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都市小說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808章 凝空定時
    ‘混沌古脈’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修行資源了,因為它‘多’,在地底地核下面,到處都是沉淀了不知多少億億年的‘混沌古脈’。燃文小說?   w w?w?.?r?a?n?w?e?na `com

    不過想要提煉‘古脈能量’卻不是件容易的事。

    流云峰擁有‘半造化天器’,對于粉碎‘混沌古脈’算是極強大的利器了,所以流云峰粉碎下來的古脈石塊都堆進了‘混沌秘庫’,每個月會向各個‘巒頭’拔下古脈晶塊。

    另外,各個巒頭自山也有古脈,但在提煉粉碎方面就差太遠了,沒有**器切割古脈,全憑法陣消磨,產量又或速度都不用說了,產量少的可憐,速度也如蝸牛。

    這也是每月峰庫會給各巒頭拔下資源的主要原因。

    各巒頭的修資秘庫一般都由巒主的心腹來掌握分發,比如這個月丹房要多少,器房要多少,大致都有一個定額的,丹房要古脈晶塊是煉制丹散,器房要古脈晶塊是把它當做燃劑煉制法器,各有各的消耗,但是消耗了資源就要拿出‘成品’來,虧空的話那就有問題了,不是貪沒入了私囊就是浪費,肯定要有個出處的。

    方說對煉丹有些心得,倒是叫靳飛雪有了想法。

    她是法器司的司主,其它司各有司主,但她兼著主持日常殿務的大權,又能管到各司頭上,而各司都有一些貓膩的東西隱藏著,水至清無魚嘛。

    誰當上了‘司主’也不是那么清白,一手掌握著一司的資源,不先把自己囊袋塞滿的也不是沒有,但不多。

    讓靳飛雪說,不叫一心為公,但你至少把大頭擺在明面上,三兩成‘消耗’能說過去,除去真正的消耗,做為司主貪沒一成的修資也不是多大的事。

    但是‘丹散司’這邊一直就存在著問題,什么問題呢,就是每月拔付的古脈晶塊,應出300丹,卻只能出一半,甚至連一半都沒有,司主一天抱怨煉丹爐或煉丹師不行,反正每個月交不夠‘數’,但他每個月有借口。

    而冰靈仙呢,對‘丹散司’這個司主也沒怎么過問,因為他也是‘惠師’的弟子之一,而且是出自青霄星大世族‘惠氏’一族的,說是惠師的族親也是可以的。

    他當上這‘司主’也是靠關系,論修為境界還沒有達到‘入室’巔峰,按理說是不能當司主的。

    靳飛雪很看不慣貪小便宜的主兒,格局太小,成不了大器的,光是貪也就罷了,還苛扣下面人的‘資薪’,丹房那邊已經怨聲載道,但也沒人出來主持個公道。

    私下里,靳飛雪也和冰靈仙說過這個情況,但是冰靈仙明顯顧不上這些小事,她說‘這人是流云師姐安排過來的,本來在‘峰上’就瞎折騰,結果給咱們塞過來了,不過師姐說了,多給咱們冰靈巒拔一成古脈資源,也等于把他私貪的那些給補了,上面,就是在縱容他……’

    “這種人哪都不缺,倒不用和他較真兒,你要真瞅他不順眼,挖個坑把他‘扔’進去就是了唄……”

    “呃,挖個坑扔進去?怎么個意思?”

    靳飛雪心中一動,看方這貨也不是‘好’人啊。

    “還能是什么意思啊?老頂,弄死唄!”

    他倒說的輕巧。

    靳飛雪一抬手在他腦門上敲了一下,嗔目道:“你這腦袋瓜子想什么呢?弄死?那么好弄,我早把他弄死了好不好?畢竟還有同門師誼嘛,你出的什么餿主意?”

    方自然能聽出靳飛雪話里的‘言不由衷’,什么師門之誼?怕是你很想弄死他吧?

    “老頂,你的意思我明白的嘛,就是因為有師門之誼才挖坑的啊,弄是沒有,直接恁死不就完了?”

    靳飛雪怒目而視,伸手就拎了方耳朵,這個動作很是人性化啊,方很久沒嘗過這種‘滋味’了呢。

    “胡說八道什么?信不信我宰了你先?”

    靳飛雪的目光往‘外’瞅了下,然后又朝方打了個眼色,意思是跟我進里面去。

    ---

    做為冰靈巒頭的第一司主,靳飛雪也有自己的老窩,在法器司這處小山巒上,有一幢造型奇偉的寒殿。

    為什么叫‘寒殿’呢?

    因為是‘冰屬性’的,彌漫的冰冷寒息令人如置冰窟一般,它就是這小山巒上的一道奇景,卻又與蒼翠的周邊環境格格不入,可越是如此,越顯得它特別。

    這座寒殿就是靳飛雪的‘禁地’,一般人是不會被她請進來的,這么多年來,方是第一個進來的吧。

    其實這座古殿是靳飛雪的本命法器‘太虛冰宮’,是上古一個宗派‘太虛冰宗’的鎮宗法寶,是‘王品’;

    因為擁有王品‘混沌法器’,靳飛雪才坐穩了冰靈巒第一司主的權位,這只是其中原因之一,另外就是她與冰靈仙的師姊妹關系很深,二人親如姊妹一般。

    王品混沌法器‘太虛冰宮’是護御型的強**寶,它的至秘屬性在一個‘鎮’字,它有另一個名字,叫‘鎮魂冰獄’,一但誰被吞噬進這個法寶中,就休息生還,可以說是九死一生的大困局。

    除非你有能力撕裂‘王品混沌法器’的本源法則。

    而王品級的混沌法器,在這個世界基本就是頂級的**器了,就算是最強大的‘準子’們也奈何它不得。

    法器就是法器,根本不是修行者堪比的強大。

    ---

    方何等銳利目光,只一眼就看出了這‘宮殿’的不俗,換過是一般人都不能一眼瞧出有什么異樣,只會認為這宮殿如此的奇絕,居然秘蘊著極強盛的寒冰元息。

    如此冰寒之殿,修為稍差一點的都不敢進入。

    極寒的元息形成了宮殿的護御屏障,還未到了宮殿前就能感受到那住要被凍僵凍木的恐怖之寒。

    “敢不敢進去啊?”

