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神 > 第二卷 天才扬名 第一百五十九章 阴煞铠甲
    贺一鸣神情凝重的应了一声,他向着老人深深一躬。

    这一个谢礼可是真心实意,与老?#35828;?#36825;一番详谈,起码省去了他十年以上的摸索时间,而且掌握了这门战技之后,对于自身的防御能力有着极大的提高。

    起码可以抵御一位尊者级别强?#35828;?#20840;力一击。

    这一次来到东海,虽?#24187;?#26377;悟通水之力,凝聚水之花,但是学到了这门奇功密艺,绝对也是不虚此行了。

    他再一次的面向东方,平心静气,体内的真气开始疯狂的涌动

    着,按照他的心意,化做了滚滚热流汇于口舌之间。

    感受着那一片奇异的力量,贺一鸣张开了口,三朵?#34892;?#20043;花豁然喷了出来。

    仿佛是被某种神秘力量驱使似的,这三朵?#34892;?#20043;花在贺一鸣的头顶上开始滴溜溜的旋转了起来。

    大量的天地之气朝着三朵?#34892;?#20043;花汇聚而去,呀间之后,周围的天地之气顿时变得絮乱起来,似乎有着一根看不见的大杆子在不停的搅动着似的。

    老人微微的点着头,他的心中暗自长叹,此人果然是天才横溢,

    仅仅是听过了一次,就能够完全正确的施展出来。虽然他的动作生疏无比,若是在正式交战之中,如此缓慢的动作,那么还没有等他成功凝聚铠甲,就已经要被别人砍成十七八段了。

    不过,老人知道,既然这今年轻的?#31354;?#24050;经掌握了最正确的方

    法,那么当他修炼一段时间之后,速度就会逐渐增加。或许数年之

    后,他就能够和自己一样,可以在一息之间将?#34892;?#38112;甲凝聚出来了。

    慢慢的,三朵?#34892;?#20043;花爆裂了开来。

    不过这次的情况与上一次似乎是有所不同,那爆开的三朵?#34892;?#20043;花并没有重新的凝聚成混合之花,而是直接的相融在一起,并?#39029;?#30528;他的身体上覆盖而去。

    他身上的各种力量在不停的流动着,交换着,并且逐渐的形成子一个绝对平衡的力量体系。

    终于,当所有的力量都静止下来的时候,贺一鸣睁开了双目。

    他低头朝着身上看去,在他的身上,果然成功的覆盖着一层三色铠甲。

    由于这副铠甲完全是由他本?#35828;?#30495;气所凝聚而成,是以穿在身上之后,有着一种强烈的舒适感,与他完美的融合为一体。

    这就是?#34892;?#38112;甲和真实铠甲的区别了。

    真实铠甲,哪怕是?#21487;?#23450;做而成,也绝对不可能在第一次接触之时,就有着这种宛若一体的感觉。

    轻轻的动了动?#30452;郟?#36154;一鸣能够轻易的感触到铠甲中所凝聚的庞大力量。

    只是,唯一让贺一鸣感到?#34892;?#19981;满的是,这副铠甲实实在在是太过于消耗真气了。哪怕是他此刻的实力,也是感到了一个沉重的负担。

    怪不得昔日这位老人在与白马交战之时,并非从头至尾的披挂上

    阵,唯有到了白马动用绝技之时,他才将这套铠甲展现出来。

    原来真正的原因就是,这副铠甲所消耗的真气实在是太过于强

    大,哪怕是尊者也无法长时间的保持在这种状态之下。

    随着丹田中的真气不断的狂涌而出,贺一鸣的这种感觉就愈发的明显了。

    然而,就在此剩,贺一鸣突兀的发现,在他丹田中的那一团阴煞之气漩涡却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它们给自己的感觉,竟然是?#26469;?#27442;动,仿佛是想要从丹田内出来似的。

    稽微的犹豫了一下,贺一鸣立即在心中放开了对于它们的约束。

    自从这个旋涡团在贺一鸣的丹田内成形之后,他就一直在摸索着它的作用。但是令他失望的是,这东西虽然听从他的指令,但?#27425;?#27861;与他经脉内的真气融合,也就无法随心所欲的进行攻击。

    这样一来,旋涡团无疑就成为了一个鸡肋般的存在了。

    然而,此刻在丹田真气大力输出的同时,这个神奇的旋涡团却突如其来的有了反应,自然是让贺一鸣大喜过望。

    他想要看一看,这东西究竟有何神奇的能力。

    下一刻,失去了约束的旋涡团似乎是拥有独立的神智似的,它们一蜂窝的涌入了经脉之内,并?#39029;?#30528;经脉外部涌去。

    仅仅是一个呼吸之间,这些奇异的力量就已经如愿以偿的离开了那混沌似的丹田,来到了外面的广阔世界。

    一接触到外界的空气,它们顿时变成了灰黑之色,并且迅快的在?#34892;?#38112;甲之?#19979;?#24310;了开来。

    不过就是转瞬间,这股灰黑的色彩已经遍布于整个铠甲,并且与之熔为了一体。

    老人本来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的心中颇有着几分感慨。但是此刻,他脸上的肌肉却是剧烈的颤?#35835;?#20960;下。

    这套功法是他自己?#26469;?#20986;来的,对于这套功

    猫师了解,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人能够比他更加的了解了。所以懒十?#26234;?#38500;当三花融合并且变成了?#34892;?#38112;甲之后,究?#22815;?#24418;成怎样的铠甲。

    虽然因为每一个?#35828;?#20307;质不同,修炼的功法也不尽相同。但只要是一个人类,他们所凝聚的铠甲就不会有太大的改观。

    但是,此时从这今年轻?#31354;?#30340;身上所涌现出来的灰黑色真气,却让他感到了极度的莫名其妙。

    他心中电转,莫非此人曾经修炼过某种阴森乒毒的功法,所以才会有着这样奇异的变化?

