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黑道学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凡破灭(上)
    坐在椅子上,我闭目沉思.我甚至有冲动立刻就派人杀进天门总部将老大和虎哥救出来,可是这样一来,不就等于告诉不凡我米九回来了么?老大,你想想办法啊!浩南见我半天没反应急到.

    你们先去休息吧,?#26790;?#33258;己静一静.不等他们二人回话,我伸手将他们撵出门.随后自己也走出了大厅,坐在门口的石阶上.

    海州的星星还是那么明亮,不知不觉的,从海州到南吴已经过去了一年半时间了.在这一年半时间里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夏宇,这不像你.不知什么时候,白骨坐在?#23435;?#30340;身旁.

    我摇头:那是我老大,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的老爸,现在他被抓了,我一点办法也没有.空有几千几万个小弟又有什么用?

    白骨阴恻恻的说:?#34892;?#26102;候钱远远比小弟更管用.

    我别过头,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白骨说:你的事情我刚才询问过浩男,他都告诉我了.既然那些原本天门的人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老大,我们为什么不再?#20204;?#21435;?#31456;?#20182;们,让他们和不凡做对?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价钱,只要我们开价够高,你还怕他们不来么?白骨微笑着.

    ?#20204;章?#20182;们?#26885;?#20303;嘴巴,苦思着.

    白骨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如果你认为这个办法不行,今晚你让浩南带路.我带着兄弟把你想找的那个人给救出来.

    不行,太冒险了!这次过来的都是患难与共地好兄弟,不能让他们冒这个险!给我些时间,?#26790;以?#24819;想.

    好,你想吧!我先回去了.白骨转身离开,在进门前说了句话:别忘了,老大还在那里受苦,年轻人能挨个几天.但是,一个岁数奔五十的人,他还能经得起折腾么?

    白骨的一句话点醒了浑浑噩噩的我,当?#27425;页?#36827;了大厅.一票小弟正在吃忽.我一眼扫过去.眉头越皱越紧,他们哪有一个象样的,能演老大嘛?王海见到我的表情,来到我身边.问:宇,怎么了?

    海哥,帮?#20197;?#36947;上散播消息,就说有野狗要来抢食.

    野狗来抢食,这是海州黑话,意思就是有一批不知从哪来的势力要入驻海州.

    宇哥.这样办妥当么?王海面露难色,我知道他在担心我的人手问题.

    没关?#25285;?#20320;今天就去散播谣言吧,其它事情交给我.说完,?#39029;?#36215;桌上地半?#31185;?#37202;回房了.

    在房间里,我给小本打了个电话,这家伙自从在日本回来之后就一直跟在佐威的屁股后面转悠,好象要转行进入娱乐业.

    老板,有什么吩咐?小本的声音传来.

    明天.去公司挑一百个精明能干的小弟来海州.必须是在南吴土生土长地小弟.

    啊?这么急?

    到了海州给我电话,我希望在明天?#31456;?#20043;前见到你.说完,我就挂断?#35828;?#35805;.

    之所以找小本来海州,是因为他?#21335;?#35980;,如?#35828;?#29484;琐不堪如?#35828;?#24179;凡.扔在大马路上立刻就会被人群淹没.不凡,人中龙凤,肯定不会对他起戒心.还有一点,小本地心思和智商绝对在平常人之上,只有他才能帮我完成这套反间计.

    连夜,我又让唐功成将一亿?#30452;?#25171;进?#23435;?#30340;十张信用卡内,这些就是鱼饵了.

    如今的海州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不知道隐藏了多杀机,经过王海的扒波助澜,果然,天门公司的大哥们开始注意了.

    第二天的中午,小本就按煦地址找到?#23435;?那猥琐地样子摆在平时,我真的想冲上去捧他一顿,但现在见到他,我真想跟他来一个热烈的?#24403;?

    老板,?#23435;?#24102;来了,你看看.我一眼扫去,果然都是生面也,身体都结实的很.

    很好,海哥帮我为他们安排一下住所,我和本哥有话说.

    王海点点头,带着那一百号小弟下去了.

    听我说,你的任务就是

    当天,三豹,四小易带着那三十多名敢打敢杀的小弟,用了四个小时时间扫掉天门的十三个场子.他们都很听我的话,用的都是冷兵器,西?#31995;叮?#38081;棍,?#30423;?而警察那边我也打过了招呼,警车通常都会在三豹等人离开半个小时以后才到,光是这样,就让不凡损失了不少.

    在这?#21482;?#20081;地局面下,我想,不凡就算再有时间也不会支折磨我老大了吧?

