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神 > 第二卷 天才扬名 第九十章 相逢
    一道声音从远方遥遥传来,而那道人影也是急骤的赶了过来。

    贺武德的身形一动,同时如飞般的窜了出去,口中高声叫道:“武觐师兄,小弟回来了。”

    贺来宝只不过是比贺武德慢了一线而已,也是在随即离开了凉亭,不过他有意无意的落后了几步。

    贺一鸣挠了一下头皮,向来都是老而弥坚,给人以大山般稳重印象的爷爷,竟然会突然露出了这样的一面,确实让他颇为吃惊。

    或者说,以贺一鸣此时的年龄,确实是很难想象此刻贺武德的感受,那种在外漂泊整整四十年,最终才回返生长了自己的家乡的感觉,绝非

    此刻的贺一鸣能够真正理解。

    只不过,贺一鸣起码还能够看出爷爷此刻的激动,所以他拉了一下袁礼薰,二个人不急不缓的向前走去,留下了让几位老人见面的时间。

    无论是贺武德,还是那个从山上奔下来的老人,都是内劲十层的巅峰高手。他们的速?#20154;?#28982;无法象贺一鸣的那样夸张,但也丝毫不慢。

    几个起落之间,他们已经来到了一起,相互看了一眼之后,二双大受顿时是牢牢的握在了一起。

    从山上下来的那位,也是一位老人,不过按照贺一鸣的眼光,爷爷那布满了沧桑的面容看上去却要远比对方大上许多。

    “师弟,真的是你。”贺武觐长叹道:“四十多年了,如果不是你自报家门,我是万万不敢相认的了。”

    贺武?#20081;?#26159;一声叹息,道:“师兄,你也老了。”

    “那么多年不见,我又不是恩师,?#27604;?#20250;老了。”贺武觐笑道。

    贺武德脸色一正,道:“师兄,恩师他老人家可还好么?”

    “恩师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壮健,只是他老人家最近的脾气不太好。”

    贺武德的神情顿时一紧,道:“是什么事情惹得他老人家心烦?”

    贺武觐微微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他犹豫了一下,随后是欲言?#31181;埂?br />
    贺武德顿时是醒悟了过来,他毕竟已经是?#32531;?#23665;一脉逐出门墙的人物了,若是事关机密的话,那?#27425;?#35770;如何是容不得他知晓的。

    深深的低下了头,贺武德道:“师兄,小弟昔日被逐出师门,还差点连累了师傅和你,真是惭愧啊。”

    贺武觐摆了摆手,道:“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你还提这些做什么,那件事情并非你一个?#35828;?#36131;任,若是为兄再检查一遍,也就不会有错了。

    ”

    贺武德脸上愧疚之色逐渐散去,他挺直了胸膛,道:“师兄,自从小弟离开了横山之后,就一直是日?#23478;?#24819;的重返师门。如今四十多年过去

    了,小弟终于是有这个资格了。”他的声音颇为激动,双目之中,更是熠熠生辉。

    “是啊,四十多年,这个消息终于传到你的耳中了,这可真不容易啊。”贺武觐微微点头,一脸欣然的道:“师弟,究竟是哪?#21796;?#36825;个消息

    告知与你?”他的目光迈过了贺武德和贺来宝,朝着贺一鸣和袁礼薰的身上看去,道:“应该就是这两位小朋友吧。”

    贺武德和贺来宝面面相觑,他们突然发现,相别四十多年之后,师兄说话似乎是变得高深莫测起来,让他们怎么也揣测不出其中含义。

    看到了二老的脸色,贺武觐大笑道:“师弟,来宝,你们两个下山那么多年,当年的豪气哪里去了,不过就是几颗极限金丹么,你们拿不出

    来,难道还能难得住老师么?”他昂首,脸上瞬间就布满了凛然的傲气,道:“两位小朋友,多谢你们将这个消息通知鄙师弟,十颗极限金丹的报酬家师早已?#24613;?#22949;当,你们随时可?#38405;?#22238;家族去了。”

    贺一鸣眨了二下眼睛,说实话,他内心中是很想要这十颗极限金丹的。

    虽然他用不上,但是家里的父?#20303;?#21460;叔,还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一大摞,又有哪个不需要?

    不过,瞄了眼满脸狐疑的爷爷,他硬生生的将这个想法压了下去。

    微微躬身,他与袁礼薰同时朗声道:“贺一鸣拜见前辈。”

    贺武觐微微点头,豁然一怔,道:“你叫什么?”