    靳飛雪多少有一些得意,瞟了眼方問他。

    “呵呵,老頂,這也算是一件好東西了……”

    “呃,你竟能看出我這宮殿的玄奇?”

    “那是,門下我又不是廢物,不光會煉丹,還會煉器呢,這宮殿秘蘊極寒元息品質很高,應該是件王品。”

    這一下輪到靳飛雪吃驚了。

    “你真的認得?”

    “好啦,老頂,這又不是多好的東西……呃!”

    又被拎了耳朵。

    方不由苦笑,‘老頂’怎么有這個毛病啊?

    不過我喜歡被女人拎著耳朵,有種打q罵俏的感腳。

    嗯,這感腳,有夠j骨頭的啊!

    “什么?王品都不算什么好東西?你有什么好東西啊?倒是給我拿出來瞅瞅?拿不出來今兒活剝了你。”

    “呃,老頂,我吹個牛嘛,你別生氣,我們說正事,說挖坑那個事,我就覺著恁死了那個人,能讓你心里舒坦是不是啊?”

    “簡直是胡說八道,我厭惡那人有寫在臉上嗎?”

    “那倒沒有,不過‘寫’在心里,我看見了……”

    “哼。”

    靳飛雪嬌哼了一聲,卻也等于默認了。

    算你小子聰明。

    “那說說看,這坑要怎么挖?”

    “好挖啊,照老頂的話說,那人就是一貪貨,但凡拿見到點好的東西他就會動貪那種吧?”

    “呃,你的意思是要針對他的弱點設個套兒?”

    “這叫坑兒,老頂,套兒多俗啊?坑兒,”

    “嗯,坑兒,弄坑得有好東西啊,我們拿什么來誘他入坑呢?你不會叫老頂我以‘身’相y吧你……”

    靳飛雪感覺和這個家伙沒相處兩天,就超越了許多很多年的師兄弟姊妹了,這也說不清是個什么感受,總之就是莫名其妙的信任他,真奇怪了啊。

    “老頂,你與他認識久了吧?還不知道他是什么脾性啊?什么東西最吸引他,咱們就弄什么東西唄。”

    “滾,說的全是屁話,他好喜歡小造化丹,你倒是拿出來啊?你有嗎你?”

    靳飛雪就想飛起一腳將這家伙踹飛掉。

    冰宮禁制似乎在方他們邁入來時就消了,極寒冰冷元息沒有了,就這樣,他們入了雪色的冰宮大殿。

    “你知道這是我的法器,還敢跟著入來?”

    “我是老頂的人嘛,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還怕什么呀?老頂你要宰我,還用把我弄到這來宰啊?”

    “哼,”

    靳飛雪飛形驀動,下一刻就坐到了殿中上首座里。

    “之前,你說你會煉丹,是不是和一般煉丹士不一樣啊?要說我也會呢,但普通的手法也就不要提了,而煉制丹或器最主要是得有煉鼎,手法什么都是個屁。”

    “老頂言之有理啊。”

    方也在下首的座位上坐了,還習慣性的蹺二郎腿。他抖展了身上法袍,又道:“小造化丹也不是煉不出來,只是我還沒有見過小造化丹呢,老頂你也看出來了,我不是你們這塊兒的‘人’,所以勿要少見多怪啊。”

    “哼哼,你倒是‘老實’,那說說看,你哪的人?”

    “我哪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老頂你一條心,我現在是老頂的人,有你罩我,我就能混哦,對不?”

    “你拿我當擋箭牌了啊?你不怕我‘賣’了你?”

    “怕也不管用的,可如果我對老頂你有很大的作用,你還怎么舍得賣了我啊?對不對?”

    “你有個屁的作用,就會吹牛皮……”

    “也不是啦,老頂,我們言歸正轉,就你說的這個小造化丹,你有沒有?拿給我過過目……”

    “小瞧我是吧?哼。”

    靳飛雪翻了個大白眼,一抖手雪光一閃,飛向方。

    下一刻,方手里就多了一枚雪色銀丹,這丹的丹氣彌漫滿殿,有一股直透人心肺五臟甚至骨骸深處的強大效用,頓時就覺神清氣爽了許多。

    方捏著這大豆大小的丹丸,神念籠罩下去。

    同時,他開啟了混沌之眼,無形無跡的混沌神光直透丹丸的內部,然后就見他拇指與食中二指捏著一搓,那丹就砰一聲爆碎,銀色碎屑如雨星一般四濺。

    方卻吐氣開聲,“法網時光,封天遮地,虛空不虛,無漏無散,我主一切時間虛空,定!”

    隨著他的聲音,飛濺的丹屑碎星漫空‘定’住。

    這一刻,時間好象都不能流淌了。

    方,終于讓靳飛雪看到了他驚神泣鬼的大手段。

    “時間法則,凝而不散,定住了一片虛空?啊!”

    靳飛雪還是有見識的,驚駭的她站了起來。

    她雖是九階混沌大帝境中期的強者,是青霄宗的入室弟子,但就她本身而言,也沒有把‘時間法則’參悟到這種高度啊,這是傳說中的‘凝空定時’吧?

    天吶,凝空定時。
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