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修真小說 > 掌玄生滅 > 第六十七章 斗母泉
    她腳步輕移,就外房的檀椅而坐道:“不是我不給你,美顏丹雖一丹難求,但我手上還有私藏幾顆。??? ?燃文小說 ?  w?w?w?.?ranwena`com只是,你的那位朋友是因壽元燃燒太過劇烈,才導致發根全白,即使又恢復了壽元,也無法重煥烏黑,更別說我的美顏丹了。美顏丹只是作用于外表的皮膚上,于內腑和發絲無益處。”

    張宇風眼中說不出的失望,隨即心中憤慨:“偌大的天宮竟連一個女子的發絲都恢復不了,還修個什么仙?”

    鐘秀英似乎看穿張宇風所想,笑吟吟道:“但,也不是沒有辦法!”

    張宇風聞言,一下子激動了起來,急道:“什么辦法?”

    鐘秀英伸了個懶腰,身子的玲瓏曲線暴露無疑。

    她神態看起來有些庸懶,單手撐頭道:“你是想治標還是治本?”

    張宇風這才發現這位便宜師娘也是極美的。

    不過他心思不在這上面,眼露遲疑,思索片刻道:“何為治標,又何為治本?”

    鐘秀英微微一笑道:“你應該也知道我有個美顏坊吧?光從字面意思也應該知道是做什么的。里面的各種美顏項目,只有你想不到,沒有我們做不到。區區一個發絲,揮手間就能將它變得烏黑滑亮。只是如此一來,就必須每隔半個月便要過來做一次保養,如若不然,又會恢復如初。”

    張宇風聽的直搖頭道:“太麻煩!且不是長久之計,我還是選擇治本。”

    “先別如此決斷,聽我把話說完了,你再做決定也不遲。”鐘秀英神情有些凝重道:“天地有靈,孕一神泉,曰之為斗母泉。無眼,無根,常藏于山間中,無跡可尋。不論什么疑難雜癥,一滴便可藥到病除,十滴便可起生死,肉白骨。若服用白滴以上,便可保容顏永不衰老,用之恢復發絲,只一滴便足矣。”

    張宇風呼吸有些急促,眼睛熱切的看著鐘秀英。

    鐘秀英搖頭苦笑道:“不要那樣看著我,我也沒有。若我有,用之練丹,美顏丹可直接改名為不老神丹了。而且,我也煉制不出來。聽說,妙丹宗有人得到過斗母泉,曾煉制出一爐不老神丹。”

    張宇風略微冷靜了一點,心下了然。天地神物,豈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他再次兩手一抱拳,恭聲道:“敢問師娘?何處可得斗母泉?”

    “不歸山脈,禁斷山。”鐘秀英似笑非笑的看著張宇風道:“你敢不敢去?”

    “有何不敢?”張宇風豪氣頓生道。

    即使是龍潭虎穴他也要闖上一闖,他不怕險阻,就怕沒有方向。況且不歸山脈他又不是沒去過,也沒有他人講的那般恐怖。

    鐘秀英收起笑容,神色再次凝重道:“別說我沒提醒你,禁斷山在不歸山脈的深處,那里妖獸橫行,天險異常,就連分神期修士去了也不見得能回來。而且,即使是你找到了禁斷山,也不定能找到斗母泉。”

    說著鐘秀英斜著眼睛問道:“你,還要去么?”

    張宇風傻眼,眼睛一低一抬,想從她的神情中分辨真假。

    但見她臉色凝重,不像是戲耍自己。

    張宇風目光閃了閃,片刻之后,忽得堅定道:“去!為什么不去?無論什么樣的艱難險阻,但凡有一點希望,我就決不會放棄。”

    鐘秀英怔了怔,見他年齡不大,竟是說不出的堅毅。似前面是一片刀山,他都會毫不猶豫地走上去,只因為朋友。

    她的目光在張宇風身上凝視了一會,暗自點頭,心道張宇風身上還是有些可取之處。

    張宇風心系斗母泉。并沒有注意到鐘秀英的審視,再次一抱拳,提出告辭道:“弟子還需回去準備一番,不日便去不歸山脈,這就去了。若弟子尋得斗母泉,又有命回來,定會親自登門拜謝師娘的指路之恩。”

    鐘秀英輕點螓首,并未多說,手上白光一閃,憑空多出了三塊玉符,揮手間便飛向了張宇風。

    張宇風伸手接住,玉符溫軟在手,上面刻畫著繁瑣的陣紋,閃耀著淡淡的光芒。

    他抬眼看向鐘秀英,訝然道:“師娘這是何意?”

    鐘秀英神色柔和道:“此去路上兇險,我也幫不到你什么。你手上乃是遁符三張,危機時刻捏碎,可救你三次性命。”

    這才有點師娘的樣子嘛,張宇風神色一喜,抱拳恭聲道:“多謝師娘贈符。”

    鐘秀英微微頷首,看向張宇風的胸口道:“另外,你脖子上掛的指環,看其波動,乃是威力巨大的靈器,你出發前將其煉化一番,必是你一大助力。”

    說完,她揮了揮手道:“好了,你去吧!”

