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5;?#23567;说 > 言情小说 > 嘉平关纪事 > 438 我们是一体的
    听完了沈茶和金菁的讲述,宋珏保持沉默,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现在这个情况说?#39759;?#35805;、给予?#39759;?#30340;意见,似乎都是多余的。?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现在暖阁里只有宋珏、沈昊林、沈茶、金菁四个人,在用过晚饭之后,其他的人就用各种借口离开了。

    沈茶安排梅林、梅竹和影十三带着几个暗影守在暖阁周围,?#39759;?#20154;都不许靠近,确保没有人偷听,尤其是确定薛瑞天?#35805;?#33804;带回侯府、没有办法来偷听之后,才把完颜萍的事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陛下……”沈昊林看看宋珏,“茶儿已经着手去调查了,如果顺利的话,不出一个月,就会有结果的。”

    “完颜萍!完颜萍!”宋珏念叨着这个名字,抬起头看看对面的三人,“在我的印象中,我没见过她,听说是个很有手段的人,你们跟她打交道的次数比较多,你们说说,她是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的人吗?”

    沈昊林和金菁?#35835;?#19968;下,同时扭头去看沈茶,他们两个跟完颜萍的接触也不是很多,就是见过那么一两回,不如一直搞情报的沈茶有那么深刻的了解。

    “小茶?”宋珏的目光也落在沈茶的身上,“说说看。”

    “抛开我自己的想法?#25237;?#22905;的成见,她的确是最有可能做这种事的人。”沈茶接过沈昊林递给她的茶杯,喝了一口,说道,“首先,她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我之前一直跟兄长和小菁哥说,这个人为了她的目标,是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哪怕是牺牲掉她自己也没有问题。她一旦认准了一件事,就算撞了南?#21073;?#20063;不会回头,可见她的心志多么的坚定。”

    “这么说,完颜萍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对别人狠,对自己也挺狠的,对吧?”

    “陛下说的是,是个狠人。臣最近把这些事从头到尾的串起来想了一下,认为她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那个王位,到现在都没有变过。至于为母亲报仇,为自?#21512;?#37329;王子讨公道什么的,不过是顺手而为。如果……我是说如果,报仇、讨公道变成了她夺取王位这条路上的绊脚石,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放弃。”

    “也就是说,?#39759;?#20154;、?#39759;?#20107;都不能阻碍她夺取王位。”看到沈茶点头,宋珏长叹一声,“让她认为自己的?#20284;?#24456;好的是,她要顺手而为解决掉的那些事,和她最终的目标并不冲突,反而还会加速她计划的实施。利用金王子和姨母那点似是而非的?#29992;粒?#25104;功的把人拉下王位,将完颜宗承推上了王位,然后利用自己为母报仇的这个点,把完颜宗承干掉了。”说完,他又沉默了好一会儿,看看沈茶,“当着你的面,说这句话是不太合适,但真的很符合完颜萍。”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是吗?”沈茶喝完了杯子里的水,挑挑眉,“我不介意。”

    “听你们说完,这是我唯一的感受,还有就是,万万不能得罪女人,她们要是真的想要报复谁,怎么死的都弄?#24187;?#30333;。”宋珏继续叹气,“行吧,完颜萍的事,你们尽管放手去查,我全力支持。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可以放弃。我都可以给你们解决。还有,一定要对小天守口如瓶,哪怕他起了疑心,也要扛住,千万不能说,知道吗?”

    “陛下请放心,我们是有分寸的。”沈昊林点点头,“小天那个性格,若让他知道了,怕是会直接杀去宜青府的。虽然这也是个办法,但难免会落人口实。”

    “就是这么回事,这也是我急急忙忙赶来跟你们见面的原因。”

    “陛下……”沈茶看向宋珏,“太后娘娘是否知?#26469;?#20107;?”

    “我没瞒着她老人家,小茶给我写的信,我都给她看过了。”看到沈茶很担忧的样子,宋珏笑笑,安慰道,“不用担心,她老人家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什么大事没见过,这种事不会让她老人家烦心的,放心吧!现在她老人家最担心的就是瑾瑜的婚事了,什么时候瑾瑜跟小白子成亲了,她这个心算是放下了。”他看了一眼沈茶,“还有你!”

    “我?”沈茶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呵,这才是重点吧?”

