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神 > 第二卷 天才扬名 第一百九十七章 乾山董家
    霍东成犹豫了一下。眼光朝着霍乐青的方向偷偷看去。

    贺一鸣轻哼一声。道:“你若是不想说,枝也?#24187;?#24378;。

    霍东成的嘴巴哆嗦了一下,才道:“前辈,一个时辰之前,冷家两位岛主结伴而来,还带来一人,他们一定要索还?#24378;?#19977;千年的珍珠。家父顶撞了两句,那人立即出手重伤了家美厂,如今家父身受重伤,卧床不起……”

    说到这儿,霍东成终于忍耐不住,抽泣了起来。

    贺一鸣的?#25104;?#36880;渐的阴沉了下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说到底,这还是宝猪引起来的;碎。而且更令贺一鸣心惊的是,莫?#19988;?#32463;有人发现?#24378;?#29645;珠之中的秘密了?

    若是真的让人知晓?#24378;?#29645;珠并非三千年的珍珠,而是一颗唯有在外海才能够产出的万年珍珠的话,那么肯定会引起无数?#35828;年?#35278;。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贺一鸣转过了头,道:“霍兄,冷家两人为何要反悔。”

    霍乐青苦笑道:“冷家兄弟说,在贺先生您的宠物猪将珍珠取走之前,已经与那人达成了协议。以一颗先天金丹交换。但是在那人回去取先天金丹之时,珍珠却被您的宠物猪抢走。如今那人寻上门来,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贺一鸣眼眸一亮,道:“出手击伤霍红向的,究竟是谁?”

    “就是那位想要交换珍珠之人。”霍乐青长叹了一声,道:“贺先生,那人临走之时,留下了话,明日来此取珠,若是我们逃走的话,就以扰乱乾山城的名义,将?#19968;?#23478;治罪。”

    他的话中干涩之极。虽然是愤怒不已,但贺一鸣却也听出了其中的担忧。

    张和钛冷哼一声,道:“霍兄,那人究竟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霍乐青摇了摇头,道:“张兄,这是?#19968;?#23478;之事”你无需插手。”说罢)他向着贺一鸣深深一躬,道:“贺先生)请您可怜?#19968;?#23478;上下数百口,将?#24378;?#29645;珠退还了吧,。此恩?#35828;茫一?#23478;永世不忘。”

    贺一鸣哑然失笑,他眼眸中嬉神情逐渐转冷。

    ?#24378;?#26159;一颗万年珍珠。既然在机缘巧合之下落到了贺一鸣的手上,那么他无论如何都是不肯退还的。

    不过这个麻烦既然是由自己引起来的,那么自然由他来摆平了。

    “霍兄,那人究竟是何来历,似乎很让你忌惮啊。”

    霍乐青脸上神情愈发的苦涩,终于道:“此人姓董,乃是城东董府大少爷。”

    “董府大少爷?”张和钛的脸邑硕讨变得甚是难看,原先的愤慨也是瞬间消失了。

    贺一鸣静的问道:“张兄,董府是何来历,莫非与你乾山门有关。

    张和钛一脸的尴尬,道:“贺先生,董府的主人董茗睿乃是我乾山门中的太上长老,也是老祖宗的亲传弟子。如今已经凝聚了两朵?#34892;?#20043;花,纵然是在本门之?#23567;?#20063;是排行前,五的顶尖高手。”

    “双花高手??#26412;?#19968;鸣的?#25104;下?#20986;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张兄,贵门的老祖宗又是哪位。”

    张和钛立即是神情肃然。昂首挺胸,傲然道:“本门的老祖宗就是如今蓬莱仙岛之上硕果仅存的四位尊者大人之一的展鸿涂尊者。”

    贺一鸣转过了目光,他的脸上面无表情,道:“董府大少爷是霍乐青原本并不想明说。但是与贺一鸣双目一对,他的心?#24515;?#21517;的?#31185;?#20102;一阵寒意,连忙道:“贺先生,今夜来此之人是董茗睿最为疼爱的重孙董方湘。”

    贺一鸣不动声色的道:“此?#35828;?#27494;道修为如何,莫非比董茗睿更强么?”

    张和钛苦笑道:“贺先生说笑了,董方湘此人今年仅有三十岁,但已经修炼到了内劲第九层巅峰,是董家中最有希望进价先天?#31354;?#30340;后代,深码董家上下看重。若是他真的想要寻霍兄的麻烦,那么霍兄除非是离岛而去,否则再无他路可走了。”

    ?#26114;?#19968;个双花,好一个董府大少爷。”贺一鸣嘿然笑了两声。突地道:“东成,带我去见你父?#20303;!?br />
    霍东成不敢违逆,连忙在前引路,将贺一鸣带到了里屋。

    霍家的直?#24213;?#24351;驮十人大都围在屋外,他们的脸上都布满了忧虑之色。贺一鸣的目光在他们的身上转了一图,所有人都恭敬的垂下了目光。

    贺一鸣心中?#24213;?#20919;笑,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在为里屋的霍红向担心,还是为他们日后的?#24052;?#25285;心。

    毕竟,在蓬莱仙岛上,得罪了董家这样的强豪,绝对是一件天大的祸事了。

    进入了内屋,贺一鸣立即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霍红他双目紧闭,脸上一片僚白,没有一点儿的血色,他的时间又是颇为急促,间歇的夹杂着几声?#20154;浴?br />
    上前搭了一下脉搏,心跳亦是微弱之极,虽然性命无忧,但重伤至此,想要完全调养恢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贺一鸣心?#24515;?#24594;,但他的脸上却愈发桧沉静。

