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姐姐有妖气 > 第六十章 失踪者出现了!
    之后一周,什么也没发生。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李叔他们依旧在逐步排查宜宾区的监控以及走访那里为数不多的住户和商铺。

    陆三葬的父母出院了,不过他师父裴屠狗出钱让他们一家?#21450;?#21435;酒店暂住,然后他与几?#30343;?#24351;也住进了同一家酒店内。

    张落羽这边每天按部就班的跟丁一他们上班玩儿游戏,做一个勤勤恳恳的税金小偷。

    期间他再次联系过吴穷,想跟他说说他妹妹吴颜的事情,可电话始终打不通,他也没办法,只能等以后有机会见面再说吧。

    “艹!又输了!”丁一放下?#21482;?#19968;脸不爽,“小张,你?#24598;?#21591;,小陆这家伙太坑了!”

    陆三葬放下?#21482;?#26080;奈道:“丁哥,我都超神了好嘛。”

    然后他小声嘟囔:“明明是你自己零杠八......”

    “啊?你说啥?”丁一不爽?#20063;紓?#20449;不信我让你尬歌?”

    “呵,我怕我一拳打爆你的头。”陆三葬反击。

    丁一嘿嘿一笑:“不好意思,我有手♂枪。”

    “我也有兵♂器。”陆三葬指了指靠在墙角的一个长木?#23567;?br />
    “哦?莫非是唐刀?”?#36153;?#26126;日来了兴趣,他也是个武者,不过他更擅长空手对?#23567;?br />
    “你见过出土的唐刀吗?”陆三葬无奈,尔后他严肃道:“那是两柄八面汉剑,一曰‘葬天’,一‘曰’葬地。

    再加上‘葬众生’的我本人,此三者合称‘三葬’。”

    “葬天、葬地、葬众生......”张落羽疑惑道,“那陆哥你能剑劈子弹不?”

    “额......”陆三葬表情尴尬,“这个还不能。”

    “那你还敢起这么霸道的外号?不怕被雷劈?”张落羽无情吐槽。

    “莫得办法,我名字就叫三葬,兵器的名?#21482;?#26377;我的外号总得符合吧?”陆三葬摊手解释。

    室内顿时陷入迷之尴尬。

    半晌,丁一点了一支烟,叹气道:“唉......这案子查这么慢,一天天的无聊死了。”

    为了避免突发状况,他们只好天天打卡上班,以做好随时可以出动的准备。

    “是啊,好几天没砍排骨,我都有些生疏了。”?#36153;?#26126;日应和着他。

    张落羽看了眼屋内阴沉的天空还有瓢泼大雨,尔后端起茶杯吹开漂在茶水表面的枸?#21073;?#28129;定饮茶:“不然你们去外面尬舞算了,这还能给我们找点儿乐子看。”

    “你怎么不去?”丁一?#27425;省?br />
    “我又不会跳舞。”张落羽?#22987;紜?br />
    “我也不会。”丁一回复。

    没营养的对话过后,屋内又陷入了?#32842;?br />
    过了十分钟,八神凛?#37202;?#36523;拿过张落羽的保温杯去加满了热水。

    张落羽给了她一个微笑:“谢谢。”

    黑长?#22791;?#20013;少女回了个微笑,什么也没说。

    “我感觉这几天大家状态都不太对。”丁一忽然开口,“老实说,我总觉得气氛有点儿压抑。”

    张落羽撑着下巴,转头看向窗外的屋檐。

    那里雨水已经汇聚成流,正噼里啪啦的往下落着,宛如一个超小型的瀑?#23478;话恪?br />
    丁一说的感觉他其实也有,而且他心里明白,这大概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与压抑。

    毕竟这次的对手是与自?#21644;?#26679;的超凡者......大家都还是第一次遇到敌对的超凡者组织。

    就在气氛愈加?#32842;?#30340;时候,丁一的电话忽然响了。

    大家精神一振,都看了过去。

    丁一接起电话:

    “你好,我是丁一。”

    ?#29677;牛?#22909;的,嗯,我明白了。”

    他挂了电话,抬头道:“失踪的那个辅警有消息了。”

    张落羽放下茶杯:?#38712;?#20040;说?”

    “李局他们从监控中看到那辅警在宜宾区松江路跟宜兴路都出现过,他现在已经带着小林他们往松江路赶过去了,咱们兵?#33267;?#36335;,我跟小陆小张去松江路,欧家兄妹跟小凛还有小墨去宜兴路。”丁一起身。

    张落羽觉得有些不对:“那俩地方相距十几公里,那辅警也没被路上的摄像?#25918;牡剑?#36824;有林哥他们,他们?#30343;墙?#35199;这边的吗?宜宾区应该不归他们负责吧?”