    “有人又惦记茶儿了?”沈昊林给沈茶重新添了茶水,顺手把宋珏杯子里的也给倒了,换了一杯热的递了过去。“而?#19968;古?#21040;太后娘娘跟前说嘴去了?都说什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呗,还能有什么?”宋珏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让你们护送完颜喜入京,就是想要让这些人看看,别惦记那些不该惦记的人,?#34892;?#20107;想想就行了,不用摆在台面上。”

    “恐怕不止这些吧?还说了更难听的话。”沈昊林冷笑了一声,“茶儿和小菁在临潢府逗留一个多月,他们可没少在背后捅刀?#24433;桑俊?br />
    “可不是,自从小茶作为特使去了临潢府,京中就有人开始作妖了。说什么平时打仗就是女人领兵,现在出使他国,还是女人出面,简直丢了大夏文武的脸,太不像话了。”宋珏一摊手,“还有说我任人唯亲的,因为跟国公府、侯府的关?#24471;?#20999;,所以更偏心你们。还有更难听的,说国公府、侯府势大,有功高盖主之?#21360;!?br />
    宋珏的话音?#31456;洌?#23601;看到沈昊林、沈茶一起跪下了,他赶紧站起来去拉他们,却没有拉动。想要叫金?#21450;?#24537;,却发现他也跟着跪下了。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宋珏看着这三个跪得笔挺的人,不由得火大,在暖阁里快速的转了好几圈,怎么都压不下来这个火,要是那些背后嚼舌根儿的?#19968;?#35201;是出现在他面前,肯定会被撕碎的。

    看着跪在地上、面无表情的三个人,宋珏重重的叹了口气,也不管形象不形象的问题了,直接盘腿坐在他们的面前。

    “你们三个到底在干嘛?我?#28909;?#33021;当着你们的面把这话说出来,就没往心里去,我就是生气,生气这些人心不干净、嘴也不干净。”

    “陛下,您应该往心里去的。”沈昊林直直的看着宋珏,“他们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臣……”

    “臣什么臣!”

    “陛下!”

    “陛下什么陛下!”宋珏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腿,“我是?#24187;?#23383;吗?还是你们不知道我叫什么?平时叫的时候,不是很顺口的吗?”

    “小珏……”沈昊林叹了口气,“这是很严肃的问题,你……”

    ?#25226;?#32899;个屁!”宋珏实在受不了了,直接爆了粗口,“小林,小茶和小菁不知道,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咱们不是亲生胜似亲生,是生死之交!”

    “我知道,但是,你现在是?#23454;郟?#26159;……”

    “?#23454;?#24590;么了??#23454;?#23601;不?#24066;磧信?#21451;、?#34892;?#24351;姐妹了?非要跟他们似的,算计来、算计去的过一辈子吗?”宋珏伸出两只手,一手拉着沈昊林,一手拉着沈茶,把四只手叠在一起,“我不是那种别人说什么都相信的人,众口铄金是不假,但前提是,我很了解你们,甚至比你们自己都了解,他们那些话就是恶语伤人。我又不是傻子,也不是没脑子,怎么会被他们的话牵着?#20146;?#36208;?”他看到沈昊林又想要说点什么,摇摇头,“小林,你好好想想,他们就是要挑唆我们不和。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是一体的,把我们给拆散了,他们可就得意了。”他放开沈昊林的手,扶住沈茶,“快起来吧,地上凉,时间久了对身体不好。你要是生病了,我会很内疚的。”

    沈茶和沈昊林对视一眼,顺着宋珏的力道起身,很规矩的向他行了礼。

    “你们啊,不要总想着什么伴君如伴虎这样的话,我又不是那种?#25165;?#26080;常的人,如果可能的话,我也不乐意背负这个孤家寡人的名头,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嘛。在别人想要拆散我们的时候,我们坚决不能上他们的当。就像我刚才说的,他们是别有目的的。”

    “?#28909;?#26159;流言,那么就有源头。”沈茶看看宋珏,“陛下可追查到了什么?”

    宋珏点点头,伸出三根?#31181;浮?br />
    “三个源头吗?”沈茶一皱眉,“这也太多了,是谁又惦记上你的椅子了吗?”

    “呵,如果有?#35828;?#35760;这个就好了,我也可以解脱了,?#19978;?#22825;不遂人?#31119;?#25105;也是没有办法的。”宋珏一摊手,“我的意思是三天查清楚的。”

    “哦?”沈茶看他朝着自己挤眉弄眼,“和我猜测的一样?”

    “没错!”宋珏打了个响?#31119;?#23601;是有预谋的,所以,倭国、金国,一个都不能留!”
31选7开奖结果
360北京快乐8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2019双色球和值走势图 篮球混合过关规则 福利彩票走势图 大乐透投注技巧视频 jj斗地主官网下载 山西11选5如何中奖 七球斯诺克如何摆球 22选5历史走势 湖南幸运赛车快车几号 p3试机号金码今天晚上 今天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 秒速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围棋国技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