    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瓶,倒出了一颗丹药,贺一鸣道:“东成,去给你父亲服下。”

    霍东成应了一声,他双手恭敬的接了过来,也不询?#25910;?#26159;什么丹药,?#20599;?#20102;一杯温水。然而,当他将丹药放入父亲的口中之时,这颗丹药顿时融化,自动的流入了咽喉之?#23567;?br />
    随后,一缕淡淡的香气在房间中弥漫了开来。

    仅仅是盏茶时分,床上霍红向的呼吸顿时平稳了下来,?#25104;?#20063;变得红晕了许多,昏?#33080;?#30340;睡了过去。

    众?#35828;牧成?#37117;是变得轻松了起来,其?#25285;?#22312;嗅到了这种香气之后,任何人都知道,这肯定是治疗内?#35828;?#28789;丹妙药,但任谭1也没有想到过,药效竟然是如此强大。

    霍乐青惊?#27493;?#21152;的上前,他搭了一下儿子的脉搏,?#25104;下?#20986;了一?#32943;?#33394;,道:“贺先生,多谢您施加援手,小儿的伤势已经平复,只要再疗养几个月,就会完好如初了。”

    张和钛亦是叹道:“贺先生真不愧是丹道大师,?#21796;?#20165;能够炼制先天金丹,连伤药也有着如此奇效。”

    贺一鸣微笑不语,心中却是?#21040;?#24813;愧。他手中的丹药乃是洞天福地的樊硕尊者所赠,哪里是他亲自炼制而成。不过看到张和钛等人一脸的?#24352;?#27169;样,他却不好意?#24613;?#35299;了。

    微微摇头,贺一鸣突地道:“东成,你知道董府在哪里?”

    霍东成重重的一点头,道:“董府在城中声名显赫,晚辈在?#27934;?#30475;过两次。”

    贺一鸣大笑一声,道:?#26114;?#26497;了,你带我去一趟吧。”

    张和钛和霍乐青的?#25104;?#37117;是大变,他们连忙道:“贺先生,去不“为何去不得。”贺一鸣蛉然问道。

    张和钛犹豫了一下,道:“贺先生,董师叔毕竟是本门要人,而?#19968;?#26159;双花?#31354;擼?#24744;一人前去,纵然是能够嬴得了他,但是本门老祖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啊。

    他这句话说的是诚恳之极。虽然董茗睿是乾山门中人,但霍家却是他的生?#20048;?#20132;,站在他的立场上。实在是不希望双方发生什么难以化解的冲突。

    贺一鸣哑然一笑,道:“张兄好意,小弟心领了。”他轻轻的一挥手,道:“东成,走。”

    霍东成望着霍乐青和张和钛。满脸的犹豫。贺一鸣?#25104;?#24494;沉,道:“东成,躺在床上的,可是你的父?#20303;?br />
    霍东成的眼圈一红,一双眼眸亦是隐隐发红,他再也不看两位先天?#31354;?#30340;?#25104;?#32780;是转身就走。

    霍乐青心中大骇,连忙叫道:“东成,不可。”

    然而,他这个“东”字刚刚出口,就觉得一口气提不上来,似乎周围的空气夹杂着无?#26143;?#23613;的威势向着他?#36153;?#32780;来。

    他的眼眸之?#26032;?#40831;了惊骇欲绝之色,连忙鼓起真气,想要反抗。但是下一刻,他立即发现,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艘小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正当他感到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命丧黄泉之时,周围的压力却是骤然间消失无踪。

    他摇了摇头,平静了一下心中那无以伦比的惊骇,转头张望,却恰好看到了张和钛同样惊骇欲绝的眼神。

    双方对视一眼,立即明白了对方刚才肯定是拥有和自?#21644;?#26679;的感随后,他们已经发现,贺一鸣和霍东成已经不在房间中了。

    “他们人呢?”霍乐青厉声问道。

    霍红生莫名其妙的一躬身。道:?#26263;?#29241;,贺先生已经带着东成离开了。

    “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霍乐青气急败坏的问道。

    一想到他们即将招惹乾山门中排行前五的?#31354;擼?#20182;的心中就不断的打起了小鼓。在这一刻,他甚至于想到了全家立即返回,并且离开蓬莱仙岛避祸。

    霍红生讶然的望着他,道:?#26263;?#29241;,您和张叔不也是没有拦阻霍乐青顿时是苦笑不已,但也为贺一鸣的那神出鬼没的手段而感到了一阵心悸。至此,他已经知道,若是贺一鸣想要取其性命,简?#26412;?#26159;易如反掌,哪里还会给他什么抵抗的机会。

    张和钛长叹一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霍兄,技们也赶去看看吧。”

    霍乐青重重一点头,两人朝着城东快速奔去。
31选7开奖结果
3d组六中奖概率 飞针麻将机的使用方法 好运快3开奖平台 斗地主技巧 买彩票赚钱的方法 15选5开奖 河北时时彩平台 六合彩57期开奖结果 北单和竞彩和外围 福彩25选5开奖公告 一五年的3d开奖号码 排列5预测 彩票销售许可证 三肖中特四不像动物图 3d组三5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