    “在下贺一鸣,随家祖来到横山。”贺一鸣不疾不徐的道。

    贺武觐瞪大了眼睛,回头问道:“师弟,这是你孙儿?”

    “是,正是小弟的孙儿。”贺武德回头,道:“一鸣,什么前辈后辈的,你和礼薰就叫大爷爷吧。”

    贺一鸣应了一声,向着贺武觐一躬到地,道:“见过大爷爷。”

    袁礼薰却是跪在?#35828;?#19978;,磕了三个头,同时低声道:“见过大爷爷。”

    贺武觐微微一怔,他讶然的看了眼贺一鸣,按照规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贺一鸣应该与袁礼薰同样,行跪拜之礼才是。但是如今的贺一

    鸣却仅仅是一躬到地就算了。

    只是,对于他这个礼节,旁边的贺武德和贺来宝却都是一副理所?#27604;?#30340;样?#21360;?#32769;?#35828;?#24515;中虽然?#34892;?#19981;喜,但是一想到多年的兄弟相见,那份

    喜悦的感觉顿时将这点儿不快给冲散了。

    “师兄,师傅他何时能够出关?”贺武德关心的问道。

    贺武觐苦笑数声,道:“你随着师傅多年,难道连他老人家的脾气也不知道?若是丹药成了,他老人家自然出来,如是中途有事,除非是发

    生了无法解决的大事,否则他老人家就绝对不会出来。”顿了顿,道:“不过你此次回来,对于他老人家来说,却是一件值得喜庆的大事,若

    是为兄去叫关,肯定不会被责罚的。”

    贺武德连忙摆手,道:“万万不?#26705;?#25105;就在这里等着老师出关好了。”

    贺武觐双?#23478;?#25196;,道:“不去扣关自然可以,但是等在?#35828;兀?#21364;是万万不?#26705;?#38543;?#19968;?#28789;药峰?#26705;?#30475;看与你离开之前,有什么不同。”

    贺武德惭愧的道:“师兄,您难道忘了,我如今还是被逐弟子,无法入山的。”

    贺武觐先是一怔,随后放声大笑,道:“师弟,我本来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此事,所以才会上山,原来你?#26143;也?#30693;啊。”

    “师兄,究竟是什么事情?”贺武德莫名其妙的问道。

    贺武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在你离开横山十年之后,师傅成功的炼制出了增元丹。”

    贺武德大吃一惊,道:“增元丹?师傅真的炼出来了?”

    “没错,虽?#21796;?#26377;一炉五颗,但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贺武觐骄傲的道。

    贺武德重重的一点头,道:“师傅这一生沉溺于丹药之道,果然有了丰厚的收获啊。”

    贺武觐突地收敛了笑容,正色道:“太上长老为此亲自出面,?#24066;?#24072;傅提出任何奖励的条件。你可知道师傅他提出的条件是什么吗?”

    而为老人对望一眼,他们的心中隐隐?#34892;?#26126;白,不过依旧是缓缓摇头。

    贺武觐正色道:“师傅当年所提出的要求,就是?#24066;?#20320;返回门?#20581;!?br />
    “咯嘣”

    贺武德的牙关紧咬,发出了一道清脆之极的响声,他的双拳已经是不知不觉的握紧了,片刻之后,他抬手用衣袖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38480;?#30340;道:“山风太大,?#34892;?#31946;眼了。”

    贺武觐微微点头,他十分理解师弟此刻的心情,叹道:“?#19978;?#30340;是,虽然太上长老做主应允了,但老师和?#20197;?#25968;次下山之后,却都没有找到你的踪迹。”他顿了顿,道:“你昔日不是十分向往开嵘国的么,但是我们在开嵘国找了数次,并?#20197;?#20960;个大世家中都留下了信息,希望他们能够帮忙寻?#25671;?#22914;是真的找到了,老师会以十颗极限金丹作为报酬。”

    贺一鸣心中暗道:真是好大的手笔,不愧是横山一脉的三大长老之一,不过也由此可见,药到人是真心的对待爷爷了。

    贺武德无奈的苦笑一声,道:“小弟惭愧,在开嵘国虽然混了一年,但那里藏龙卧虎,三大强国确实不是当年仅有九层内劲的小弟能够立足的。所以小弟远走他处,来到了天?#34224;?#30340;太仓县安定了下来。如是早知如此,唉……”

