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我不是老二 > 第185章 誰敢打我兒子
    李玄通的私人電話雖然是自己拿著,但并不是每個電話都會接。?  燃?文小? ?說  ? w?w w?.?r?a?n?w?e?n?a`com尤其是不合拍的弟弟,一般就算看到來電也是等忙完工作再打回去。如果要是趕上太忙,最后忘記也不奇怪。

    但最近一段時間,兄弟兩個的關系有所緩和,弟弟更是第一次以二叔的身份去了見李泓。多年以來家族內難得有這么良好氛圍,李玄通很是珍惜。

    另外又剛剛遇到一件很棘手的事情,署長心情很是壓抑。看到弟弟來電,也想換換腦子稍微放松一下。

    不過電話接通之后,署長大人感覺怕是放松不了了。

    “救命?救什么命?”李玄通不明白,但也不敢大意:“遇到什么事情了?”

    “北門家的那對雙胞胎你知道吧?”李二叔唉聲嘆氣道:“一個叫北門凌曼,一個叫北門凌菲,是北門拔羅的女兒……”

    “這個我知道。”李玄通狐疑道:“她們兩個惹到你了?”

    “不是惹到我,是小牧。”李天通道。

    “小牧怎么了?”一聽到是二兒子,李玄通神經頓時高度緊張。

    “被人打了。”李天通老實答:“不算太嚴重,手臂骨折,眼睛有點腫……”

    “誰敢打我兒子?!”李玄通勃然大怒:“那兩個丫頭嗎?怎敢下如此重手?!!”

    “不是她們倆。”李天通解釋:“是北門凌云動的手。”

    “北門凌云?他找死嗎?!!”李玄通當真是怒發沖冠,猛的站了起來:“剛出了那么大事他不去處理,反倒來拿我兒子出氣?!以為在軍隊我就動不了他嗎?他憑什么對我兒子動手!”

    “小牧把那倆丫頭給睡了。”李二叔道。

    咣當,李玄通身子一歪歪,扶了下椅子才勉強站穩。

    “什,什么……”李玄通顫抖。

    “不是,我說錯了,總之大哥你先別激動,讓我把話說完。”

    李天通有些無奈。

    本來他是打電話訴苦求援的,可好像正好趕上大哥心情不太好,三言兩語把話題給帶偏。尤其聽到李牧之后,情緒更是激動,導致他一下說禿嚕了嘴。

    “好,你說。”李玄通讓自己平靜下來。

    等李二叔一五一十,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講完,署長大人無法平靜了。

    劇情之復雜,性質之惡劣,讓老李同志深深覺得,還不如是北門凌云無緣無故把兒子給揍一頓來的省心。

    “大哥,你別光嘆氣,說句話啊。”李天通無奈道:“現在他們仨都在我這待著呢,日子要是長點指不定出什么事。”

    “還不都是你鼓搗出的麻煩!”李玄通氣道:“如果不是你咸吃蘿卜淡操心,能捅出這樣的簍子嗎?”

    “對對對,都是我的錯,我賤我混蛋我吃飽了撐的!”李天通哀怨道:“回頭我去找你,是打是罵我都認。但是現在,你得拿個主意啊。”

    “別吵,讓我想想。”李玄通努力開動腦筋。

    和之前闖的禍比起來,這次其實得算是影響小的。最多是私人生活不檢點,而且還獲得了當事人諒解,只是兩個家庭溝通的問題。

    但問題就在于,對方那個家庭不太好溝通。

    北門拔羅一直盡心盡力的當保姆,結果突然發現照顧者對自己的女兒做了不可描述之事。泥菩薩都有三分火氣,更何況那位根本就是一個火藥桶。

    就李玄通對老冤家的了解,虧得當時是北門凌云在場,把事情給壓了下來。否則真讓北門拔羅知道這事,當場把李牧掐死都不奇怪。

    所以現在,李玄通不光不能指望北門拔羅善后,更是得讓兒子離那老家伙遠點。

    “北門凌云說的對,結婚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李玄通問:“你覺得,小牧對哪個姑娘比較有意思?”