    又朝門外喚了一聲道:“燕兒,送客!”

    先前引路的白衣女子推門而入,走到張宇風的跟前,讓出一條路道:“公子請!”

    張宇風單手捂住胸口指環的位置,目光閃了閃,再次向鐘秀英告謝了一番,才跟著那叫燕兒的女子出了廂房。

    此間中只剩下鐘秀英一人,徒自坐在哪里動也不動,她的身影看起來變幻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她的身旁一陣波紋蕩開,從中走出一個男子。那人身形瘦弱,帥氣的臉上蒼白無血,出來便一陣劇烈的咳嗽,顯然是個病秧子。

    不是別人,正是張宇風的便宜師父方魁梧。

    方魁梧咳嗽了一陣,緩了會氣,看著鐘秀英無奈道:“秀英,何必如此?他還是個孩子。”

    鐘秀英對他的到來毫不吃驚,顯然早就知道他隱匿在一旁,聞言哼了一聲,冷笑道:“孩子?比你還會沾花惹草,像孩子么?而且,你以為我是為了你么?莫要這般自戀!”

    方魁梧苦笑一聲,也不戳破她的口是心非,略微有些責怪道:“你明知哪里危險重重,且希望渺茫,還要引他前去,豈不是讓他送死?”

    鐘秀英神情冷漠道:“敢口放豪言,成七界共主后迎娶我們家麗華,連這道坎都過不去,死了也就死了。而且,你是我什么人,憑地指責我?”

    言罷,身形撕裂,人就消失不見。

    方魁梧早就領教過她的蠻不講理,也不惱,只是搖了搖頭,神色滿是無奈。

    隨后身影一轉,也消失不見……

    雅軒閣門外,張宇風的身影剛剛踏出,張真真和顏琴便急急忙忙的迎了過來,美眸看向張宇風,皆透著詢問。

    “怎樣?”張真真更是直接開口詢問道:“里面傳來的獸吼聲是怎么回事?”

    張宇風神色看不出喜樂,瞄了眼左右的兩位白衣女子,對張真真和顏琴道:“回去再說!”

    說著便自顧自的走向大乖,翻身上背,掉頭沖天而起。

    張真真和顏琴相視一眼,各自翻身上鶴,也沖天而起。

    一鶴在前,兩鶴并排在后,成品字形往東來峰方向趕去。

    行至半途,張宇風漸感不對。轉頭向身后看去,只見張真真和顏琴兩女眉來眼去,不時的上下瞅瞅自己,指指點點,又不時的低頭輕笑,竊竊私語。

    從雅軒閣出來之后,一路上兩女皆是如此。張宇風被他們弄得渾身不自在,索性摁住大乖,原地等候她們,勢要問個清楚明白。

    兩女見張宇風停了下來,沒有再交頭接耳,驅鶴上前,與張宇風并排而列。

    張真真疑惑道:“怎么不走了?”

    張宇風雙手交叉抱于胸前,眉頭皺起,掃了兩女一眼,質問道:“你們一路上對我指指點點,是何道理?”

    顏琴抿了抿紅唇,張真真卻是看著張宇風,憐憫道:“張宇風,你為了瀾香竟做出如此犧牲,真乃重情重義之人。”

    張宇風眉頭舒緩,暗道原來是這事,頓時低著眼,語氣緩和道:“你們都知道了?”

    見兩女拼命的點頭,張宇風灑然一笑道:“這沒什么,只要瀾香能夠恢復,我做這些又算得了什么?若把瀾香換做你們,我也會這般做。”

    張真真眼中的憐憫之色更濃。

    顏琴看到張宇風親口承認,更是傷心欲絕,眼眶都紅了。

    見兩女神色如此古怪,張宇風訝道:“你們這是什么表情?”

    忽然,他似想到了什么,兩眼漸漸睜大,一拍大腿,指著兩女道:“不對啊!你們是怎么知道的?你們知道了什么?”

    張真真伸手一指張宇風的衣服,努力努小嘴,意思是,你不是心知肚明么?

    一旁的顏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幾乎要凝聚出霧氣,看向張宇風的眼神也是同樣的意思。

    懂了,張宇風終于懂了她們一路上的古怪。

    他眼前黑了黑,坐在大乖背上的身形立刻不穩,幾乎要從空中栽了下去。

    片刻之后,他穩住了身形,悲憤道:“你們不會以為我出賣自己的…靈魂來換取美顏丹吧?”

    兩女相視一眼,又看了看張宇風的衣服,美眸中皆露出不解。心道:“難道不是么?”

    進入的時候是一套衣服,出來的時候又是一套衣服,這要有多激烈,才會把衣服都撕裂?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