    这并不是老?#35828;?#32993;思乱想,而是此时贺一鸣的外表实在是太过于骇人听闻了。

    在他的身上,有着一个个小小的不断转动着的灰黑色的漩涡,这些漩涡不停的转动并?#20197;?#25972;个铠甲的表面如同流水似的以不规则的方向自由流窜。初看上去,就像是在他的身上布满了一个由无数旋转着的灰黑色雾气的铠甲。

    这副铠甲将他的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就连头脸都不例外。

    不过,真正可怖的是,这些漩涡并不是稳定不变的,它们时而突

    起,时而四陷,仿若一狠狠巨大的尖刺在不断的伸缩着。

    还有,当这些漩涡出现之后,整个空间之中顿时充斥着一种深寒的阴森鬼气,纵然是在烈日当头之下,也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巨大的诡异的压力存在。

    那位老人既然身为尊者,自然也是一位见多识广的人物。虽然在这数十年来居住在这个荒岛之上,再也不曾离开。但是在他年轻之时,却也曾经游历天下,结交过无数高手,并且与不少尊者都曾经交过手。

    但是,以他那丰富的阅历,却依旧是无法看出,这究竟是属于哪种功法。

    当然,有着如此阴煞之气的,哪怕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某掉威力强大的邪门功法了。

    这种功法的威能确实是庞大无比,但是修行之路上,却是远比普通功法要艰难?#37327;?#30340;多。

    老人艨心中对于正邪功法并无歧视,但是在感受到了这一股强大的阴煞之气后,心中却也难免?#34892;?#24515;惊。

    毕竟,修炼邪门功法虽然实力提升?#26438;伲?#20294;是?#35828;?#24515;境却难免会受到相应的影响。正所谓人无伤虎之心,虎有伤人之意,在见到了修炼邪功的修炼者之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儿的防范之心的。

    贺一鸣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的心情激动之极,当这副铠甲终于顺利的成形之后,他心中的欢愉实非笔墨所能形容,再加上阴煞漩涡的突然爆发,它?#19988;?#38468;在铠甲的外表之上流动不休。虽然未曾尝试过,

    但他已经可以肯定,这股阴煞之气肯定能够为铠甲增添极大的助力。

    这副铠甲加上了阴煞之气后,或许就?#21796;?#20165;是具有防御的力量,而?#19968;?#25317;有攻击的手段了。

    一副铠甲,竟然也拥有攻防于一体的作用,这实在走出乎意料之

    喜。

    当然,对于这副铠甲的真正能力如何,贺一鸣目前还无法界定。

    除非是经过了实战的考验,否则他根本就无法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毕竟,?#34892;?#38112;甲和神兵利器在刚刚锻造好之时,似乎是十分的强

    大,但是在实战中的表现就不敢令人恭维了。

    虽然贺一鸣并不以为自己的这副阴煞铠甲就是银枪蜡烛头,但是在实战之前,他的信心毕?#22815;?#26159;?#34892;?#19981;足。

    转身,向着老人深深一礼,贺一鸣衷心实意的道:“多谢阁下指

    点。”

    老人大大方方的一摆手,他的目光深邃莫测,看着贺一鸣心中隐隐发毛。

    片刻之后,贺一鸣犹豫的?#23454;潰骸?#22312;下有一事?#24187;鰨?#35831;阁下明

    ?#23613;!?br />
    “你说。”老人沉声虱

    贺一鸣抬起了头,认真的看着他,沉声道:“不知在下何穗?#25991;埽?#31455;然能?#24187;?#24744;老看重,将这套功法如实传授。”他顿了顿,道:“若是阁下有何事需要在下效?#20572;?#19981;妨直说,只要在下能够做到,绝不推

    辞。”

    确实,贺一鸣虽然颇为自?#28023;?#20294;还不至于以为达到了那种人见人爱的地步。

    如果说仅仅是几条?#23621;悖?#23601;能够让这位老人倾囊相授,那贺一鸣更是绝对不信。

    所以在他想来,这位老人肯定是看中意了自己的尊者实力,以及那莫测高深的百零八,所以他想要借助于自己的力量,才会将这套功法当作交换之用。

    老人先是一怔,随后?#25104;下?#20986;一丝了然之色。

    他老人家只不过是在这里居住了数十年,太久没有接触过其它的人类罢了,但是与贺一鸣相处一月之后,尘封的往?#20081;?#32463;大都想了起来。
31选7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组三预警 唐山娱乐场所招鸭子 连码鄰可买是什么数字 山东群英会综合走势图今天 青海十一选五下期预测号码 排列三走势图综合版新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彩乐乐 期特码王快报图 安徽11选5历史走势 欢乐生肖开奖 头家十三水作弊 大乐透历史记录图表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 山东快乐扑克3限号 新时时彩杀号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