    短短的三天时间,天门的场子愣是被三豹他们扫掉了一大半.不凡终于坐不住了,发出消息说是在‘流花饭庄’谈?#23567;?br />
    到于谈判的一切一切,小本比?#19968;?#35201;在行,我就隐藏在那百多?#35828;畝游?#26102;,一同进了流花饭庄。

    小本今天地打扮倒很象个大哥,戴了隐形眼睛,鼻梁上卡着黑?#25285;?#19968;身黑色西装,身边跟着白骨,灰熊这两个光看长相就能让人害怕的家伙。其他人清一色黑色衬衫,外披披风,头上都戴着帽子,这些都是为了掩护我而做的。

    流花饭庄今天格外的热闹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以前我跟老大在这里吃过饭,那时候这里还只是一个小小?#30446;?#39184;店,没到几年没来就扩张成了这种规模。

    我们这一群人涌进去的时候,那场面简直是?#27785;椅?#27604;,回头率达到百分之三百。

    二楼,约莫有五百多平方。旁边的酒桌全被撤下去了,只留下中间的一张台,台上放着两道青菜,和一?#31185;?#37202;,不凡正?#25170;?#20316;势地喝着。他身后站着十余人,有一半我是认识的。

    “你是什么东西虚像老大呢?”小本挥手脱掉西装,白骨立刻接过去,?#20197;?#33011;膊上。配合着他的身高。活?#28153;?#25104;了衣架。

    不凡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微微一笑:“兄弟,天门换老大已经换了好久,你不会不知道吧?”

    “什么?换老大?老刀疤呢?这个王?#35828;八?#21738;去了?还有那只老虎!操他们祖宗的。他们人呢?”小本开口便骂,老刀疤是老大之前的外号,很少有人知道。

    不凡微微皱眉,猫头鹰将脑袋低下去。在他耳边说了两句。

    不凡抬头笑到:“老刀疤跟您有什么关?#25285;?#36824;没请教……”

    小本,将?#27966;?#21040;桌上,脱掉皮鞋,抓?#24597;?#26159;泥巴的脚指头:“别请教了,道上人都叫老子本哥!叫老刀疤出来,五年前那?#25910;?#32769;子一定要跟他算清楚。”

    不凡厌恶?#21335;?#21518;挪动了一下:“本哥是吧。我叫不凡,天生不凡地不凡。今天的目的是想跟您好好谈谈,为什么平白无故砸?#23435;?#21313;几个场子,你当我天门是好欺负的么?”

    “哗啦!?#38381;?#22312;前面地十几人在小本的指示下抬起了藏在披风内的机枪,枪口直指不凡的鼻梁。

    守在外面地不凡小弟听到里面有动静,也‘呼啦’一声冲进来,不过他们的武哭就确实?#34892;?#31616;陋了,六七十人只有十几把手枪而已。

    站在我身后的三豹,四小易毫不畏惧的转身走上?#24052;?#19979;了披风每人身上都缠了十余根雷管。

    众小弟一陈唏嘘。向后退去。

    不凡猛的站起来,脸上抽搐?#24605;?#19979;,又坐了下去:“本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掏出真心来跟人谈判地。”

    小本挥手:?#23433;伲?#23569;他妈跟老子玩这?#20303;?#23567;子,?#39029;?#26469;混江湖的时候你还在你妈肚子里耍太极拳呢!让老刀疤他们出来受死!不然我跟你们天门没完!”

    不凡忽然笑到:“本哥,看样子,老刀疤跟你的仇还蛮深的嘛。”

    “废话!五年前要不是他,我能被逼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么!我的儿子才三岁啊!三岁啊!”说完,小本的眼中泛出泪光。

    灰熊面无表情的说:“老大,别伤心了,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

    妈的,就这种演技我顶多给他打三分,百分制!

    “如果是这样呢……本哥,老刀疤确实在我地手里,作为朋友我可以把他交给你,可是这些天?#27425;?#30340;损失……”不凡一字一顿的说。小本随意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27604;?#20102;过去:“一千万,算我赔偿给你的损失。?#20197;?#26469;打算跟老刀疤同归于尽,没想到你小子蹦出来了。先前都是误会,?#19968;?#20197;为天门仍然是这个老家伙做大哥呢。”

    “爬山虎,查一查。”不凡谨慎地将支票弟给了身后的爬山虎,爬山虎走到电脑旁,没几分种走了过来,冲着不凡点点头:?#29240;?#31080;没问题。”

    我紧张的?#34892;?#35828;不出话,生怕被人认出来。

    “哈哈,本哥果然是快人快语,狮子去把老刀疤,老虎带出来,就说他的老朋友来见他了。”

    小本大叫一声:“慢着!死的我可不要!”

    不凡不解:“为什么?”

    小本狰狞到:“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哦,呵呵,我满足你的要求!拿到了钱的不凡开心的倒了一标啤酒经小本,和小?#20061;?#20102;一杯。”

    “服务员,上菜!兄弟们都站累了吧,小心点,枪容易走火!”不凡指着我们手里的仓,摇晃着手指。

    ?#23433;伲?#30475;我这?#20999;裕?#36824;不他妈的?#21450;亞狗?#19979;!”小本叫嚷着。
31选7开奖结果
公式一尾中特 福建体彩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今天30选5开奖结果 湖南彩票网站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pc蛋蛋网 二分彩是正规的吗 湖北福彩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西快3历史开奖号码 酒吧梭哈 上海时时彩历史记录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试 泳坛夺金玩法 乐博彩票是不是真的 11选5拖胆拖投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