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神 > 第二卷 天才扬名 第七十三章 军队
    听到了贺一鸣的话之后,那些人先是一怔一随后都是面面相觑。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天罗国之人在谈及自己和开嵘国之间的时候,以这种骄傲的语气说话。在这一刻,他们似乎觉得,西北三大强国之一,并不是开嵘国,而是他们天罗国了。

    若是其他人用这种态度说话的话,他们就算是不嗤之以鼻,?#19981;?#26263;骂此人不知好歹。

    但是在看到了贺一鸣的表情之后,他们却有着一种意外的感觉,似乎这个人天生就应该具有这种高傲的表情似的。

    在听到了贺一鸣的话之后,他们甚至于都产生了一种自豪的感觉,好像他们天罗国人远比开嵘国之人要高?#34892;?#22810;。

    几个人摇了摇头,将这种奇异的感觉抛了开来,他们暗中在心底嘀咕着,自己莫非是?#34892;?#20102;。

    徐苏心中一凛,他的眼力远在众多的同伴们之上,知道此人决不简单。立即是露出了笑容,道,“既然几位能够看得上我们商队,那是我们的荣幸,还请各位入内。”他身边的几人诧然的看着他,都想不通为何生性谨慎的大哥这一次会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徐苏亲自带领着他们进入了营地之中,一路上人人侧目。

    ?#36824;?#29255;刹,他们来到了营地中最大的帐篷之前,徐苏拱手道,“各位,在下虽然是这只队伍的首领,但毕竟是受雇于人,若是众位想要加入商队,必须要得道商队的头儿认可。”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歉意,这个表情展现的恰到好处,既不会让贺一鸣他们感到尴尬,也不会惹起他们的反?#23567;?br />
    贺一鸣额首微笑,他心中暗道,凡是能够在数百人中脱颖而出的,果然都没有简单之辈。

    徐苏独自一人进入了帐篷之内,片刻之后,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就随着他走了出来。

    此人偏胖,一双小眼睛好像是用芦苇叶子划,出来似的,但却?#20102;?#30528;一缕细细的光芒,随时可见其中所透露出来的那种精明之色。

    仔细而认真的看着贺一鸣等人片刹,他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道,“鄙人张发财,请问三位高姓大名。”贺一鸣笑眯眯的,随口道,“在下力口贝,这是拙荆,这是在下师兄,姓百。”张发财点着头,也不知道他心中究竟是否相信,?#36824;?#33080;上却看不出丝毫的端倪来。?#25512;?#36825;一点,就知道他肯定是一位阅历丰富之人,而且这种人做生意一般来说,就算是不占便宜,也不至于太吃亏。

    ?#20658;?#20804;弟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个是小商队,物资有限,比不得大家族的豪华帐篷。”他微笑着道,“若是你们不嫌弃的话,匀个小帐篷还是没有问题的。“贺鸣哈哈笑道,“出门在外,能够有一个安身之所就已经很不错了,多谢张兄。”

    张发财连连摆手,道“既然是出门在外,自然要相互帮助了二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么。”他说着,叫来了一人吩咐了几声,顿时有人再度从商队的马车上取下了一个帐篷,并且开?#21363;?#24314;了起来。

    贺一鸣默然相观,那些?#35828;?#33080;上都?#34892;?#24763;悻然,显得并非心甘情愿的接受这额外的劳动。但是却没有人反对张发财的决定,也没有反驳,可见此人对于商队的掌控力度还是极强的。

    张发财将贺一鸣等人邀请进入了帐篷,他与徐苏二人作陪。

    这二个人都是走过了无数地方,见识过人之辈,张发财的口才更是一等一的灵活,什么话题都能够在他的口中冒出一点儿新意,让贺一鸣和袁礼薰甚是满意,一点儿也不觉得寂霎。至于百零八,他冷冰冰的表情却不知道究竟是否将这些话听了进去二张发财和徐苏二人抽空对望了一眼,心中愈发肯定,贺一鸣与袁礼」

    刻应该是某个富家公子小姐出游,至于百零八,名义上是他们的师兄,但其实是他们府上的侍卫,目的是保证他们的安全。

    话题一转,张发财叹道,“三位,你们在这里孤身?#19979;罰?#23454;在是?#34892;?#36807;于危险,日后还是少走这条道路的好。”贺一鸣讶然问道,“为何?”张发财摇了摇头,道,“这里是天罗国中的太阿县,是境内马贼最为猖獗的地方。

