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都市小說 > 全民武道 > 第八十二章 光明與黑暗
    高興之余,張樹又開始口不擇言,叫起小姑父來了。??火然文  w?w?w?.?r?a?n?w?e?n?a`com

    蕭南都懶得再糾正。

    張樹此時左手提著的是一個包裹,右手拿著一個打開的玉盒,里面有著奇異的清香散發出來。

    只是聞著,就讓人氣血涌動,頭腦清醒。

    如同三伏天飲下了一大口冰鎮酸梅。

    蕭南長吸一口氣,試探問道:“生元草?”

    “是啊,我就奇怪那蟒蛇在吞了韓隊長之后,竟然還在原地游走了好一會才離開?

    原來他們先前已經得手,在蛇窩里偷了兩株生元草出來。”

    草藥長得象是蘭草,一根根劍型葉子,柔嫩舒展。

    細細望去,還能看到上面有著一絲氤氳,十分漂亮。

    就算是對草藥不熟悉的人,也不會錯過這種寶貝的。

    因為,這藥真的很香。

    難怪那邊叫香草湖,想必就是因為生元草而得名。

    “有兩株藥啊,一人一株,咱們分了吧。這次出來,也就不算無功而返。”蕭南笑著道。

    “不行,我哪能收下藥材。”

    張樹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臉色脹紅,“你把我老張當成什么人了?今天我拖了不少后腿不說,還被你救了兩次。

    這生元草是你的戰利品,我不能要。”

    他把視線艱難的從藥材上面移開,堅決的說道。

    “這不是見者有份嗎?”

    蕭南倒是沒有多想,只不過是兩株草藥而已。

    前世出任務之時,也有臨時結伴的隊友。收到好東西了,大家都會一起分分贓。

    因為,如果有人吃獨食,沒分到的人說不定就會心懷怨恨,把有些不該泄露的消息泄露出去,從而引起天大麻煩。

    久而久之的,這種行為也就形成了習俗。

    只不過分多分少,卻不能不分。

    “見者有份,也對。”張樹顯然也知道這個規矩……

    他又從那包裹之中拿出一個小瓶,里面有著兩顆火紅色的氣血丹,從中拿起一顆塞進大嘴,一口吞了下去,笑道:“我拿了氣血丹,就很滿意了,剩下的你就收起來,不然就是看不起我。”

    這傻子!

    三十萬的生元草不要,偏偏拿了一顆三萬的氣血丹。

    蕭南無語,倒是沒有再多說什么。

    別說,這生元草對自己還真的很有用。

    倒不是想著去賣錢,對自己來說,以最快的速度提升氣血值才是當務之急。

    家里也沒到揭不開鍋的時候,等實力強大起來,想掙點錢,那是容易得很。

    這兩顆生元草。

    他準備。

    生吞……

    對如今的體質,他是越來越滿意了。

    雖然被殺死的那個異界熊蠻,也算是底層生物。但比起人類來,從先天上,還是有著太多優勢。

    從某一方面來說,熊蠻人的體質與一些強悍的兇獸差不多。

    從沒聽說過,哪只兇獸見了天材地寶,還需要煉成丹藥才能服用的。

    什么君臣佐使,陰陽調和,不存在的。

    當然,想要吞服也不是現在,他并不準備打亂自己的計劃。

    還是得先行解決肉身饑餓問題,讓身體完美優化。

    等回到家里,再來慢慢消化藥草元氣,提升氣血。

    “張樹,要不你還是回城吧……你也見到了,以我的身手,到了十里草甸,不會有什么危險。

    小柔同學那里,也可以交待。”

    蕭南試探著說道。

    他其實想說的是,你的實力低微,跟著只是累贅,想想就沒說。

    這漢子雖然又笨又傻,還挺會拖后腿。

    但是無論怎么樣,對方還是有著很多閃光點的。

    不貪意外之財,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這種品質已經很少了。

    尤其是先前,在蕭南不肯過去香草湖,與韓彰等人分道的時候,他是選擇站在自己這一邊的。

    或許,事后看起來,這事簡直是理所當然。

    但在當時,對張樹來說,其實是一種很艱難的選擇。

    一方是剛剛認識,從來沒有交情的年輕人;

