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 > 第二章 报道
    艾辉背着破旧的行李包,脸色阴沉地站在人群之间,他的心情糟糕透顶。刚才他摸出钱袋打开,里面的钱不翼而飞,只剩下一堆石头。

    该死的胖子,还是对自己下了手!

    他心中誓,日后回到旧土,再见到这家伙一定要吊起来打。

    呆片刻,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心中祈祷五行天真的像胖子说的那样包食宿。如果不是,那自己就……只能揍胖子的时候更用力一点。

    暂时把钱的事情抛之脑后,他的注意力放在眼前。

    离报到的时间尚早,但感应场大门外已经围满了学员。他们神情兴奋地彼此打招呼,三五成群的热烈讨论打听着。

    在安静、肃杀、危机四伏的蛮荒呆了三年,眼前这般闹哄哄的场面,艾辉非常不习惯。在蛮荒只要有东西接近他周围五米的范围,他就会心生警惕,这已经成为他的本能。

    可是现在……他周围五米内挤了十四人。

    他不安地调整身体,但没有任何用处。他只能极力克制自己逃跑和出手把十四个目标干掉的冲动,在蛮荒,一旦有?#24187;?#29983;物接近他,只会这两种选择。

    好吧,又是“在蛮荒”……

    还没有进入感应场,艾辉便已经察觉到自己和周围的格格不入。他深吸一口气,强自平息心中的悸动,他知道这是自己必须克服的心理?#20064;?br />
    稍后,他硬着头皮,向感应场大门挤过去。

    挤过?#24444;?#33324;的人群,浑身汗毛直竖的艾辉衣衫凌?#36965;?#20182;喘着粗气,短短五十米,他觉得比走五十公里?#23478;?#32047;得多。

    来到感应场门前的艾辉,抬头望向高耸的大门。

    感应场的大门高?#21097;?#30446;测大概有六十多米高,由一块块不规则的铁板拼接而成,拼接的手艺很粗糙,看上去就像打满补丁的大破布。大门锈迹斑斑,到处可见伤痕累累。

    铁门前的石板,一条宽?#21450;?#31859;的深沟?#25163;?#22914;划,岁月的侵蚀让它变得棱角圆润,?#30340;?#26377;半洼积水。

    艾?#38405;?#40664;注视着小水沟。

    在五行天,这条小水沟无人不知。艾辉知道它,则是因为它和剑修有关。

    它被称为“最终防线”。

    在被蛮荒入侵最黑暗的岁月,这条不过半米宽两百米长的浅沟,就是那场存亡之战的最后防线。

    历史上最后一位有名?#34892;?#30340;剑修,燃烧生命挥出的最璀璨一剑,击杀敌酋,刻下这条最终防线。受到激励的人类顽强抵抗,坚持到五行天开启。

    伤痕累累的大铁门,是当时从战场上拖回来的废品拼成。感应场建立在?#35828;兀?#23601;是五行天的初代开创者希望后辈们不要忘了那段岁月,不要忘记五行天建立的初衷。

    容颜和硝烟在岁月中消散,缅怀和传说却代代相传。

    感应场在五行天地位然,想必也和此有关。

    艾辉对最终防线的了解,源自他在剑修道场整理的剑典。

    几乎所有提到这条防线的剑典对这一剑极尽赞誉。譬如分隔人类生死的一剑,譬如分隔两个时代的一剑等等。在那些缅怀剑修的人心?#26657;?#37027;一剑宣告了修真时代?#27807;?#32467;束,五行天时代开启。

    这些和艾辉没有什么关系,他整理过的剑典很多,但是从来没有复兴剑修之类的愚蠢想法。

    嗯,?#20064;?#23601;是这样愚蠢,所以生意败光,欠了一屁?#28903;?#36830;命都没了。不过能见到剑典中提到过很多次的遗迹,艾辉还是觉得感觉不错。除了因此想到?#20064;澹崛?#20182;有点微微感伤。

    他很快恢复如常,蛮荒三年的磨砺,见惯生死,他越来越少为这些随风消散的往事感伤。活着的人要努力活着,死去的人都会安息。

    ?#25226;?#23436;遗迹,他迅从人群中退了出来,一直?#35828;?#20154;群的最外围,无处不在的悸动消失,他长松一口气。

    忽然,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艾辉的脸色倏地沉下来。

    一个箭步上前,闪电般抬腿当胸重踹。

    “砰!”

    肥硕的身影横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没等胖子爬起来,一只脚踩在胖子的脸上,艾辉语气低沉:“钱交出来。”

    胖子眼睛不眨一下:“没了!”

    “谁的钱没了?#20426;?#33050;上的力量迅增加,艾辉语气中的危险也在?#26412;?#22686;加。

    “都没了。”胖子语飞快:“我的钱寄回家了。”

    “我的钱。”艾辉语气依然平静,但是再迟钝的人也能听到平静湖面下的怒火,就像激荡的熔岩。

    “买了这个名额。”胖子一脸光棍:“没办法,过了申请期,只能花钱买,我可是走了不少门路,你钱也?#36879;?#22909;够。你要对我好一点,欠债的都是大爷没听过?我要死了,钱就打水漂了……”