    他摇头叹息,显然是颇为?#27809;凇?br />
    贺一鸣眉头微皱,道:“爷爷,您虽然错过了那一次,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太仓县您不也是赤下了一大片的基业么。”

    贺武觐的脸上表情虽?#24187;?#26377;什么变化,但是心中却是?#34892;?#19981;喜,这个小伙子,在长辈们说话之时,不但随心所欲的开口,而且又妄加评论,如果是他的孙子,那么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不?#24076;?#21548;了贺一鸣的话之后,贺武德的精神顿时是为之一振,道:“是啊,有所得必有所失,我那么大的年纪了,竟然会连这句话也忘了。”他挺起了胸膛,道:“师兄,小弟虽然并未听到那个消息,但是这一次带着孙儿上山,也是光明正大而来,为的就是重返门?#20581;!?br />
    贺武觐讶然看着他,他的脸上闪动着一丝狐疑之色,道:“师弟,昔日你离开之时,太上长老曾经说过,除非是你能够获得一枚五百年灵兽内丹,或者是为?#20061;?#24341;入一位先天大师做为派中长老,否则就不?#24066;?#20320;返山。”他的眼睛骤然一亮,道:“难道你找到内丹了?”

    贺武德放声大笑,道:“不错,师兄,小弟不但找到了五百年灵兽内丹,而?#19968;?#23558;为本门引入一位先天大师。”

    贺武觐顿时是两目放光,严重充满了一种狂喜之色,道:“师弟,你接引而来的,究竟是哪位前辈?与我们横山一脉,是否有所渊源?能够新人么?”

    贺武德重重点头,道:?#26263;比唬?#27492;人与我们横山一脉大有渊源,和小弟更是嫡亲之人,完全可以信任。”

    贺武觐抬头,实现掠过了众人,朝着山下望去,同时口中道:“那位大师在哪里?何时能够来到横山?”

    贺武德轻咳一声,道:“师兄,他已经来了。”

    “来了?”贺武觐一怔,难以置信的目光在他们四?#35828;?#36523;上转了一圈,豁然间似乎是有所领悟,他惊?#27493;?#38598;的道:“师弟,你已经晋升先天了?”

    轻咳一声,贺武?#20081;?#22836;道:“师兄,不是我。”

    贺武觐双?#35760;?#25196;,目光移到了贺来宝的身上,突地深深一躬,道:“来宝先生,原来是您晋升先天了,真是?#19978;?#21487;贺。”

    贺来宝连连摆手,道:“武觐老太爷说笑了,?#25512;?#32769;奴这点儿的?#25163;剩?#21738;里能够突破到先天境界。”

    贺武觐?#35835;?#21322;晌,终于象是想起了什?#27492;?#22320;,目光移到了贺一鸣和袁礼薰的身上,他此时的目光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了。

    片刻之后,他沉吟着道:“师弟,你说的先天大师,不会是……”

    贺武德胸膛一挺,道:“师兄,一鸣是我的孙儿,他天赋异禀,虽然年纪不大,但确实已经是一位先天境界的大事了。”

    贺武觐的双眼圆睁,他张了张口,竟然再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贺一鸣微微一笑,依旧是一躬到地,正要说话,却见贺武觐如同烫着了屁股的猴?#24433;悖?#39134;快的跳了开来,以他内劲十层的修为,竟然给人一种措手不及,狼狈不堪的感觉。他竟然是摆明了不?#20197;?#25910;贺一鸣的礼了。

    知道此刻,贺武觐才算是明白了过来,为何这个小伙子竟然会显得如此傲然无礼,而贺武德?#20174;?#26159;视而不见。原来他竟然是一位先天大师,是一位有资格在衡山一脉中成为长老的绝代高手。

    以他的身份,能够一躬到地,已经是极为隆重的礼节了。

    一瞬间,贺武觐心中原先的那点儿不满顿时是消失的一干二净,荡然无存了……
31选7开奖结果
秒速飞艇号码走势 北京赛车pk10赚钱有妙招 广东11选5万能8码 umbrella快3 香港内部三肖中特一码 双色球最新杀红公式 电子游艺上搜博网 山东体育彩票软件 新疆11选5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走势图 湖北快三开奖号码 式场公式规律中特 北斗星彩票网站怎么找 s2足球指数是什么原因 上海快3开将结果 足球欧赔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