    另一方,卻是認識很久的熟人獵隊。

    而且,他還有心加入其中成為隊員。

    他做出的那個選擇,一般人還真不會那么傻。

    后面見到好東西了,他也能忍住貪心,守住底線,這更難得了。

    依稀之間,蕭南就仿佛見到了前世山區的那些老鄉。

    或許沒有見識,或許沒有本事,但是本質上卻是純樸的,有著小地方特有拙樸與厚道。

    在這個年代,如此品質,的確很難見到。

    蕭南來到這個世界之后,其實心里并沒有多少歸宿感,總感覺微微有些隔膜。

    除了家人,他看待世人,看待世界的態度都有些冷淡。

    因為,這里的風氣不行,他沒有太多安全感……

    尤其是武道興起之后,各人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包括元江官方,給他的印象都不太好。

    這樣一來,他就覺得,與前世相比,這世界人與人之間,少了幾分溫暖,多了幾分冷漠。

    如今,他再回想身邊經歷過的男男女女,才終于發現……

    并不是每個人都那么自私。

    如自己的家人,如班主任,如秦霜,如張小柔,還有眼前的這個張木頭……

    都是善良得令人驚嘆。

    世界,有光明就有黑暗。

    有人在蠅營狗茍,也有人在舍生取義。

    大時代之中,每個人都會舞出自己獨特人生,各不相同。

    全都有著自己獨特的堅持。

    ……

    果然,不出意料的,張樹把自己的大腦袋搖得象是拔浪鼓,咧嘴笑道:“那不行,我總得送你去草甸安全地方。有些地方你不認識,萬一亂闖進入狼窩,就很麻煩了。”

    “狼窩,你是說十里草甸上有很多狼,實力如何?”

    “小姑父你別小看那些野狼,它們不知吃了什么,也有了變異,個頭很大的……

    其中厲害的,能比得上一品武者。”

    說起這個來,張樹頭頭是道。

    “別叫小姑父。”

    蕭南皺眉,這要是被他叫得習慣了,別的倒是沒什么,日后見到張翼,可就壞事了。

    那莽漢比張樹可霸道多了,連城主府的人也敢打,還有什么他不敢做的嗎?

    “是。”

    張樹訕訕的笑道,蕭南臉色一冷他還真有點發怵。

    先前見到韓彰都被打得動彈不得,生生喂了蛇吻,對方的這種實力,有些恐怖。

    “不對啊,你是元江一中的高中生?”猛然間,張樹就反應過來,“元江一中有這么多厲害的高中生嗎?剛剛那一劍切斷韓彰跟腱的劍法,我似乎在哪里聽過。”

    “是了,聽說那熊蠻人當時就是被這暗殺一般的劍法傷到眼睛,才被某位高中生一劍刺穿后心殺死的。那不會是你吧?”

    張樹恍然大悟,嘴巴張得很大,簡直是太丑了,蕭南都不忍目睹。

    你才反應過來啊?也夠遲鈍的了。

    他暗暗翻了一個白眼。

    “小柔同學當時也在場,她沒跟你說?”

    “真是你啊!那可是二品熊蠻。”張樹強忍心中震撼,拍拍腦袋說道:“這么說來,你那把劍真的很鋒銳了。”

    這又關劍的事?

    “蕭南,連韓彰都奈何你不得,氣血值應該快要突破5.0了吧,名牌大學有望啊,我得提前恭喜你。”

    其實還沒突破3.0,估計才2.0,離得還遠。

    蕭南不想回答。

    “蕭南,你啥時候跟我小姑成親啊?我跟你說,三爺爺在村里威望很大,小姑是村里的寶貝。你哪天若是上門,至少會有上百個漢子前來圍觀……”

    這話嘮。

    兩人一個嘴巴不停,一個默默看著風景。

    走不多時,就看到了一片綠草茵茵,花開滿地的曠野平湖。

    隨著清風吹拂,草浪翻起一層層波紋。

    遠遠看去,無邊無涯,美不勝收。

    十里草甸到了。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