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言情小說 > 田園美媳 > 第33章 橙香排骨
    “正說呢,少爺這一陣為了老太爺已經好幾日沒睡好了,你能記著我們老太爺,那真是太好了。?  ?火然文 ?? w w?w?. r?a?n?w?e?na`com”代書很是高興,心道這下少爺可以睡個好覺了。

    突然一道重重的咳嗽聲,嚇了兩人一跳。

    看過去竟是不知何時走過來的程錦恪。

    “代書,你很閑嗎?”他說道,眼睛轉向那丫頭,發現她如今的打扮倒是嬌俏了許多。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心頭閃過這句話,程錦恪也無心逗留,對代書說道:“說完了就走,爺還有事。”

    話雖這般說了,但是就連程錦恪他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到目前為止,依舊在生夏美珍的氣,所以就連多說一句話都不愿意。

    夏美珍之前和這個官二代少爺接觸過幾次,略有些了解,知道他是脾氣上來了,便也不在多說什么。

    代書更是不敢在逗留,拿了籃子便匆匆的告別離開了。

    這一行人很快就進了程府,夏美珍看了一時,終究是忍不住低聲說了一句:要不是看在程老有品位的份上,我還懶的伺候呢!

    隨即也不在多待,往街上去了。

    戴家在宣州府經營茶葉數十年,什么樣的好茶沒見過,戴祺讓她出來找茶葉,分明就是找茬來了!夏美珍心里明白的很,這要是戴家都沒有的茶葉,估計外面就更難找了,而且,戴祺也有可能就是因為那一壺梅花茶,要考驗自己呢。

    所以呢,夏美珍干脆也不找什么好茶了,在街上逛了半天,買了些許小玩意兒,才閑閑的回了戴家。

    回到戴家的時候,也正好趕上做晚飯的時候,夏美珍也就不打算去書房看著那個腹黑男戴祺了,轉到小廚房幫著做晚飯。

    周婆子忙著做儲姨娘愛吃的酸辣土豆絲,夏美珍轉了一圈,看到菜籃里有二斤豬小排沒收拾,便問身邊的菜兒,“這豬小排是大廚房送來的嗎?周媽媽準備怎么燒?”

    菜兒早就沒夏美珍做的美食收買了,自然希望她來做這道菜,就道:“周媽媽好像說是要紅燒,姐姐今天要做菜嗎?那就做這個豬排骨吧。”

    夏美珍聽了,自然也明白是小丫頭饞嘴了,那頭正在將土豆切絲的周媽媽也聽到了這邊的對話,就說道:“菜兒,你你就別纏著美珍了,回頭熏了一身煙味,少爺又該說了。”

    在他們朝暉院,儲姨娘就是夫人,戴祺就是少爺,若是出了這院子,便稱儲姨娘,祺少爺。

    因為在廚房呆久了的人,身上總會有一股油煙味,周婆子很少讓夏美珍來燒菜,但是止不住的是夏美珍自己喜歡燒菜。

    “沒關系的,這次我燒菜不會有油煙味的。”夏美珍笑笑,一邊就將排骨拿出去收拾了。今天她在街上正好買了橙子,此時倒也派上用場了。

    說干就干,將橙子打成橙汁備用,排骨焯水,然后將橙汁燒開加入排骨小火煮,最后加入調味料及裝飾用的橙皮,收汁就完成了。

    做法雖然簡單,卻也看的菜兒目瞪口呆,“姐姐,這橙子還可以燒排骨呀?”

    “當然可以。”這種吃飯在現代經常見,但在古代確實是少見的了,夏美珍沒有解釋,笑了笑,將橙香排骨起鍋,“等會兒夫人吃完了,你就可以嘗嘗這個味道了。”

    一般儲姨娘吃完剩下的菜,都是給大丫鬟吃的,夏美珍這么說,就是說等會兒又剩的橙香排骨會給她留一點,菜兒光聞著香味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這排骨是什么味道的了。

    但是夏美珍卻是有些打擊她,“菜兒,我可給你提個醒兒,因為儲姨娘懷了身孕,吃酸的開胃,但是對你來說可能就有點酸了,所以啊,別高興的太早了,當心到時候酸到了牙!”

    說的菜兒又是羞又是笑的,“姐姐就會取笑啊!”

    這也難怪啊,誰叫姐姐每次做的東西都那么特別,光是看著就想吃了。

    很快菜就被端到了飯廳,橙子的酸甜香味彌漫開來,讓儲姨娘不由的味蕾打開,“這排骨上的是什么?”

    她自從懷孕后,嗅覺就特別靈敏。

    “是橙子,夫人。夏姑娘用橙子給您燒了這道菜,你嘗嘗喜不喜歡。”周婆子說著,就給她夾了一塊排骨。

    一旁坐著的戴祺卻黑了臉,低聲咕隆了一句:“一下午都不見人影,讓她找茶,卻個我整了一道菜來,真是好樣的!”

    站在門外的夏美珍,冷不丁的一個激靈,壓根不知道自己莫名的又一次得罪了戴祺,還以為是天冷了的原因,于是趕緊縮了縮肩頭,回到住所添了一件外套才放心。

    “酸酸甜甜的,還有一股橙香,倒是難為她能想出這樣的菜來。”儲姨娘吃了一口,點評道,可見還是很喜歡這道菜的,周婆子立馬又給她夾了二塊排骨。

    戴祺也嘗試著夾了一塊,他因為怕酸,也就嘗了一點而已,卻是覺得入口即化,橙香四溢,微酸中帶著甘甜,沒有了原先橙子的酸澀,反倒回味無窮起來。

    他原就知道小丫頭的廚藝好,卻不想原來這么好。他一口將排骨吃掉,心里竟然莫名的滿足起來,這真是從未有過的。

    等他們吃過了飯,一直守在廚房里的菜兒,見到撤下來的菜,才發現橙香排骨就剩下了二塊了,再又想著芙蓉和夏美珍還沒吃,等輪到自己的時候,肯定沒了,頓時心里別說有多遺憾了。

    同時她心里打定主意,等回頭夏美珍不忙了,一定要請她到家里去做這道菜。

    大房這邊的飯廳里,戴夫人和戴成瑞也在吃飯。

    錢婆子布了菜,戴夫人吃了一口就沒再吃了,放下筷子道:“這馬上就要過年了,置辦的年禮和回禮我也都準備好,只是往年馬幫里都是這幾天就送了年禮過來,今天都臘月二十了,怎么還沒送來呢?”

    戴成瑞能做好茶業,全都靠了一支名叫誠信馬幫的隊伍,他們做事老成誠信,兩家本著互惠互利合作了很多年,尤其是這十幾年來戴家發跡了,誠信馬幫給的年禮也是一年比一年重。戴夫人因要準備回禮的東西,加上準備家族里各個親戚的年禮,忙的也是焦頭爛額的。

    戴成瑞吃著飯,一邊說道,“估計也就這一兩天了,你急什么,往年不都那個樣子么,人家只會多給不會少給。”

    這話頂了戴夫人的肺了,一臉不滿道:“你道我是貪圖了那點東西啊?這么多年難道你還不了解我嗎?”

    她氣急道:“這都臘月二十了,在過幾天就過年了?你也不想想如果他們拿重了我們備輕了,又要花多長時間才能物色到差不多的東西啊?要是覺得回禮的輕重無所謂,我就更無所謂了!”

    一句話說的戴成瑞不在說話。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