    若是想要在这里安全?#26032;罰?#26368;好还是加入大型的商队。人多势众,才能自保啊。”

    袁礼薰眨着美丽的大眼睛,道,“太阿县的马贼不是在太仓县被扫荡一空了么。”虽然袁礼董对于这样的事情不?#34892;?#36259;,但是昔日在太仓县所发生的那件大事,可是人皆尽知二她在贺家庄之中也停留了一段时间,只要不是聋子,就会有所耳闻,是以对于太阿县的马贼们并不陌生二张发财苦笑一声,道,“夫人有所不知,那群被消灭的,是老一批马贼。正是因为那?#35946;?#30340;马贼被消灭了,所以我们的日子才更加难过了。”这一次,刻连贺一鸣都是大为惊?#21361;?#20182;真心实意的道,“张兄,这是何故。”张发财摇着头,道“以前的那些马贼在这里?#21497;?#20102;数十年之久,他们虽然贪婪,但还是知道必要的节制。但是这些新来的马贼们却象是一群饿久?#35828;?#29436;,而且为了立威,他们都是心狠手?#20445;?#21482;要稍有不如意,立即是赶尽?#26412;?#20108;唉想要将他们养饱,没有个数年的时旬,那是不可能的。”贺一鸣的脸色慢慢的阴沉了下来,在对方提及太阿县的马贼之后,他顿时想起了昔日在天罗国听到的成傅与开嵘国?#39318;?#20844;主的谈话。

    在那个谈话之中,让贺一鸣知道,在与开嵘国相邻的太阿县中的马贼群背后,其实是有着开嵘国二?#39318;?#30340;支持。

    若非如此,以天罗国此时的国力,?#21046;?#20250;始终无法刹灭。

    这件事情若是在以前,他也是毫无办法,但是此时此刻,他的身份地位以及个人实力与刚刚前往开嵘国之时,又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此时遇到了张发财等人,或许这就是天意使然了。

    看到贺一鸣眼中突然闪过?#35828;?#19968;丝冷然之色,张发财和徐苏二人同时觉得心中隐隐发寒,他们更加确定,这三人绝非普通人。

    片刻之后,贺一鸣三?#35828;?#33829;帐已经搭建完毕,同时晚餐也准备安当。

    在张发财等?#35828;?#36992;请之下,贺一鸣三人用了晚?#20572;?#34429;然这些菜?#29123;?#20026;简单,而且口味偏咸,但是商队之人都吃的又快又多,显然是早就习以为常了。

    晚滕之后,贺一鸣三人来到了帐篷之?#23567;?#36825;是一个足以容纳十?#35828;?#24080;篷,让他们三人居住,那是绰绰有余了。

    张发财口口声正说小帐篷,其实给他们?#25165;?#30340;,已经是商队中备用帐篷里最好的东西了。

    进了帐篷之后,袁礼刻?#23896;?#36947;,“一鸣,这里的马贼真的如此接檄么?”贺一鸣微微点头,道“在他们的背后,有人撑腰,既然如此,他们?#27604;?#26159;肆无忌惮了。”“竟然有人在支持马贼,难道天罗国?#36824;?#20040;。”袁礼薰秀眉微?#33606;?#36947;。

    贺一鸣冷笑二声,道,“管??#25512;?#20182;们,又怎么管得了。”袁礼薰微微一怔,她本来也是冰雪聪明之人,此时突破先天,更是思路敏锐,瞬旬就抓住了其中要点。

    “莫非,他们背后的?#21487;?#21051;。是开嵘国?”“不错,就是开嵘国的二?#39318;印!?#36154;一鸣突地一顿,想了想,道,“或许,这本身就是开嵘国皇室的直接授意呢。”袁礼薰轻叹一声,虽然她对于如此行径不能赞?#33606;?#20294;她却知道,这种国与国之旬的事情,还真的很难说究竟是对是错。

    开嵘国这样做,摆明了是想要?#21448;?#22825;罗国的发展。

    虽然马贼之患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并不足以影响她的根基、但是这?#35946;?#21435;无踪的马贼们却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头痛了。

