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黑道学生 > 正文 第十一章 离开
    天都酒店,0137号房。

    我躺在床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一套比较感?#35828;?#30005;视连续剧《仙剑》。

    卫生间里传来‘淅沥哗啦’的流水声,小雨点正在洗澡。

    时间已经不早了,经过刚才那件事,我实在不敢将小雨点再送回她的住所,怕再遇上什么意外。

    没一会儿,小雨点已经披着睡衣,散落着头发坐到我的身边。

    我现在才注意,小雨点已经再也不是几年前那个整天畏缩在墙角,话少的让?#23435;?#20250;她是哑巴的小女生了。

    小雨点穿上那件肥大的睡衣仍然无法遮掩住她那高?#23454;?#33016;部和迷?#35828;?#22823;腿。

    “哥,你要记得明天早上喊我啊!”小雨点轻轻拍打?#23435;?#30340;胳膊一下,睡在?#23435;?#30340;身边。

    我摇晃了脖子两下,发出了‘咯咯’?#22675;?#39612;震动声音,这时那该死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了:“谁淫荡啊你淫荡,谁淫荡啊还是你淫荡……”

    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是浩南,我接起电话。

    “九哥。”电话里浩南的声音很急促。

    “怎么了?”

    “不好了,那个男的死了,弟兄们都被警察扣住了,目击者太多,没法找人顶罪啊!”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要不是我眼尖,可能也被送进去了。”

    “你?#26085;?#20010;地方躲好,反正你没动手,就算抓到你也不怕。我先给老大打个电话。”说完,我挂掉了手机。

    这也真够邪门的,好久没有打架了,一打架就搞出了人命。

    小雨点抬起头问我:“哥,是不是刚才的事?”

    我摇摇头,这种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比较好。我脱下了上衣给老大打了个电话,站在阳台上老大的手机才接通,里面立刻传来老大的咆哮声:“他妈的,臭小子都几点了还吵老子睡觉!”

    我干?#29123;?#22768;,说:“老大,出事了。”

    一听‘出事了’这三个字,老大明显精神了,他问:“出什么事了?”

    “我?#27604;?#20102;。”我很平静地说。

    “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见!”老大?#34892;?#38663;惊。

    我说:“我?#27604;?#20102;。”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把事情经过告诉我!”估计老大已经跳下床了。

    我一五一十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大,老大那头沉默了半天,终于出声了:“你先躲好,我现在给刘队长打个电话,记住,不管是谁问你在哪都不要出声!妈的,女人,又是他妈的女人惹的祸!”

    老大挂断电话,我无奈的从阳台走进屋。小雨点还没睡呢,正精神奕奕的看着电视。

    我催促?#21073;骸?#23567;雨,快点睡觉去,怎么还看电视呢?明天你不是要上学么?”

    小雨点笑了笑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揽住我的脖子,狠狠亲?#23435;?#30340;脸一口,说:“哥,我都忘了,明天是星期六休息!哦不,不是明天,是今天!”

    果然,看了看时间,已经是00:12分了。

    我苦笑着栽倒在床上点燃一支香烟,重重抽了一口。

    手机再度响起,我接起来,是老大。

    “小九,事情搞大了,被你打死的那个男的是县里一个法院院长的侄儿。你现在马上收拾行李去南吴,我马上帮你办火车票。”

    “今天就要走?”我?#34892;?#24778;讶。

    “废话,再不走就晚了!他妈的,那个院长一听说自己的侄儿被人打死了立刻搞了几百名武警下来,听老大的没错,再晚点就?#24202;?#24613;了,刘队长就快顶不住了。”

    我默然点点头,深深看了一眼小雨点,竟然有一种难舍难分的感觉。

    我抱住小雨点,紧紧搂着她。

    小雨,以后自己保重,我先走了。”说完,我竟然感觉自己眼睛里冒出了?#26790;?#30340;泪水。

    ?#39029;?#21497;一口气,拽起衣服批在了肩膀上,勉强的对着小雨点笑了笑,其实我也知道自己笑的非常难看。

    小雨点呆了,她拉住我的手,说:“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没说话,甩掉她的手就出了门,大门关起的那一瞬间我似乎听见房内有一个女?#35828;目?#22768;。

    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我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午夜十分正是都市夜生活开始的时候,红?#26032;?#22899;在街上成双成对的在我身边经过。我心里在想:“自己的另外一半到底在哪?”

    进?#35828;?#22763;,那司机竟然还笑容满面的看着我,憨态可鞠地问我:“老板去哪?”

    我苦笑说:“去火车站。”

    就这样,的士‘嗖嗖嗖嗖’地开动了。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象,我心中顿时感觉到茫然。

    “再见?#23435;?#21487;爱的海州!再见了!”

    火车站内永远都有无数等待接受命运安排的人,而我也是其中一个。

    老大、虎哥、蛇爷三个?#35828;?#23681;数也都不小了,竟然风?#37202;推?#30340;赶到了火车站送我,从他们的表情我已经能看出来,他们还是舍不?#26790;?#36825;个‘小兔?#22871;印?br />
    “老大。”我发现自己的声音?#34892;?#21757;咽,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了。忽然我感觉自己的左脸被重重击了一拳,然后嘴里就感觉到甜甜的。

    老大怒火冲天的看着我,没说别的话,只说了两个字:“上车。”

    虎哥拍拍我的肩膀,从他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上面有很多个零。他说:“小九,别怕,男人从来都有做错事的时候。”

    我点点头,蛇爷叹了口气,从身后取出一个小包裹,说:“这里有你最爱吃的酱板鸭和乳鸽,路上匆忙衣服也没买上一件,里面有十几万现金,你带去吧。没事的,到了那边自然会有人帮你弄一张假的身份证,记住,你以后再也不叫九哥了。忘了这个名字!”

    等到火车‘轰隆隆’开起了,我才缓过神来,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上的车,脑子里一片混?#25671;?#30475;着虎哥在站台向我招手,我的眼泪终于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21834;?br />
    我就这样离开了海州市的,在离开的同时也背负着一个?#27604;?#29359;的称号。

    看着建筑物不断倒退,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31选7开奖结果
4399极速飞艇 福建体彩15选5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推荐号 港澳台平特论坛 足彩14场投注技巧 广东快乐10分预测 香港赛马会六合彩官方网站 辽宁35选7字谜 顶呱刮大七 11选5免费预测软件 彩经网大乐透走势图旧版 内蒙古2018年重点项目 时时彩骗局 重庆快乐10分钟玩法 大乐透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