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地府戀愛指南 > 第二十三章 吵架
    “玉葉,此番你的任務進展得極好,連我都被你驚到了。燃 文小說   w?w?w?.?r?a?n?w?e?n?a`c?o?m?”

    司祭大人熟悉的聲音在我腦海中炸起。

    我一睜眼,發現自己已然以魂魄的形式漂浮在空中,司祭大人一身黑袍拿著一把黑傘站在我旁邊。

    司祭大人笑瞇瞇看著我,表情甚是滿意,又將視線轉到下方。

    我順著司祭大人的視線俯視過去,地上是我“昏厥”的肉身,吳戈有些亂方寸的呼喚我,試圖將我喚醒。

    我皺起眉頭,“司祭大人,您這是一直在偷窺么?”

    司祭大人一傘柄朝我腦袋敲過來,“沒大沒小。”

    地上吳戈越來越焦急,司祭大人越看越滿意,“我才剛來一會兒,就見你們下了馬車開始閑談,那吳戈的神色與公主的臉色都不大對。好啊,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這才短短兩個月不到,吳戈對你的態度已然大為軟化,想來是已經對你動心了,接下來…”

    我一直盯著下面二人會對“我”做什么,不自覺催促,“司祭大人您快些說吧,再不醒,吳戈就要掐我人中了。”

    梅公主在最開始的愕然與慌亂之后,便是神色復雜地盯著一門心思撲在喚醒我的吳戈的身上,從我這個角度看去一覽無余,倒是有意思。

    司祭大人道,“我長話短說,下一步,你要讓公主親手殺了他。”

    我卻一愣,雖然這個任務之前司祭大人就跟我講過,此番不過是再重復一次,卻仍然讓我有些難受。

    “大人,能否屬下易容成公主的樣子去殺他?”讓梅公主殺還不如我親自動手來得容易。

    司祭大人橫我一眼,“收起你的善心,地府的規矩你知道,都作古這些年成了鬼差,還看不破一世生死么?不過是一世輪回的事情,讓公主殺他為的是斷了他與公主的情緣,你去殺算什么?”

    “我相信你的能力,先回去吧。我再去看看三殿下的情形。”

    “三殿下?那家伙他”

    我還未來得及吐槽,司祭大人在我后背輕輕一推,我反應不及便失去重心,迅速從空中下墜。

    再一次驚醒,面對的是吳戈關切的眼神。

    看似只是墜落的一小會,實則我已經昏迷了足足半個時辰。

    “阿爻,你終于醒了,可還有不舒服的地方?”吳戈大為欣慰,連忙拿了水囊遞到我的嘴邊,看似是要喂我。

    梅公主也在一旁,我一個激靈,連忙撐著身子用手接過水囊,“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好,自己來。”

    如今這情形,這關系,更復雜了。

    給自己灌了一大口水,我思緒才徹底回到現實。

    吳戈悉心照料我時,梅公主的臉色很不好,這是我之前就看到的。如今見我醒來,梅公主將情緒掩藏得很好,那股復雜情緒依然能被我察覺出來。

    我很尷尬地對吳戈說,“方才是個意外,興許是前兩日沒睡好才暈了一會,我沒事的。吳將軍,之前公主險些喪命,你還是多照應梅公主。”

    吳戈卻搖搖頭,“無妨,我們再歇半個時辰,你二人身體都不好,等找到城鎮尋個大夫看看。”

    說完我就瞧見,梅公主神情已經再也掩飾不住,咬了下唇。

    吳戈卻未瞧見。

    我急道,“如今一路逃亡,尋什么城鎮看什么大夫?趕路要緊,不論如何先離了秦陽,一切好說。再說了,我本身就是醫女,若是不舒服,自己給自己弄些草藥就行了,將軍真的不必擔心。我能撐到北大漠。”

    吳戈皺著眉道,“我知道你要強,總喜歡自己一人硬撐。”

    “放心吧,我不會連累你和公主的。”

    一直安靜在一旁的梅公主忽然開口,哀聲,“阿爻姑娘何出此言?我這一路逃出宮來都是倚杖你們,說到底是我連累了你們,要因我亡命天涯

    說著眼圈已然紅了,盈盈淚涌,“不如我走了才好!”

    梅公主掙扎著起身便向外跑。

    吳戈總算慌了起來,顧不上我這邊,連忙起身去追。

    我安坐不動,冷眼旁觀。

    梅公主本就虛弱,跑了不出數十步便崴了腳,摔在地上,很快追上的吳戈一把扶起她,卻被推開。

    再一幕,便是二人緊緊抱在一起。

    梅公主哭得梨花帶雨,吳戈輕撫著她后背安慰,在溫言絮絮說著什么。

    我沒有豎起耳朵去聽。

    不聽我也明白,梅公主這是吃醋了。

    設身處地我也很能理解她,自己心愛的男人好不容易將自己救出魔窟,卻一路與另一個女人卿卿我我,不醋才是有鬼了。哪怕另外一個女人救了他們的命。

    情之一字,本身就是不講道理的東西。

    看著兩人相擁的畫面,我不由感嘆。

    多好的一對璧人啊。

    自己這棒打鴛鴦的惡鬼,真是難當。

    下一次不論如何也不要接這種任務了。

    之前與吳戈同行時倒沒覺得,如今親眼見到他二人情濃,再硬生生攪和其中,真使我難受得緊。

    司祭大人派的這是什么缺德任務!

    日后還得讓他二人相愛相殺,一想到這里我便頭疼得不行。

    一炷香時間,和好以后的二人重新回來,簡單收拾了一下就重新回到馬車上趕路。依舊是吳戈在趕車,我與梅公主在車內。

    梅公主的臉色好看了許多,車內的氛圍卻很安靜,我與梅公主彼此沉默著。

    為了避免尷尬,我干脆閉目腦中默念金剛經,就當是給自己補補這次任務損掉的陰德了。

    默念到第三遍時,梅公主打破了馬車內的沉默。

    “阿爻姑娘,你若喜歡吳戈,我愿意成全你們。等我們擺脫追兵到了北大漠,我便離開。”

    梅公主聲音輕輕的,眼神卻不再哀切傷感,反倒平靜起來。

    我睜開眼,十分不解看著她,一時沒有回話。

    方才還與吳戈緊緊擁抱在一起一副海誓山盟的樣子,現在卻對我說這些。

    那他二人究竟是和好了還是沒有?

    我有些弄不明白了。

    想了很久,我才回了一句,“公主說笑了,我不過一鄉野女子,有幸被將軍搭救,這才隨他一路來了秦陽,沒有旁的意思。吳將軍對公主情深意重,自然也不會令做他想。公主還是好好休息調養,莫胡思亂想了。”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