    虽然这个帐篷之中有三个人,但贺一鸣与袁礼刻对于百零?#35828;?#23384;在,几乎就是视若不见的。

    毕竟,这家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安二而且他静静的坐在地上,刻像是一个真正的雕像一般,令人在不知不觉中会将他自然而然的忽略掉了。

    这种本领,让贺一鸣羡慕不已,但却根本就无法学?#21834;?br />
    那些人将帐篷铺好之时,那羊皮毯子也贴地铺好,上面甚至于还有着一层温暖的兽皮被子。

    张发财想的非常周到,哪怕是在这个简陋的地方,也让贺一鸣感到了非常的满意。

    二个人并肩的躺了下来,他们毫不?#25512;?#30340;占据了三个?#35828;?#20301;置,至于百零八,只怕就连他自己也?#28216;?#24819;过睡觉的吧。

    夜幕,终于降临了。

    天空早起了黑云,漏出疏疏几颗星,风浪像餐餐吞吃的声音,白天的无边草原,这时候全消化在更广大的昏夜里。

    整个营地内除了?#26082;?#20256;来的几道马嘶之州,就唯有那些负责警卫的人员了。

    对于长走这条道路上的人来说,这样的?#38599;?#38750;常的普通,特别是?#19979;?#19968;天的商贩和?#21482;?#30340;守卫们,基本上都是脑袋碰到了枕头就睡下了。

    出门在外,这个本?#20081;?#26159;很管用的。

    终于,当漫漫黑夜即将熬过去之时,贺一鸣突地从皮毛上坐了起来,他侧过了脸庞,耳朵快速的耸动了二下,脸上的神情变得极为古怪。

    袁礼刻诸然问道,“怎么了?”贺一鸣一指远方,道“有人来了,人数不少,大约二百余骑,快马”……好马。”

    袁礼刻心中微惊,能够当得贺一鸣称赞一声好马,已经是殊为不?#20303;?br />
    二百多匹马,虽然不可能达到红绫马的那种级数,但都是好马的话,却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财富了。

    袁礼冀半闭着眼睛,先天真气在她的体内慢慢的运行着,周围的空旬温度更是低了一些。

    ?#36824;?#22905;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真气控制的恰到好处,并没有引起外面之?#35828;?#30633;目。

    当那股真气开始提聚之时,她的整个人都泛起了一种奇异的变化,一股说不出的肃然威压从她的身上淡淡的传了开来。

    这是先天?#31354;?#25152;独有的气势,在不知不觉中,就连袁礼薰也已经逐渐的习惯了。

    片刻之后,她的眼睫毛微微的跳动着,道,“我也听到了。”她的声音兴奋雀?#33606;?#32437;然是没有掌握风系的力量,但是运用先天真气之时,却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个?#35828;?#32819;目灵敏度。只是袁礼刻第一次正式使用,不免?#34892;?#22823;惊小怪而已。

    贺一鸣微微摇头,看到了袁礼薰的模样,也想起了他自己初?#20843;?#39118;耳气功之时的场?#21834;?br />
    说到底,他们二个都是未满二十的年轻男女,若是论及?#27465;?#33258;然是远不如于惊雷和水炫牲等人了。

    豁然,营地里传来了刺耳的呼哨声,这是一种用竹子特制的?#21046;鰨?#19968;旦吹响,清脆悦耳,用来惊醒众人,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顿时,整个营地里就开?#26082;?#38393;了起来二袁礼薰微微一笑,散去了真气,她又一次变成了一十普通的小女人,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威严感觉。

    脚步声?#36125;?#30340;响了起来,朝着这里飞快的奔到。

    ?#20658;?#20804;弟,你们在这里么?”徐苏沉稳的声音响了起来,?#36824;?#19981;知为何,贺一鸣却从中听出了一丝隐约的不善的味道。

    他心中微动,立即明白,待苏是怀疑自己等人与那逐渐靠近的骑兵队有关了。

    ?#36824;?#36825;也不能怪他,谁叫他们之间到来的时间显得那么巧。哪怕是贺一鸣存心解?#20572;?#21482;?#20081;?#24456;难获得徐苏的认可。

    掀开了帐篷帘子,贺一鸣拉着袁礼薰的手走了出来,至于百零八,则是寸步不离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当帘子掀开的那一刻,一股子寒气蜂拥而出,让徐苏颤颤的打了个寒噤。他心中大为惊讶,怎么天气突然变得那么冷了。

