城隍廟外,無不神色尷尬。

    緊接著里面傳出那小妾的尖叫聲,過了良久尖叫便成了另外一種不可描述的聲音。

    y人妻女這事歷史上朱溫沒少干過,太祖兵敗縣,道病,還洛,幸全義會節園避暑,留旬日,全義妻女皆迫淫之。

    朱溫兵敗后回到洛陽,溜進了張全義家中將他的妻女全部啪啪啪,所以朱溫服藥后現在干這事不奇怪。

    楊師厚聽說自己的愛妾在城隍廟,一路快馬加鞭往城外奔去,遠遠的他便看到梁王親兵圍住了城隍廟。

    楊師厚縱馬奔近,但見朱溫身邊親兵個個神色古怪。他正欲詢問,但突聞廟內自己愛妾叫聲和朱溫滿足的哼哼聲。

    楊師厚臉色大變,拔出佩劍怒叫:“朱全忠,你欺人太甚!”轉身縱馬便逃,一道煙往東北方向急奔。

    楊師厚占據魏州,手下將領逾萬。此次來京述職,沒想到朱溫這個畜生竟奪己愛妾。古來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楊師厚一路向東,直奔魏州,他要舉旗反了朱溫。

    朱溫正魂不守舍之際,突聞外面楊師厚怒喊之聲,滿腔**登時消失無影無蹤,他一邊提著褲子一邊大叫:“悔矣,悔矣,本王釀次大禍也。”

    ps:加快進度,盡快除去朱溫。

    這幾天收藏漲幅緩慢,難道寫崩了么,讀者們對這本書有什么好的建議?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