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神 > 第一卷 何谓天才 第五十四章 传刀
    贺家这一次既然是倾囊而出,自然是在事先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特别的对于猎杀了灵兽之后应该如何处理,更是早有打算。只不过他们在事先并没有想到,想要猎杀金冠蟒竟然是如?#35828;?#22256;难。

    好在贺一鸣的异军突起,莫名其妙的一刀竟?#21796;?#36825;个庞然大物击杀了,否则这一次只?#20081;?#36180;了夫人又折兵。

    不过既然已经将金冠蟒击杀,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无需贺一鸣再操心了。

    等到众人七手八脚的将这条巨蟒处理好之后,贺一鸣体内的内劲?#19981;?#22797;的七七八八了。不过令他感到万分郁悒的是,贺老爷子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也不让他自己走路,而是让贺荃信二人扎了一个简易的担架,一定要他躺在上面。

    在抵抗无效之后,贺一鸣只好乖乖的在老爷子的监督之下乘着担架返回了山脚的家?#23567;?br />
    他们出去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知道,回来的时候同样也是如此。

    虽然此刻天已大亮,但是众人在离去之前,却是早就向那些心腹管事们交待过了,在这些管事们的?#25165;?#19979;,自然不可能引起任何纷乱。

    当然,他们并不是一起进入庄中,而是分批进入,并且将那条巨蟒送入了贺家大院的地下密室之?#23567;?br />
    在没有惊动任何外?#35828;?#24773;况下,他们一家人充当劳力做完了这一切,随后重新在老爷子的大厅?#20449;?#22836;。

    到了这时候,贺一鸣再也忍耐不住,从担架上一跃而起。迎着众人关心的?#25239;猓?#20182;二话不说的当空挥出一掌。

    这一掌他并没有用出第九层的内劲,而仅仅是使出了第八层内劲,但那凌厉的?#34892;?#21050;耳的破空声,却让所有人都明白,这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伤者能够随意激发的。

    贺武德长嘘了一口气,道:“一鸣,你真的全好了?”

    “**不离十了。”贺一鸣信誓旦旦的道:“最多再修养一天,绝?#38405;?#22815;痊愈。”

    确?#25285;?#20182;这一?#25991;?#21517;其妙的将所有的内劲挥霍一空,虽然对于身体经脉有着极大的伤害,若是换了一人,纵然不死,也要身受重伤。

    但是贺一鸣体质特殊,而且他的水系功法波纹功一直默默的在经脉中流转温养。按照他的估计,最多明日就绝?#38405;?#22815;恢复如初。

    贺武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看向这个孙子的?#25239;?#20013;除了满意之外,还是满意。

    “一鸣,你刚才是将所有的内劲在瞬间一次性的激发了出去么?”贺荃义一直在心中惦记着这个问题,此刻见一切妥当,不由地询问道。

    “是。”贺一鸣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形,确实如此。

    “你是如何做到的?”贺荃义双目一亮,问道。

    一听这话,所有?#35828;哪抗?#20877;?#29123;?#20013;到了贺一鸣的身上,他们都想要知道这个答案,因为一次性将所有的内劲全部激发出来,这?#36127;?#23601;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了。

    贺一鸣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扰了扰头皮,当时的那种情形,他?#36127;?#23601;是不假思索的就出手了,并且体内的所有的内劲平均分成了三份,同时运行,同时汇合,同时爆发,至于为何会变得如此,又是如何做到的,说实话,就连他的心中也是懵?#38706;?#25026;,?#24187;?#19981;?#20303;?br />
    摇了摇头,贺一鸣终于是双手一摊,道:“三叔,当时我见爷爷似乎是危险了,所以心中一激动,就跳出去了,随后……”他苦笑连连,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贺荃义沉吟了一下,道:“那么现在你还可以再做一次么?”

    贺一鸣正打算尝试一下,却听贺武德怒道:“荃义,你在胡说些什么。一鸣,将全身内劲一次性激发,虽然可以在瞬间获得极大的威力,但这对于身体的负担极大,无论如何都不可轻易尝试。”

    贺荃义的脸上顿时现出了极为尴尬之色,他看向一鸣的?#25239;?#20013;更是带着一丝真挚的歉意。

    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到了刚才的那惊天一刀之上,竟然忘了这件事情,自然是心中有愧。

    贺一鸣向着三叔一笑,表示心中绝无芥蒂,随后道:“爷爷,孩儿知道了。”

    贺武德微微点头,道:“一鸣,你的潜力?#26143;以?#22312;我的想象之外,日后有?#25490;?#31243;万里的前途,所以千万记得,除非是你自己的生死关头,否则千万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他顿了顿,沉声道:“幸好这一?#25991;?#27809;有大碍,若是为了我这把老骨头而有所损伤,那……”

    贺一鸣连忙道:“爷爷,您说什么呢,孙儿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贺武德一脸笑意,道:“好,好,不说了。”他轻叹了一声,?#25239;?#22312;众?#35828;?#36523;上一扫,道:“大家记住了,今日这件事情千万不可外传,若是让外人知道我们贺?#19968;?#26432;了一条灵兽,肯定会惹?#27425;?#36793;的是非。”

