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神 > 第二卷 天才扬名 第二百八十一章 信口开河
    一道轻啸从贺一鸣的口中发出,他的五行环大力的旋转了起来。

    庞大的真气?#28216;?#34892;环之内澎湃狂涌而出,朝着吉摩凡殊压制雨去。在面对这个老杀手的时候,贺一鸣再也不敢有丝毫的保留了。

    他一出手就是自己的压箱底绝技。五倍的强大力量增幅,在他晋升为?#35828;?#24005;峰的境界之后,在同阶高手之中,再也没有了什么力量能够与之抗衙了。

    果然,在感受到了那当头砸下来的巨大威压之后,就连吉摩凡殊的脸色都是一变,他的?#20174;?#30830;实如同贺一鸣所料,再也不象第一次见面之时,以同样强大的力量将贺一鸣的五行光华挡住,而是以一种相当诡异的身’法,在’瞬间就遁出了五行光芒的攻击范围之内。

    贺一鸣心中暗自佩服,这样的超阶高手,当然会有他们的保命绝活。所以贺一鸣'也?#28216;?#22882;望过能够一举?#35828;小?br />
    五行光芒如同长了眼晴'似的,紧随着黄泉老祖的身体追击而去,以神兵之光追踪敌?#35828;?#36895;度要比人体最快的极限速度快上一筹。但是黄泉老祖的这一套功法实在是怪异之极。哪怕是以贺一鸣的神念都无法持之锁定,就更不用说什么给他造成伤害了。

    豁然,正在滴溜溜乱转的黄泉老祖消失了,就这样消失在贺一鸣的前。

    徼微的一怔神,一股强大的危机感又一次的出现在他的心?#23567;?#36154;一鸣不假思索的将四肢和头颅一缩,在他的身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硕大的背心,将他的所?#26143;?#24178;?#21450;?#35065;了进来。

    他刚刚完成这个动作',背心上就传来了一道轻微的“叮……”的声响。随后,吉摩凡殊茇出了一道难以置信的怒哼声,瞬间遁出了十丈之外。

    五彩光芒重新来到了贺一鸣的身边,在他的身边筑起了一道光幕。

    头漓和四肢慢慢的从那大了一号的背心中钻了出来,贺一鸣脸色凝重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31354;摺?br />
    典人苗身法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和诡异了。

    上一次相见之时,黄泉老祖并没有施展这套身法,可是这一次当他有资格以平等-的身份站在了黄泉老祖的面前之时,这位老杀手就毫不犹豫的施展了白己最为强大的战技。

    ?#25239;?#20957;视着贺一鸣'身’上的玄龟壳,特别是在这件背心突然变得小一号似的紧贴在贺一鸣身上之后,吉摩凡殊的脸色终于变了。

    “神器?

    神器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能够0动调节神兵的大小,雨除了神器之外,再也没有什么神兵能够做到这一步了。

    贺一鸣嘿嘿一笑,他也?#21796;?#37322;,只是道:“黄泉老祖果然是神通广大,贺某就与你‘一对一’的公平一战吧。”

    他身上的气势顿时疯狂般的膨胀了起来,就连他的身体都似乎在这股气息是烘托7-长高了那么几分似的。

    而与此同时,在黄泉'老礼的身后。一股同样的气势亦是沸腾了起耒。这一投气势虽然并不是人类所发。但是在威能上却似乎并不逊色于贺一鸣分毫。

    吉摩凡殊'?#25239;?#19968;转,感'受着贺一鸣与白马雷电身上那庞大的气势,他的心终于有了一丝动摇。

    “贺一鸣,你已经是?#35828;?#24005;峰的九重天了,难道还想要以多为胜么。

    放声大笑了半响,贺一鸣的脸色微沉,冷然道,“黄泉老祖,昔日图腾一族的麒赠圣主大人游历天下之时,无论迎战什么高手,似乎都是人兽合一,这一点你应该知道吧。”

    吉摩凡殊怒哼一声',道,“那是图腾一族的规矩,难道你也是图腾一族么。

    贺一鸣摇了摇头,道:“贺某虽然并非图腾一族,但白马却是贺某的伴生圣兽。”他顿了顿,道:“今日我们就以图腾一族的规矩决战一场吧,你若是?#29615;环?#20063;戟一头圣兽出?#20174;?#20320;联手就是。”

    吉摩凡殊眼皮子一翻-,虽然他的涵养一直很好,但是在听到了贺一鸣的这番话之后,却依旧是差点儿怒骂出来。

    按?#32960;?#33150;一族的规矩决斗,这也太不公平了,至于让他去与找伴生圣兽,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

    一时之间,又要他到哪里去寻找一个能够与白马雷电?#29123;?#30340;顶尖丕兽。

    他怒哼一声,却知道今日之?#20081;?#32463;是无法善了。不过纵然是面对两位同阶高手,他也并未慌张,因为他对于自己的逃遁之术有着相当妁自信,别说是两位同阶,就算是人数再多一倍,他也有自信能够从他们的手'中安然逃走。

    “?#19978;В?#32769;夫的傀儡不在?#35828;亍?#21542;则与你们一战,尚不知鹿死谁手。

    吉摩凡殊遗憾的说道。

    贺一鸣眼眸中突地闪过了一?#31185;?#24322;的光芒,他豁?#24187;?#30333;了对方为何来?#35828;?#21407;圈了。

    宇家老祖,肯定是那位被黄泉老祖施展了某种神奇手法锻炼成傀儡的宇家老祖。'

    虽然一鸣并不知道黄泉老祖竟是如何炼制傀儡的,但有一点他却可以肯定,他们之间肯定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神秘联系。

    眼珠子一转,贺一鸣道:“什么傀儡?