    ?#36824;?#29616;在毕竟是冬?#33606;?#32780;且这里已经可以隐约的听到马蹄踏地的轰鸣之声,所以他?#27493;?#26159;稍微迟疑了一下,刻将此事完全抛开了。

    毕竟,以他的见识和地位,尚不可能接触到先天境界的?#31354;擼?#23601;更不知道某些真气拥有改变周围空旬温度的能力。

    在见到了贺一鸣等人?#39556;?#30340;样子,徐苏的脸色这才稍缓,他立即道,?#20658;?#20804;,我们刚刚发现,?#26032;?#36156;朝着我们而来,为了你们的安全,最好待在帐篷中不要乱走,?#19968;嵐才?#20108;个兄弟保护你们。”

    他说?#30504;?#20379;了拱手,转身就走,竟?#24187;?#26377;片刹的停留。

    这等雷厉风行的态度反而让贺一鸣泛起了一丝欣赏之心,?#23478;?#32463;到了这种要紧关头,?#27604;?#26159;要快刀斩乱麻的将所有事情都处理了。若是还要拖拖拉拉,婆?#24597;?#22920;,那就。是自?#20843;?#36335;了。

    他身后十余人紧随着而去,却留下了二人,用着警怯的眼神死盯着他们,看那架势,似乎只要有一点儿不对,就会拔刀相向。

    贺一鸣对此并不着?#30504;?#20197;他此时的身份地位,对于这样的事情并不会真的放在心上。

    那二人之一拱手道,?#20658;?#20808;生,徐大哥吩咐,请你们进帐篷,省的稍后有所误伤。”

    贺一鸣面带微笑,?#39556;?#30340;说道,“?#36824;?#31995;,我们就在这里看看,太阿县的马贼究竟招撼的到了什么地步。”

    那二人一愣,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听到马贼之名时,非但没?#26032;?#20986;害怕迟疑之色,反而是饶?#34892;?#36259;似的。

    他们在贺一鸣等人之前,确实怀疑这三个不速之客与即将到来的马贼其实是一伙的。但是此刹见了面之后,不知为何,这种想法却是越来?#38477;?#20284;乎将他们与马贼相提并论,实在是?#34892;?#20398;辱了他们似的。

    对望了一眼,一人勉强道,“好吧,你们就在这里观看,但不得离开,否则我们兄弟二人也不好交代了。”

    贺凸鸣笑眯眯的点头,那二人这才放心下来,?#36824;?#20182;们并没有离去,而是在不远处小,心戒备着。只?#36824;?#20182;们的目光时不时的瞥向了贺一鸣等人,分明也是有着监视他们的任务。

    再过片刻,马蹄声逐渐的清晰了起来二虽?#21796;?#26377;二百余人,二百余骑,但是当这些人朝着营地策马狂奔之时,所引起的气势之雄厚,竟然让人隐隐有着看见万马奔腾的景象二一时之间,营地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脸色发?#20303;?#22914;此有纪律的马贼,还真是太少见了。

    贺凸鸣突地冷哼了一声,道,“军队。,袁礼薰大眼珠子一转,立即是心领神会,道“开嵘国的军队?”

    贺一鸣额首,冷笑道,?#25300;以?#20808;以为,他们是召集闲散之人充当马贼,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直接派遣军队过来了。”

    他的声音虽然低微,但是其中却?#27631;?#30528;一?#21487;?#21049;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意。

    “开嵘国的二?#39318;拥?#19979;对于我对我们天罗国还真是情有独钟啊。”袁礼?#35848;?#21463;到了贺一鸣心中的那强大的接怒和怨气,她回头望去,恰好看到了那在眼中一闪即逝的精光二在这一刹,袁?#23567;^雇?#22320;想起了图藩国的,那位已经身死异乡的?#24149;首拥?#19979;步悻聪。
31选7开奖结果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08年2月福彩号码 中国竞彩网彩旗 宁夏十一选五遗漏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 体彩十一运夺金技巧 [排列三走势图表] 北京快3和值 黑龙江11选5前二 海南飞鱼彩票直播 山西十一选五每天多少期 吉林十一选五任六遗漏数据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复试 复式三中二中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