    脚下的胖子在滔滔不绝,艾辉的怒火突然消失,面无表情地砰砰砰狠狠?#29123;?#33050;。

    周围人嫌恶地收回目光,胖子身上又是灰又是泥的,艾辉身上的衣服只能算得上干净,但是洗得白。手上提着的行李袋也是同样的白,看上去寒酸得很。

    胖子带着满脸脚印从地上爬起来,浑?#24187;?#26377;半点内疚和不好意思。

    两个人找了个远离人群的地方坐下来。胖子不知从哪摸出一块麦?#21051;牽?#20002;进嘴里嘎嘣嘎嘣咬起来,他不停四下张望,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20426;?#32982;子不解地看了一眼艾辉:“感应场啊!进了感应场,咱们就不?#24378;?#21147;了!再过个十年,就可以把全家接到五行天。?#24378;?#23601;是鲤鱼跃龙门啊,你知道旧土有多少人想要一个名额?#20426;?br />
    艾辉懒得理他,随?#25191;?#30707;砖缝里拱出的一堆?#23433;?#20013;?#35835;?#19968;根,嚼在嘴里:“你是哪一元?#20426;?br />
    “火元!”胖子嘿然,绿豆大的眼睛眯起来:“我以前都不知道我的体质居然这么好……”

    胖子忽然意识到?#25307;?#35828;漏嘴,硬生生刹住。

    艾辉转过头,一脸狐疑:“体质好?#20426;?br />
    五行天感应场的规定很死。五行天内不分男女,不分贵贱,只要到了年龄,就必须进入感应场学习。而对于旧土民众,只要通过体质检测,都可以进入感应场。

    胖子脸不红心不跳:“是啊,差一点就过线了,比你天赋好得多吧。要不然,想花钱都没办法花,感应场的规矩那么?#24076;?#38376;路哪那么?#31859;摺!?br />
    嗯,打死也不能让艾辉知道自己是体?#34432;?#26631;才得到名额的,要不然,钱就昧不下来。胖子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神情自若不露半点破绽。

    艾辉?#35835;?#19968;声,收回目光,他的体质很一般,离标线差很多。

    “?#19978;?#21681;俩属性不一样。”胖子?#34892;?#36951;憾,他的体质是火之元,艾辉的属性是金之元,这意味着两人会被分到不同的?#21360;?br />
    艾辉心中也觉得有点遗憾,他和胖子配合默契,彼此信任无间,?#28909;?#33021;在一个队,他还能多照应一下胖子。

    知道艾辉在想什么,胖子嘿然道:“放心,再怎么也是混过蛮荒的老鸟,还能被那帮小屁孩欺负?#20426;?br />
    就在此时,一朵通红的云朵,从远处天空飘来,缓缓降落在地面,引一阵骚动。一名衣着华贵的英俊少年从上面下来,许多少女惊呼“好帅”之类。

    “非富即贵啊!”胖子目光立即被吸引,语气充满羡艳:“这火浮云的品?#25910;?#27809;话说!鲜艳通红,?#36745;又省?#20320;看,云朵的形状是不是像火焰?#25239;?#20054;,极品火浮云啊。这小子的来头肯定很大,?#19968;崛?#25265;抱大腿!”

    嘴里的青草嚼成渣,艾辉忽然有点怀念蛮荒,起码那里到处有铁脊藤。那玩意不光甜,而且韧得很,嚼半天都还有弹性。他?#27785;?#19968;眼火浮云便收回目光,醒目耀眼而?#19968;?#24930;吞吞,在蛮荒肯定是最好的猎物。

    这朵火浮云就像一个信号,紧随其后,不断有各种奇怪的飞行物从四面八方飞来,降落在感应场门前的广场上。

    胖子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亢奋无比,嘴里噼里啪啦说一堆艾辉从来没有听过的名词。他的眼睛毒得很,不光认识这些飞行物,许多还能报出价格。

    听?#25490;?#23376;的聒噪,艾辉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扫过人群。在蛮荒很难看到如此稚嫩的脸庞,蛮荒的每个人都像是野兽,凶悍、机敏、危险。

    而这里的少年,稚嫩的脸庞透着特有的阳光和朝气,他们兴奋的眸子里写满对未来?#20320;?#25004;。男孩们殷勤地围在女孩身边说笑着,他们表现出风?#32676;?#24189;默,想方设法吸引女孩的注意。女孩们的脸?#19979;?#20986;羞涩腼腆的红?#21361;?#20687;早晨阳光染过的朝?#36857;?#22905;们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娇艳得就像花儿一样。

    ?#23433;?#30340;青涩在嘴里弥漫,艾辉有点恍惚,又有点羡慕。

    羡慕在他的眼中一闪而逝,他的眸子恢复如初,淡漠而平静。想想?#20064;澹?#24819;想三年来倒在蛮荒荒野丛?#31181;校?#21270;作森森白骨的苦力们,自己已经足够?#20197;恕?br />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活着就是最大的?#20197;恕?br />
    耳边胖子的聒噪,此时也变得?#25199;?#35768;多。

    高耸的大门缓缓打开,艾辉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站起来,桀骜的脸庞透着坚定。他知道,大门后是一条崭新的路,他以前从来不曾想象的道路。

    那条路的远方是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是像三年前走入蛮荒一样,迈开步伐,头也不回对胖子说:“走吧。”
31选7开奖结果
五分彩窍门 棒球帽批发 极速飞艇稳赢 体彩6加1玩法 上海快三开售和结束时间 26选5一定要五个都中了才有奖吗 电子游戏的利弊辩论 贵州11选5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中国福彩网3d走势图 三肖中特公式规律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结果 8b体育足球比分 2019年百科 克里斯丁欢乐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