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言情小說 >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生神力
    金斗只覺得不僅心里苦,連嘴巴都是苦的,要是金罐這臭小子在面前,他非揍得他一個月下不了床。ranwen w?w w?. r?a?n?w?e na `c?om

    可眼前,還得替自己那不省心的弟弟,還有那耳根子軟也不知道該說啥,把奶給老姑氣著了的爹娘道歉。

    王永珠要的自然不是金斗倆兄弟的道歉,以她看來,大房如今,也就這兩個大侄子,腦子還算清明了。

    若是往日,她說不定還想著給大房留點臉面,刷刷印象分什么的,可現在的王永珠不這么想了。

    人在沒有實力時候的示好,善良,在別人看來,那就是軟弱可欺的信號。

    她可不想當一個被狗惦記著的肉包子。

    這么一決定,她也就將去鎮上發生的事情,除了隱瞞下來的十兩銀子和張婆子要馬大夫把王永富藥里的人參減掉兩件事外,所發生的一切,都毫不隱瞞的說了出來。

    等她說完經過,金斗和金壺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羞憤得恨不得在地上找條縫鉆進去。

    王永平最是忍不得,直接就暴跳如雷:“我去鎮上將金罐那小子抓回來,打一頓給小妹你和娘消氣!這小兔崽子,好好的一個后生,咋就學會了搬嘴弄舌嚼是非了!小妹你放心,你四哥我出馬,非要讓金罐那臭小子跪著給你們認錯不可!”

    說著一擼袖子,就要出發。

    被王永珠一把拉住了,她一字一句的看著金斗和金壺道:“金罐還是個孩子,說這些話,我跟你奶不生氣。你爹和你娘,不管是什么原因,是誤會也好,還是被人挑唆也好,對家里人這么大的誤解,實在讓人寒心!你們兄弟已經是大人了,這些道理不用我說你們應該也能明白!大家本來是骨肉至親,為了這些冷了心,可就比五家外姓的人還不如了。”

    說完,將張婆子卸下來的背簍遞給一旁的江氏:“這里面是我跟娘賣了黃松菇后特意給大哥他們買的烙餅,既然他們不稀罕,我就帶回來了,晚上大家分著吃了吧。本來要是家里不出這檔子事,想給家里買點肉打打牙祭的,我當日還許諾說要是種出黃松菇賣來錢,給幾個孩子一人扯一身新衣裳的,如今咱們家這情況,還是不要想了!只有這餅,愛吃不吃!”

    江氏怔怔的接過背簍,只覺得里面一疊二和面的烙餅沉沉的,壓得她的胳膊幾乎都抬不起來。

    一旁的金斗和金壺簡直沒臉見人了,這老姑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像是耳光甩在他們的臉上。

    王永珠將背簍交出去后,拍拍手轉身想進屋,結果一時沒注意,腿撞到了院子里擺著的石頭凳子上,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

    心中本就不爽的她,一時火大,腦子一抽,順腳就往凳子上踢去。

    “砰”一聲悶響,本來栽了半截在土中的石凳,就被王永珠一腳給踢翻在地。

    ……

    院子里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看向了那個被踢翻到的石凳,然后再緩緩的看向王永珠。

    王永珠一臉的懵圈,我去!這是我干的事?

    環顧四周,很想說一句,這不是我干的!

    可鐵錚錚的事實擺在眼前,所有的人都用受到驚嚇的眼神看著她。

    王永珠不自在的輕咳嗽一聲:“看我干什么?這凳子天長日久的沒栽穩,幸好被我發現了,不然要是孩子碰到了,砸傷了可怎么辦?四哥,一會把它栽嚴實點!”

    一面內心拍著胸口后怕,哎呦我去,這大力丸這么厲害?不是說是在一個月內緩慢更改自己的體質嗎?

    自己這才服下去一天,就能踹翻石凳了,這一個月后,豈不是能劈山了?

    這不靠譜的系統!

    這邊王永珠內心無比的糾結。

    “哎!”那廂王永平答應的無比利落,生怕這小妹萬一不開心,這一腳踹到自己身上,自己這可是肉身子,不是那石頭,還不得去掉半條命啊?

    想起以前自己那幾次不怕死的撩了小妹,小妹居然沒打死自己,果然是心中對自己這個四哥愛得深沉啊!

    王永平忍不住驕傲的挺挺胸脯!

    王永珠滿意的點點頭,掃視了一下全場,然后低聲威脅道:“這事不許告訴娘,不然”

    最后一句,聲音壓得很低,威脅著大家。

    家里的人跟王永珠都不親近,要說最親近的,自然是張婆子,張婆子知道王永珠沒有這股子力氣啊,若是她知道了,肯定會懷疑自己的!

    幸好張婆子進屋躺著去了,不然看到這一幕,肯定會懷疑人生,然后懷疑到自己身上的!

    萬幸!萬幸!

    為了加強自己的語氣,王永珠還揮了揮拳頭。

    看到地上的石頭凳子,再看看王永珠的拳頭,誰特么傻,這個時候跟王永珠杠,都齊齊點頭如小雞啄米,就連王老柱也不例外。

    看到大家都這么上道,王永珠十分滿意的點點頭,視線收回前,在金斗和金壺兩兄弟身上多停留了一下。

    金斗和金壺差點給跪了,我的親娘啊,老姑這是天生神力啊!以前對他們這些晚輩還真是腳下留情客氣了,只開口罵,伸手擰耳朵什么的,沒動腳踹,那是真嫡親老姑啊!

    再轉念一想,我去!還有那倒霉金罐,居然得罪了老姑,完蛋了,回來后萬一老姑上去一腳,這小弟不得沒了?

    得趕快通風報信去,原來家里隱藏最深的是老姑啊!就說奶為啥那么偏心老姑呢,這,換做他們,也不敢不偏心啊!

    自認為看穿了事情真諦的金斗和金壺,戰戰兢兢的開口:“老……老姑,你放心,我們馬上就去鎮上,把金罐那個兔崽子抓回來給你賠禮道歉認錯!”

    說完,頭也不回的躥了出去。

    王永珠摸摸鼻子,自己有那么兇嗎?

    扭頭去看王老柱,王老柱驚訝得連煙袋鍋都掉地上了,看到閨女看過來,忍不住肉跳了一下,掩飾的想抽煙,手放到嘴邊,抽了個空。

    這才尷尬的笑笑,撿起地上煙袋鍋,勉強的表揚了一下:“力氣大好,好,不受人欺負”

    這一腳能踹翻石凳子的力氣,嫁到誰家都不會被欺負了,只是,這閨女還能嫁得出去嗎?王老柱發愁啊。

    抓緊煙袋鍋,王老柱腳步發飄的進屋找老婆子商量去了。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