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黑道学生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扬名(下)
    胳膊上的血流的我心慌,大脑也?#34892;?#19981;听使唤,很明显这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我看过不少的电影,我心里明白,就按照我现在这种流血量,挺不过半个小时老子就要变成干尸了。

    我咬着牙,撞了撞身后的浩南:“浩南,你他妈的想办法冲出去,不然咱们三个人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浩南使劲摇头,说:“不可能!要死咱们一起死!妈的,九哥!咱们什么风浪没见过,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奶爸在旁气喘吁吁地说:“老大,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我跟浩南的命都是你救下来的,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兄弟俩?#33162;?#24895;意活了!”

    这话听着窝心,我苦笑一声,举起手中钢刀,一个箭步窜上前反手一刀,将一个小弟的胳膊整个?#35835;?#19979;去。

    惨叫声在这座废气?#22675;?#21378;中响起,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步,那个被我砍断手的小弟正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脸也在疯狂抽搐着。

    疯狗走上前,哼到:“小子,不管你以前混哪的,光是有这身魄力老子就很佩服你。白骨那小子狠不?在老子面前他?#33162;?#25954;放肆!你他妈的!给我上!把他们给我剁碎?#23435;?#29399;!”

    几十个男人抄着各种武器冲了上来,我们三人也杀红了眼。我心中的信念只有一个:“杀一个?#24908;猓?#26432;一双赚一个!”

    完全不要命的打法,在黑道里是经常见的。记得几年前跟老大出去砍人,那是四个小伙子,被老大的三十几?#23435;?#20102;起来。当时我拎起刀就要往前冲,是老大把我叫住的,他说:“小九,他们现在是在困兽斗!你不要上去,这种环境下,只能用人困死他们,把他们体力?#22675;狻?#36152;然上去很危险。”

    当时我不懂,硬是要往前冲,想给老大看看我的雄姿,结果当我的眼睛接触其中一个男子的眼神时,我竟然崩溃了,双手都不听使唤了。那还是属于?#35828;?#30524;睛么,瞳孔红的闪光,似乎要喷出火焰一般!幸好是蛇爷冲上前替我挡住了一刀,不然,最少我也会破相,蛇爷的轧纸刀都被硬生生的砍出一道裂痕啊。

    我没想到的是,在今天我也要做困兽之斗。

    奶爸闷哼一声,胸口被人用斧头狠狠地砸了一下子。

    “没事吧?”浩男紧张地看着他。

    奶爸摇摇头:“没,没事……”说罢苦笑到:“没想到老子今天要死在这儿!”

    “放屁!老子还没?#24066;?#20320;死呢!”我低声咆哮着。

    “夏宇!”一个女?#35828;?#22768;音把我从地狱的边?#36947;?#20102;上来,当时我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这是不是在拍电视剧?”

    “妈的!什么人!”疯狗大骂一声,往门外看去。

    密密麻麻几百人手里持着家伙,呼啸着冲了进来。二话不说,见人就砍!

    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那是黑鬼,小强,陈芸与佐威的声音。

    围在我身边的人退开了,我只感觉全身的疼痛使我用不上一点力气,就在我要摔倒的时候,黑鬼上前扶住?#23435;摇?br />
    “老大!”一百多人齐刷刷地看着我,整齐地叫道。

    “哈哈哈哈!”我现在只想大声笑出来,看着浩南和奶爸被人架出去,我狰狞着面孔说:“老子又活过来了。”

    陈芸取出药箱小心翼翼地包扎着我的伤口,她那全身贯注的表情使?#20197;?#19968;次沉醉了。我忽然想到奶爸刚才受了伤,我说:“快去看看奶爸!他们?#35828;?#27604;我?#29616;兀 ?br />
    陈芸骂到:“放屁!你看你的?#25104;?#37117;快成僵尸了!还说这些话!”说完,又温柔地说:“放心吧,那里有我的几个小弟会治疗的。”

    听到这句话,我安下心来,不知是哪个小弟搬来一张椅子?#26790;?#33298;服地坐在上面。

    我掏出已经被血打湿的烟,叼在嘴里,陈芸熟练地取出打火机给我点燃。

    “呼!”我冷冷地看着疯狗和雷军二人,胡乱地挥手到:“全都给我砍死。”

    黑鬼一听大吼一声:“妈的,听见没有!全都给我砍死!”

    身后的小弟一群一群地往上涌,工厂内由极静变成了极闹。惨叫声、求饶声、诅咒声在断断续续地响起。

    “宇哥,真没想到你是十三太保的老大!”佐威吊二郎当地看着我。

    “宇,我去替你报仇!”陈芸拎起她?#21069;?#19987;用的斩马刀就是往前冲,被我拦了下来:“你的伤刚好,不要去!”

    佐威色咪咪地看着陈芸,问我:“宇哥,这位是?”

    我没好气地说:“寡妇蛇,陈芸!”

    佐威?#25104;?#39588;然一变:“啊!你就是寡妇蛇?”

    陈芸哼到:“我知道你,大佐嘛。老凯?#22675;?#24052;狗。”

    佐威没了声响,将目光锁定在那群被砍的人身上。喝到:“给我上,宇哥吃肉,我们也分碗汤喝!雷公这个老不死的,儿子挂了,我看他还能嚣张多久!”佐威身后三十几人举起武器大吼一声,?#21483;?#20914;了上去。

    整个工厂内都是一片?#20804;?#26029;臂,血流成河这个词用在这里也恰到?#20040;Α?br />
    约莫过了二十?#31181;櫻?#25105;喊到:“好了,停手了。看看还有没有活人。”

    众人纷纷退却,地上躺着的全是人,有的已经气绝已久,还有的正在地上蜷曲着?#32610;易约?#30340;四肢。?#26790;?#24863;到震惊的是——疯狗和雷军竟然还站着。

    疯狗老泪纵横地看着?#32422;?#20960;个多年的好兄弟被分尸,身上有了几十道伤痕的他咆哮到:“说出你的名字!老子做鬼?#33162;?#25918;过你!”

    我起身,走到他们俩的面前,我冷笑着说:“我姓夏,单名一个宇字!出来混的应该早料到有这么一天了吧?你刚才说什么?#23380;?#39740;?#33162;?#25918;过我?你活着的时候我?#24908;攏?#20320;做了鬼我更不会害怕!你,就安心去吧!”我勾勾手指接过身边一个小弟递过来的长刀,狠狠地一下子送进了疯狗的胸膛。

    “?#36865;ǎ ?#30127;狗死了,雷军唯一的精神支柱也倒塌了,他颤抖着双腿看着我,目光中充满了恐惧与无助。

    我走上前,无奈地摇摇头,说:“没办法,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能后悔!当初你为什么不当个乖宝宝呢?”

    雷军还想说些什么,陈芸的斩马刀已经砍断了他的脖子。
31选7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1806062期开 北京11选5开奖走势 安徽25选5开奖查询 360双色球购彩大厅 香港特码开奖记录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天天选四中奖规则 深圳福彩中奖去哪领奖 pk10牛牛算法 七乐彩10个复式中5个多少钱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 五子棋ai算法 中彩票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 3d试机号千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