    “他们都是刑侦队的,跟李局一起过去也?#30343;裁次?#39064;吧。”丁一不疑有他,催促道:?#26696;?#32039;走,都在办公室闷一个礼拜了!”

    “等等!”张落羽开口,“你们去,我要去趟那辅警失踪的派出所看监控,我总觉得有哪儿不太对。”

    他觉?#27809;?#26377;什?#27425;?#39064;自己没注意?#21073;?#20043;前他也没去看过监控,这次他要亲自去看看。

    “可以,那原计划不便。”丁一拉开屋门,?#38712;?#20204;兵分三路,其他人按原计划行动,小张去那边的派出所看监控记录,有什么发现记得随时联系。”

    ?#29677;擰!?br />
    ............

    今天因为暴雨的原因,路上车?#38745;⒉皇?#24456;多,丁一只花了十五分钟便把张落羽?#20599;?#20102;那个派出所,然后一个甩尾,开着那改装过的五菱宏光消失在了雨夜里。

    张落羽紫眸微敛,转身走进了派出所。

    十分钟后,张落羽坐到了一台电脑?#21834;?br />
    “小方失踪前后一周的监控都在这里了,我们已经全都看过了一遍,确实没找到线索。”旁边的一个民警递给他一支烟,开口道。

    ?#29677;牛以?#30475;一遍。不过时间比较紧,只要给我辅警失踪前一天往后的视频就?#23567;!?#24352;落羽笑了笑。

    那民警点开一个视频看了看日期:“喏,就从这个开始。”

    “多谢。”张落羽道了声谢,开?#23478;?#19977;?#31471;?#24555;进开始看视频。

    另一边,一辆红色马自达停在了一条空无一?#35828;?#39532;路路边。

    “到了。”墨漪竹熄火,指了指旁边的路牌,“这儿就是宜兴路。”

    几人在?#36947;?#25171;量着两边。

    这是一条普通的双车道辅路,路边的人行道?#29616;种?#32773;一排杨树,紧挨着两边人行道的地方是接近三米高的围墙,围墙上还嵌着不少碎玻璃。

    “这?#30343;?#20040;好看的吧。”?#36153;?#26126;日来回打量着,这条路一眼就能看到头,两边也?#30343;?#20040;能藏?#35828;?#22320;方,说实话真?#30343;?#20040;好看的。

    “还是下去看看好了。”墨漪竹从副驾前的手?#32043;?#37324;拿出两把雨伞,“我跟小凛一把,你们兄妹一把。”

    ?#29677;擰!?br />
    四人鱼贯下车。

    松江路,一处烂尾楼工地外,五菱宏光一个甩尾,车身带着尾灯划出一道弧线,稳稳地停在了路边,溅了等在路边的老刘一身水。

    老刘:“......”

    “嘿嘿......”丁一下车撑着伞过来递给他一支烟,“真是抱歉,我这真?#30343;枪?#24847;的。”

    老刘叹了口气接过烟:?#20843;?#20102;,李局跟小林已经进工地里查看了,他吩咐?#20197;?#36825;儿等你们。”

    丁一点上烟,美美地抽了一口:“现在什么情况?”

    陆三葬抱着剑?#26657;聊?#22320;站在一旁。

    “不知道。”老刘也点上烟吞云吐雾起来,“这地方能藏?#35828;?#22320;方也就这烂尾楼了。”

    他指了指身后,那是一栋只盖到六层的烂尾楼,蓝色围挡之内出了两栋这么高的楼之外也就只有?#29238;?#21018;挖好地基的土坑了。

    ?#29677;?.....”丁一刚要说些什么,忽地停了下来。

    他看着老刘的背后,皱起了眉毛。

    ?#20843; ?br />
    老刘回头,只见二十多米外一道穿着米黄色雨披的身影静静站在雨幕之?#23567;?br />
    他低着头,加上瓢泼的大雨干扰视线,一时间三人竟看不清他的?#22330;?br />
    丁一的手已经摸到了腰间的枪上。

    “抬起头!双手举过头顶!站那儿别动!”

    此刻,忽的一道闪电劈过,照亮了整个天空!

    那雨披下的人抬起头,映入三人眼帘的是一张铁青泛绿且十?#32456;?#29406;的脸,那张脸上双眼中没有黑眼珠,泛白的白眼球占据了整个眼眶。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