    吉摩凡殊'冷然一笑,他的身体开始徽微的晃动了起来。不过在他的身上却并没有什么战斗意志和强大的杀意。

    由?#19997;?#35265;,这位?#35828;?鬏峰的?#31354;?#31455;然并不是想要与贺一鸣交手,而是想要以诡异的身法摆脱他的追踪。

    贺一鸣心中大?#20445;?#22312;'见识到了这个老杀手的身法之后,贺一鸣也不敢说一定能够追得上此人。哪怕是有白马雷电在此,也是同样如此。

    “黄泉老祖,你说的傀儡,可是宇家老祖?”贺一鸣陡然暴喝道。

    那正在摇晃的身影陡然间停了下来,吉摩凡殊的眼眸中精光四射。牢牢的盯在了'贺一鸣的身上。

    “你是如何知道的?”从他口中一字一顿的说出了冰冷彻骨的话。

    贺一鸣嘿然一笑,他朗声道,“贺某前些日子曾经见过宇家老祖一面,如果贺某没有记错的话,此人应该已经死了,但是这一次却活生生的出现在贺某相面前;并?#19968;?#25317;有了?#35828;?#24005;峰的九重天实力。他顿了顿,道:“昔日宇家老祖是在?#24222;?#20043;地陨落,若是贺某再猜不出来。也就实在太笨了。

    吉摩凡殊的驶上神情不动,但眼眸中的杀机却是少了许多。

    “你在哪里见到宇家老祖。

    贺一鸣襞模作样的沉吟了一下。道:“贺某是在南海之上的某一片海域之上遇到此人,不过与此人在一起的,却是一位鼎鼎大名之人。

    吉摩凡殊的眼眸上亮,他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那人是谁?”

    贺一鸣嘿嘿的笑道:“黄泉老祖。贺某并非你的手下,这样问话难道不觉得失礼了么。

    吉摩凡殊冷然的看着'他,半响之后。终于道:“贺兄见谅,请问那人是谁?”

    到了?#19997;蹋?#36825;位名震天下的老刺客终于认可了贺一鸣那能够与他平起?#38454;?#30340;地位了。

    贺一鸣的心中感慨万千,为了达到这一步,他所付出的努力又是何其之大。

    收敛了一下心神,他沉声道:“此人名叫加菲尔德,不知老祖是否听说过。

    吉摩凡殊眼神淑做一变,道:“西方黑暗联盟议会的会长大人?”

    贺一鸣连连点头,道:“老祖果然是见多识广,连西方之人也知晓。

    吉摩凡殊心中冷笑,当世的九重天?#31354;?#21152;起来连两个巴掌都不到,他又如何不知道这些同阶-高手的名称呢。

    “贺兄,此人向来在西方活动,罕有离开之时,又为何会来南海。

    贺一鸣长叹一声',道:?#23433;唤?#20165;是加菲尔德来了,就连弗兰克林也耒了。”

    吉摩凡绰这一次可是真的动容了。他沉声问道:“这是为?#21361;俊?br />
    “因为千年冰「岛'传说。”贺一鸣摇着头,有选择的将这两位强大高手来到南疆的意图?#24425;?#20102;一遍。

    吉摩凡殊'一开始还?#34892;?#21322;信半疑,但是在听到了他们的所作所为之后。却是信了个七八成。若是易地相处,只怕他会有着更?#26377;?#25150;的手段施展出来。

    “贺兄,你能否确定,宇家老祖是否真的在他们的身边?”吉摩凡殊冷然问道。

    贺一鸣连连点头,诅咒发誓道:“贺某与宇家老祖交过手,自然不可能看错。不过奇怪的是,宇家老祖似乎对加菲尔德言听计从,这就不知何故了。

    吉摩凡殊的嘴唇微微颤?#35835;?#19968;下。道:"在他们的身边,除了宇家老祖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人?”

    贺一鸣的肽袋摇得更加勤快了:“没有了,就仅有他一人而已。”

    吉摩凡殊深深的吸着气,突地向着贺一鸣深深一躬,道:“多谢贺兄如实相告,日后无论是敌是?#36873;?#21513;摩凡殊必有一报。”

    贺一鸣摆了摆手,问道:“老祖?#25512;?#20102;。”他顿了顿,抱着满腔的希望问道:“阁下如今行色匆?#25671;?#33707;非就是去寻宇家老祖不成。

    吉摩凡殊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道:“不错,加菲尔德与老夫有着不同戴天之仇,这一次他既然离开了西方世界,老夫就要他有?#27425;?#22238;。

    他这句话的语调之中虽?#24187;?#26377;什么起伏,但是贺一鸣却从中听出了强烈到极点的怨毒之'意。

    贺一鸣顿休明自,在阴错阳差之下,黄泉老祖肯定是将郝血和宇家老祖之事记到了加'j$尔德的头上。

    贺一鸣心中转动着无数的念头,他沉声道:“黄泉老靶,不如你我同行如何?’’
31选7开奖结果
河北20选5技巧攻略保盈 海南环岛赛开奖结果 四肖中特是什么 福彩中奖达州宣汉真的 麻将手法千术变牌视频 重庆幸运农场的微博 广东36选7推荐和预测分析 福利彩票双色球走势图 台湾六合彩 双色球红球同尾 湖北快三走势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网址 黑龙江数字6十1 足球混合过关6×1大小 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18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