    “我看他都對兩個都挺有意思。”李二叔無奈:“一起收了最好。”

    “這個不用想,沒戲。”李玄通更無奈:“雖然聯邦法律不禁止這個,但是北門家絕不可能。就算北門拔羅死了,其他人也不會同意,只能選一個。”

    “事情難就難在這。”李二叔很是感慨:“我這個侄子了不起啊,那倆丫頭都搶著嫁。我估摸著,他不論選哪個,都可能鬧出人命。”

    “那就稍微拖一拖,設法讓其中一個放棄。”李玄通對自己的兒子很有信心:“小牧優秀歸優秀,但身上毛病更是多。只要是精神正常的女人,都不可能真心喜歡他。那兩個丫頭就是一時頭腦發熱,等她們接觸的多了,肯定會有人主動放棄。”

    李二叔咧了咧嘴,心說這一看就是親爹,換別人絕對不會有這種信心。

    “怎么接觸啊?不能一直在我這接觸吧。”李二叔很怕大哥把他也給賣掉,連忙道:“我這可是會所啊,在這不用待久了,多待上幾天說不定就把孩子都種上。”

    “你那個會所不是挺正式的么。”李玄通沒好氣的懟了句,而后道:“不用擔心這個,你想留他們我還不放心呢。接下來你就不用管了,最遲三天我就會派人把他們接走。”

    李二叔想了下,勉強道:“行吧,不過說好,只有三天。”

    放下弟弟的電話,沉思了一會,李玄通先給北門凌云打了個電話。確認弟弟所言屬實,北門拔羅的確尚不知情后,電話才打給了北門拔羅。

    “把李牧接回去?”電話里的北門拔羅很是激動,甚至聲音都有些顫抖:“真的嗎?”

    “不是接回來,是借用。”李玄通咳嗽了下,好像很不滿的強調著:“星際大學需要一批軍訓教官,是長期性的。我想讓那小子多個歷練的機會,這樣對他以后的成長有好處……”

    調李牧去星際大學當軍校教官,乍一看好像沒什么,實際上這是李玄通的一石二鳥之策。

    首先當然是為了安全考慮,把李牧的人事關系暫時從軍隊里調出來。

    不要小看李牧的軍人身份,沒事的時候不覺得,可要是有了什么事,這個身份是能要命的。

    比如說可以把李牧藏在家里,只要李玄通不交人,北門拔羅不能來硬搶。但是如果北門拔羅一發狠,扣上違抗軍令甚至逃兵的帽子,李牧的前途和未來就基本等于毀了。

    為了杜絕這種隱患,李玄通必須走正規程序把兒子給調出來。

    政府方面想要借調軍人,必須辦理一系列的相關手續。反過來,如果軍隊想再把李牧召回,也得找政府方面走一遍程序。

    所以李玄通才會專門找北門拔羅來辦這件事,表面看是為了知會他一聲,實際上也是為了將來有一天能堵住他的嘴。

    至于另外一層目的,自然就是為了北門家的姐妹花。

    那倆傻姑娘顯然是迷上自家那小子,經過現在這么一遭,肯定是李牧去哪她們去哪。如果強行分開她們,真說不準鬧出什么亂子。所以干脆反而其道而行之,把李牧主動送到她們身邊。

    現在兩姐妹還在星際大學就讀,李牧一旦以教官身份去了學校,就和她們有了身份上的差別。倆姑娘就算再怎么癡迷,也肯定不會像在其他地方那么沒顧忌。

    而且李玄通是真的認為,在經過長時間的相處后,倆姑娘肯定能看清李牧的真面目。到時候只要爭的不那么兇了,或者有一個退縮,就馬上和另外一個結婚辦事,一勞永逸。

    當然,因為無數次的失敗案例,李玄通并不能肯定這個方案一定奏效。但至少有一點還算有把握,那就是北門拔羅絕不會反對。

    “行行行,借用多久都行。”北門拔羅果然沒有意見,甚至還很怕李玄通反悔,急促的說道:“那小子現在關系不在艦隊,在第一軍校。你直接和凌云聯系,讓他幫你辦手續。”

    這些日子北門拔羅正因為李牧的問題頭疼。

    各大艦隊不想接收,只能送回軍校。軍校那邊倒是挺愿意的,尤其是幾個老學究,據說好多科研項目都等著李牧的加入。

    北門拔羅整個人都愁的不行,恨不得親自去學校把那幫老學究打傻。卻沒想到在這么個當口,李玄通竟然主動接鍋。

    雖然這種行為有些可疑,但北門拔羅也想不到還能有什么坑在里面。只要把這個燙手山芋甩掉,北門拔羅不介意付出點代價。所以壓根就沒有多猶豫,便把李牧的人事關系給交了出去。

    當然,至于北門拔羅會不會后悔,那就是后話了。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