    众人尽皆应是,这个道理人人皆知,自然不会外传。

    回过了身来,贺武德一指大厅正?#23567;?br />
    在那里,有着一把巨大的长柄大刀,正是贺老爷子年轻之时曾经使用过的趁手兵器。不过除了贺老爷子之外,就再也没有人使用过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19981;?#36825;种又长又重的兵器,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天生神力。

    “这把大刀是我的老伙计,?#28216;?#20869;劲八层之后,它就伴着我,一直渡过了数十年寒暑,贺家的成功建立,少不了它的功劳。”?#20808;?#23478;上前,拿起了大刀,轻轻的抚mo着,他的动作极其的轻柔,似乎这并不是一个死物,而是他的亲人似的。

    确?#25285;?#23545;于一个修炼者而言,使用了数十年的兵器,?#36127;?#23601;相当于他们的亲人了。

    因为在真正的生死之间,唯一可以信赖的伙伴,也唯有他们趁手的兵刃而已。

    良久之后,?#20808;?#25260;起了头,他的?#25239;?#35905;然一凝,道:“一鸣,今日我看你使用这把大刀之时,所发挥出来的威力更在我之上。”

    说罢,贺武德手中的大刀一抖,晃啷啷的一阵?#27605;臁?br />
    “一鸣,从此以后,这把刀就归你了。”

    贺一鸣心头一惊,虽然他对于这把大刀也是非常的满意,但却从来就没有想到过夺人所爱。

    他也是一个武者,自?#24187;?#30333;数十年的随身兵器对于一个武者来说究竟代表了什么,那是一个武者精气神凝聚的象征,纵然是用心头肉来形容也是毫不为过。

    夺人兵器,就好比是夺人妻女,此仇可是不共戴天的。

    很多的武者纵然是在身死之后,也要将随身的兵刃与自己合葬在一起,就更不用说?#22815;?#30528;的时候转赠于别人了。

    “爷爷,这是您的兵刃,孙儿绝不敢收。”贺一鸣毫不犹豫的道。

    贺武德微微摇头,他的声音中虽然有着几分落寂,但更多的却是欣慰。

    “一鸣,四十年前,爷爷孤身一人,拿着这把刀,来到了太仓县。”贺武德重重的一拍刀身,豪气干云的道:“就是凭借着这把重刀,数十年来才建立起贺家庄的这片偌大基业。老夫早就有所决定,这把刀将要流传给贺家最杰出的后代,让这把刀见证我们贺家的辉煌。”他抬头,微笑着道:“我能用此刀开创贺?#19968;担?#19968;鸣,你能用它将这份基业继续开扩和守护下去么?”

    贺一鸣张了张嘴,看着老爷子期盼的?#25239;猓?#20182;的心潮澎湃,恭敬的伸出了双手,从老爷子的手中庄重的接过了这把无比沉重的大刀。

    看着那?#20142;?#30340;刀刃,贺一鸣似乎觉得,自己所接过的,并?#21796;?#20165;是一把刀,而是一份责任,一份身为贺家庄的人,一辈子?#23478;?#23653;行的责任。

    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或许,这将是他一生的牵挂和负担。但这?#27493;?#26159;他一生所奋斗的动力源泉。

    迎着老爷子的双目,贺一鸣重重的一点头,他的声音铿锵有力:“爷爷,我不会辜负这把刀的。”

    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也没有什么海誓山盟,但是爷孙二?#35828;?#22235;目相交,却都明白,贺一鸣的这一生肯定会完全的履行今日的诺言。

    贺武德长声大笑,道:“一鸣,其实我知道,你这一生的成就绝不会仅仅限于太仓县的。所以我并不是要求你永远的留在家中,而是希望你能够在家族遇到危难之时扶持一把就可以了。”

    贺一鸣讶然的看向老爷子,并?#24187;?#30333;他为何又说出这番话来。

    贺老爷子长叹一声,道:“我有点累了,你们都下去吧。”

    贺荃信等人互视一眼,齐声应是离去。

    大厅之中,只余下贺老爷子和贺来宝二人。

    “老爷,您不打算将贺家交给六少爷么?”贺来宝疑惑的问道。

    贺老爷?#28216;?#24494;摇头,道:“贺家的根基在太仓县,但是太仓县实在是太小了。一鸣若是想要有所发挥,就绝对不能被困在这个小池塘之?#23567;!?br />
    贺来宝迟疑了一下,他也想起了今日那惊艳一刀,而且他也明白其中的含意,所以一点儿也不奇怪老太爷的决定了。

    贺武?#20081;?#26395;远方,他的眼睛熠熠生辉:“一鸣肯定能?#21796;?#21319;先天,那时候,?#19968;?#24102;他前往横山,我要让那些看不起的我的人知道,贺家,也有天才,而且是他们永远也无法企及的天才……”
31选7开奖结果
平特精版图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单2 新疆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大乐透尾号分布图南方 广发娱乐城线上博彩 欢乐斗地主欢乐豆不够 湖南幸运赛车5月17日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任三秘诀 幸运赛车安卓版下载 足彩进球彩151期 篮球比分规则 118822两码中特 彩票足球胜平负 重庆时时彩投注技巧 西甲历史进球榜