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1995章 王者一口吞天下
    南烟拿出一个东西递到他面前。?燃文小说???? ?? ? w?ww.ranwena`com

    “皇上把这个,还给薛运吧。”

    祝烽低头一看,是一张?#34892;?#30524;熟的手帕,他立刻就想起来,这就是薛运的手帕。

    那个时候他们去东西?#20204;笠剑热?#34203;运为南烟诊脉的时候,用了这条手帕遮掩南烟的手腕,但后来,南烟却将这条手帕带走了,之前正是因为这个,他二人产生了误会,还冷战了一段时间。

    后来,误会澄清,南烟将手帕拿走了。

    他也就忘了这件事了。

    现在,突然拿出这个东西来,倒是让祝烽一愣,然后说道:“你说,把这个还给薛运?”

    “?#21069; !?br />
    南烟笑道:“妾之前?#21450;?#36825;个给忘了,是这一次要回京,彤云他们收拾行李的时候找到的,还把他们都?#24085;?#19968;跳,以为妾收了男人的东西。”

    ?#21834;?br />
    “妾想了想,还是还给她吧,免得”

    说到这里,她笑了笑:“引起误会。”

    祝烽道:“你自己还给她不就行了?”

    南烟看着祝烽,笑容中仿佛有一点别的什么东西在眼神中轻闪着,祝烽感觉到她似乎有话要说,但欲言又止。

    半晌,只轻轻笑道:“还是皇上还给她吧。”

    ?#21834;?br />
    祝烽沉默了一下。

    伸手接过那条帕子来,道:“也罢。”

    他将手帕收好,又看向南烟,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21073;?#36828;处高大土城的轮廓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晦暗的光线下,他的眼睛反倒更亮了一下,看着南烟的时候,微微?#20102;浮?br />
    伸手摸了一下南烟的头发,然后说道:“你就好好休息。”

    ?#21834;?br />
    “怀着身孕,不要多想。”

    南烟也看了他一下,然后笑道:“妾知道。”

    祝烽又叮嘱了冉小玉他们几句,便自己走过去,跨?#19979;?#32972;,带着一队人马很快朝着远处的玉门关飞驰而去。

    南烟探出头去,看着那一队人马中,的确有一个身影要比别人都更慢,显?#30343;?#20010;生手,策马的时候?#34892;?#30031;手?#26041;牛?#37027;细瘦的身影在马背上也摇摆不定,刚刚起步的那几下,差一点就被颠下马背了。

    但,她?#27425;?#27604;倔强的,连一声都不吭,只紧跟着他们。

    很快,倒也融入了那一队人马的身?#26263;敝小?br />
    南烟只看着,默默无语。

    祝烽他们的马速很快,而太阳落山的速度更快,不一会儿,就只在地平线上留下了一点淡淡的光影,而整个西北大地,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在很快的陷入黑暗。

    他们,就好像追日的夸父一样。

    南烟看了许久,才轻轻的叹了口气,感觉到肚子里隐隐的有一点不安分的躁动,她低头看了自己的肚子一眼,好气又好笑的说道:“瞎动换动弹什么?”

    “都是因为你,娘才不能过去看看玉门关的真貌。”

    肚子里又鼓动了一下。

    南烟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说道:“这么不安分,难道你也想去吗?可你如今太小了,娘也不能?#36824;?#30528;你跟去。”

    “等你出生,再长大些吧。”

    “若真能如你父皇所愿,你是个男孩子,那将来这一片大地有的是你驰骋纵横的时候,只要”

    她说着,眸?#28216;?#24494;一闪。

    “只要,你的人生平顺些,不要有太多的意外。”

    另一边的祝烽一马当先,他的身后是叶诤和英绍,带着一队人马不断的策马飞奔,好不容易能跟在他的身后,马蹄阵阵,扬起漫天的沙尘,让原本因为太阳落山而?#34892;?#26214;暗的天色更阴暗了一些。

    很快,他们就到了土城下。

    祝烽的马停在了一块巨石前。

    周围从地里冒出来的石头形状千奇百怪,只有这一块,明显是经过雕琢,有三四丈之高,远远看上去,像是一个矗立在荒原上的巨人。

    这个时候才看清,这算是一块界碑。

    风沙磨砺,上面的字已经磨损了不少。

    祝烽仰头看着,沉默不语,而叶诤跟上来,抬头一看,念道:“王口天。”

    祝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回头瞪他:“你再给朕念一遍。”

    叶诤嘿嘿的笑了一下,然后道:“微臣?#36824;?#26159;博皇上一笑罢了。这就是玉门关三个字嘛。”

    只?#36824;?#34987;风沙磨砺,?#30343;?#19979;了残缺不全的“王口天”。

    这时,身后一阵马蹄声。

    是薛运勉?#31185;?#39532;跟上来,她听了这话,只喘息着笑道:“叶大人这话也没错,王者一口吞天下。”

    祝烽回头看了她一眼,?#20976;禱啊?br />
    叶诤笑道:?#25226;?#20844;子真是在下的知音。”

    薛运对他拱了拱手。

    祝烽又转过头去,看向面前那高大的城门,说是城门,实际上已经就是一个巨大的土洞了,木门早已腐朽剥落,?#36824;?#27934;口巨大,高?#38469;?#19976;,可见当年完好无损的时候,这一定是个气势恢宏的城门。

    更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塞外城堡。

    千年前,在武帝统治时期,国力强盛,与西域的?#39563;?#24448;来十分的密切,玉门关作为这样一个要塞,又是运输?#21534;?#29577;石路途上重要的关口,可以想象,当年又是怎样繁盛的情?#21834;?br />
    ?#30343;牽?#21315;年流转。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时光的磨砺,战火的洗礼,包括中原的皇帝对外政策的改变,丝绸之?#26041;?#28176;的没落,这个关口,也渐渐的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

    以至于,这座土城,无人问津。

    一阵风从里面吹出来,因为空城的关系,风声呼呼,好像有人在低吼,又带着空洞的意味。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

    周围顿时黑了下来,那巨大的城门在暮色中真的如同一张大口,在等待着吞噬。

    ?#30343;?#19981;知道,它能吞噬什么。

    大口的里面,又到底有什么。

    祝烽回头看向众人,然后说道:“都准备好了吗?”

    众人都齐声应和,祝烽又看向了薛运,只见她抬头望着那残缺界碑上的三个字,又看向巨大的土门。

    神情中,有?#20976;?#24792;然。

    听见祝烽的问话,她顿了一下,才轻声应道:?#30333;?#22791;好了。”

    祝烽又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说什么,只一扬手:“走!”

    立刻,众人便策马跟着他进了大门。
31选7开奖结果
友博真人龙虎斗开户平台 福建时时彩网上购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开始 六合彩一码中特图 载排列五走势图五百期 湖北11选5走势图牛 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18122 湖北快3预测 极速快乐十分1期6码计划 极速时时彩谁可以破解 湖北快三遗漏分布图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app官网 广东彩票投注网址 2006大乐透走势图 码报生肖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